默认分卷 三七七章 进城耍耍

    三七七章进城耍耍

    墙子河,原本是我大清僧格林沁开挖的战备工事,后成为英方殖民地,由于我大清的软弱,英法等国又吹沙造地,由墙子河向南扩张,最终,五大道地区成为英法日俄等国的租界,在这里,他们自行各国法律,而我大清,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珍珠港战争爆发后,英国佬也失去了东方这块宝地,日军占领后,把租界交给了汪伪政府管辖,当然,外围的警备还是由日本人担当。

    说起来,这天津租界的市政工程在全国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不但各式洋楼整齐,连下水道、公厕、游泳馆等都建得工工整整,有水、电、气等当时最先进的公用设施,抽水马桶、暖气锅炉、垃圾处理、消防设施一应俱全。

    这一阵,华北日军精锐不停外调,但日伪军总兵力却不降反升,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无言的讽刺。

    华北伪军人多了,官也多了起来,加上有了自己这一块自留地,于是,各式炒房团应运而生,凡是有点钱的,或想藏点钱的,都把天津租界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和保险箱。

    这不,刚把王克敏咬下台,王揖唐就受到王克敏的反击,加上他自认为翅膀硬了,就不再理会狗狗头子汪精卫的叫唤,于是,官职一降再降。

    当然,王克敏咬王揖唐也不是空隙来风,比如说他贪污暴敛、兑藏黄金就很有根据,要知道,现在日伪区可都是用着华北政务会发行的中储券,说白了就是变相的军票,这东西连日伪自己都不相信,再加上王揖唐四处抓丁,为鬼子抓人开矿等,手中更是搜刮了大量血淋淋的钱财,这家伙可不敢把这些宝贝存到南京,那边可不是自己的地盘。

    于是,五大道,特别是安乐村这一带,立即住满了各路奸臣和前清贪孽!

    伪满、伪满,除了伪军,更有被拎起来当傀儡的伪满政府,当然,这其中跳得最欢的还是那些遗老遗少,他们每家都富可敌国,这些资产又不敢移到国外,再说,外面正乱着呢。

    以前大家都把财产藏在英租界,现在英国人投降,日本人为了面子,也不好意思杀猪,这里顿时成了他们的天堂,各种穷奢极欲在这里横行,简直不拿钱当钱,当然,也体现出这些人严重变了态的心理。

    比如王克敏移到青岛时,财宝竟然装满八十个大箱子,用三节火车皮才运走;比如庆亲王,没事做做蝈蝈笼子,一下子做了上千个,全金的;比如宫里的大太监,没事就搞房地产,一下子买了几十幢小洋楼……。

    雨丝密如珠帘,万金松放下望远镜,这天津城在鬼子占领时,已被轰得残缺不全,鬼子也懒得修缮,当然,租界这一段原本就没有城墙,更谈不上严密封锁了。

    十几个人很轻易就溜到了安乐村外,再往前就不好进了,外围有着高高的围墙和铁丝网,门岗守得更是严密,光看这个哨卡,就有两个沙袋堆成的工事,沙袋空隙中,用砖头码出一个个射击口,可以看到好几挺机枪口闪着寒光。

    木板搭成的哨所下面,竟然挖出了防炮洞,平时鬼子就从这防炮洞内出来检查,一旦有事,就象老鼠一样快速钻进,而后,通过地上交通壕进入机枪哨,门前更是横七竖八架了好几道木架铁丝网,这种防御,别说卡车了,就是轻型坦克也不一定能冲得进去。

    观察了一阵之后,万金松和其他几人回到一处民房内,这里原来住着的一家已被绑得牢牢的关进了地窑,已经打听过了,这家人本来就是个汉奸家庭,儿子是伪满政府的一个官员,在北平任职,所以,大家毫无心理负担。

    傍晚时分,小土豆和笆斗两人穿着一身西装回到了住处,要说还得感谢这户人家,不但有西装,还有通行证件,正好便刨宜了土豆两人。

    笆斗把雨伞一收,就感叹道:“好厉害,这帮鬼子真是畜牲,听从那些伪军的指认,动不动就从人群中拖出一两个人来,当场就剖开了肚子啊,后来我们才听说,是伪军怀疑他们吃了大米白面,结果查出来全是观音土和树皮,好好的几条人命就这样没了。”

    “嘭”大柱一拳钉在桌上,把上面的茶壶震得叮当乱跳:“该死,鬼子该死,这帮伪军更该死!”

    万金松伸手安抚了大柱一下,对笆斗道:“这主意是谁出的?”

    小土豆抢着道:“就是现在的伪市长文世珍,这家伙简直是个走狗,不但推行强化治安,还拼命帮鬼子拉壮丁,听说已经抓了好几万人送到矿上和鬼子工事去,到现在也没见一个回来。”

    在坐所有人都呼吸急促起来,栓子怒道:“哥,干他,这家伙不是人,留不得!”

    笆斗继续说道:“这两天,姓文的好象举办什么宴会,昨天是日本高官,今天请的是各方富豪,我们打听到了,这家伙的亲戚都是大佬,有银行的经理,有海关的关长什么的,全都是肥差。”

    “哦?”万金松眉头一竖:“看来,今晚光礼金就不老少了。我让你们打听的另两家呢?”

    小土豆顿时眉飞色舞:“嗨,说起来真巧了,大太监就住在四十一号路,那个什么王买的房子也是大太监的,就住在他家对面,而且这两家距离铁道会馆只有三百米,正好一起下手。”

    “那对方的兵力布署查清了吗?”

    “查清了”笆斗摊开一张地图,指着上面道:“这条东西向的就是墙子河,河南边是南京路,右拐向南是马场道,铁道会馆就在南京路和马场道拐角处,而另两家则处于马场道旁边,所以只要配合得好,完全可以先拿下这两家,等铁道会馆一得手,就可以坐车沿马场道南下,再拿下一个岗哨,就可以过河,而河那边基本没有日伪军驻军,所以炸掉小桥后,我们就可以扬长而走!”

    万金松气得对他后脑勺就是一下:“还扬长呢,你当鬼子飞机是吃干饭的呀,再说了,就是冲过小桥,我们还不是一样要向南边跑,而西南方向,那里还有大批鬼子在找我们呢,这样下去,岂不跟送死没区别?”

    笆斗一看地图上的敌我标注,就大叫道:“唉呀我去,这里有驻军,这里也有伪军,咱真要向南,那可就自投罗网啦,头,千万别信我瞎说,我这人没有指挥经验。”

    万金松点了点头:“还不错,方向也是对的,只不过细节上要稍微调整一下,这个,你看啊,两条小河都连通海河,我们第一个就要想到,利用船只,顺流而下,先把鬼子水面的增援给挡住,不然,这边还没过河,鬼子的汽艇说不定就到了。”

    接着又道:“墙子河这里,也要建立阻击线,防止鬼子从汽艇登岸,要知道,这个会馆面积太大,万一一时没能拿下,至少要保护后路安全。”

    一帮特战队员连连点头,看来笆斗光想着阻击陆上的鬼子,却忘记了水面汽艇了,这小河看起来不宽,但鬼子的汽艇也不大,完全可以飞速开到,这反应时间说不定比汽车还快。

    当下,一帮特战队员围在一起认真商量,甚至把时间精确到了分钟,而后,才恋恋不舍地吃饭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