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他的大掌捂了过来

    “啪”一声响,江辰希伸着手将床头灯开亮,手在滑过她身体时不小心碰到她胸前的柔软。

    安墨雪骇然地看着他的脸。“你流氓”

    他狭眸,指尖残忍地捏住她受伤的唇瓣。“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戴着我们江家的祖传宝物,你觉得我会对你感兴趣吗?不知你哪来的自信,总说我占了你便宜,说起来,应该是你占了大便宜才对,我没扔你出去已经很幸运了。”

    “什么江家的祖传宝物?”安墨雪用手仿佛摸着挂在脖子上的佩饰恼怒地说。“这个是琉璃姐给我的,你凭什么胡说八道?她说这是吉详物,戴上它能心想事成,我以为在梦中亲我的是泽枫哥哥,想不到又被你这条疯狗给咬了。”

    “你说我是疯狗?”江辰希对于她的出言不逊已经极为不满,缓缓抬眸,他捏住她的下颚,眼眸垂落,借着床头灯的昏暗,看向她那张恼羞成怒的小脸。

    安墨雪一怔,抿了抿有些疼痛的唇,想要张嘴咬向他虎口,却怎么也无法做到,他的手像铁钳子一样,捏得她的嘴根本张不开,努力好久也没办法张开来。

    “呜呜呜”她只是一直不断地发呜呜声,脑袋一直左右摇摆着。

    他却“噗”笑出声。“看看,你现在才像一条疯狗,要不是我用力捏着你的嘴,估计早就疯狂地咬人了,啧啧,这只发疯的小母狗真是可怕。”

    她气恼得真的发疯了,张不开嘴,她突然抬起她的脚向他的要害处踢去。

    江辰希这样的人岂能让她得逞,在风声袭来的时候,他已经迅速地躲过她的飞毛腿。

    不过,他捏着她唇瓣的手也松开来。

    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她大口地吸了几口气后,张嘴正要对他破口大骂的时候,他的大掌捂了过来,“女人,你再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她的面色陡然僵住,身子不断地颤抖起来,不知是因为唇瓣的痛楚,还是害怕他突然的变脸。

    他的脸上再无笑意,而是一脸的冷酷。

    沉默一会后,她小心翼翼地说。“放开我!”

    “女人,现在半夜三更,你想往哪里走?”他冰冷凉薄的声音响起来。“既然你叫琉璃一声姐,那我也不能让这个时候跑出去被坏人欺负。”

    “呃,我说你这人真是没脸没皮,你和琉璃姐到底什么关系?”刚刚的小心翼翼又被怒吼所代替,“见过不要脸的人,可就是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男人,总是惦记着别人的老婆,真是变态!”

    “谁变态?”江辰希眼里有危险的气息在起来。“那我今天就不惦记别人的老婆,惦记一回你这样的小妞行不?”

    “你敢?”她立即抬仰脸故作镇定地威胁他。“你要是敢欺负我试试?我是深城三少最疼爱的妹妹,你要是敢非礼我,他们一定饶不了你这个坏人。”

    “深城三少?”他轻笑出声。“当真是好怕哦,我没想到,你居然是深城三少最疼爱的小妹妹,你要自已不说出来,我还以为你是月少的女人,要不然,你一直对他紧追不放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