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轻风吹起的日常,令人满意的答卷,密阿雷市的夜幕,三短篇。

    (码字时候听的是新海诚,秒速五厘米,空と海と詩,可以配合试试。)

    轻风吹起的日常。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日记的呢?”

    阿姿萨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睡衣,在台灯下突然想着。

    果然是从那孩子被送过来之后吧。

    她轻轻的一笑,然后将头枕在日记本上望着一旁的神奇宝贝蛋。

    浅绿色的花纹就像是少女的心情一样盛开着。

    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说起来,没想到殿君也有郁闷的样子,稍稍……有趣……”

    阿姿萨双手合十,默默向着对方道了个歉,为自己感觉有趣这件事。

    不过,真的很有趣,想想看,那样狡猾的他也有被人捉弄的一天。

    “亚当大师么……好想看看啊,那场让殿君郁闷却又开心的对战。”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敲开了一旁的电脑,用关键词‘亚当’、‘源治’搜索了起来。

    只见第一条就是很醒目的消息‘前所未有的混乱对战,源治天王与亚当大师的碰面,隐藏事项:科拿天王的弟子?!’。

    “果然有!”

    阿姿萨刚准备点开,她的手停在了鼠标上,然后笑了起来,“明天跟大家一起看吧,想必那孩子应该很想看的才对。”

    她想起了上次偶然间找到的一个关于大嘴娃的视频,不由得微微一笑,果然,殿君这一点上还是没有变呢。

    阿姿萨将电脑待机后便对着一旁神奇宝贝蛋说了一声晚安,然后便准备入睡。

    对了,殿君说这是亚当大师私下给他的歉意礼,说是让他不要介意,这都是为了自家女儿羽耶能够有所成长才想出来的。

    亚当大师果然也很爱自己的女儿呢,果然,当父母的都不容易,最后好像还向着裁判家协会公开道歉了。

    星光璀璨,夜风撩人,天气研究所的日常一如既往的平淡,安心。

    次日,清晨。

    “早上好。”

    阿姿萨擦了擦神奇宝贝蛋的表面,然后温柔的说道。

    “哈呐!”

    一道绿影闪过,精神满满的毽子花眨着可爱的红宝石似的双眼飞到了阿姿萨的头上,像是催促她一样的叫着。

    “哈呐~”

    随着轻柔的脚步声,一只看上去极为淑女的美丽花慢慢走了上来,她立刻对着自己最喜欢的训练家甜美的一笑。

    “毽子花,美丽花,那位呢?”

    阿姿萨在往后一看,发现似乎少了一位。

    “哈呐……”

    毽子花无奈的摆了摆头,它可拿那位没有办法。

    “哈呐,哈呐。”

    美丽花同样摇了摇头。

    “没办法,那就咱们三人一起看吧。”

    阿姿萨想了想,便放弃了,她打开电脑,然后侧身让了让,与美丽花坐在了一起,怀里抱着最近速度越发敏捷的毽子花。

    她看着电脑上的摄像头,突然灵光一闪,“对了,拍一张照片如何?”

    “哈呐!!”

    毽子花头顶的花瓣一抖,立刻释放出了一股清香。

    “哈呐!”

    美丽花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嗯,那就看之前先拍一张照片然后给殿君发送过去。”

    阿姿萨微微一笑,然后摸了摸怀中很期待的毽子花。

    殿君,旅行很辛苦,但是请一定加油,对,对,一定要嘱咐对方下次不用买太多的特产了,库房都快放不下了。

    “那就开始了哦!一,二,三!”

    “哈呐!”

    “哈呐~”

    殿君,加油!

    ………………

    令人满意的答卷。

    关东,第四岛,科拿家的别墅。

    “科拿大人最近很开心的样子。”

    “当然了,那是因为殿大人在外面努力的结果。”

    “不过,能够在那种形式下打出这么漂亮的对战,不在乎科拿大人那么开心。”

    三名女仆忙里偷闲,开心的聊着天。

    “不过,殿大人很棒,但是他的神奇宝贝就……”

    “唔……感觉,哲学?”

    “啊!那名呆呆兽?自从从呆呆兽寺庙回来后感觉浑身上下有种奇妙的氛围。”

    “不……不是呆呆兽,而是那只沼王……”

    说道沼王,在场的三人同时沉默了。

    “沼王啊……”

    “沼王呢……”

    “说起来,那只沼王又不见了……”

    “……诶?!!!!!骗人的吧?!!它又准备带回来什么?!”

    “大小姐,那只沼王又不见了。”

    一名年长的老绅士满脸无奈,他看着眼前喝着咖啡,看着报纸的大小姐。

    “不用这么担心,那孩子没问题的。”

    科拿放下手中报纸,然后微微一笑。

    “担心……倒不是……”

    老绅士尴尬的笑了笑,他能说他倒不是担心沼王的安全,而是担心其又带回来什么奇葩回来么……上次,他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一只黄色的鸭子,叹了口气。

    “那只可达鸭怎么了么?”

    科拿顺着管家的目光望去,“那只沼王的目光很棒么,这只可达鸭进化后在超能力方面一定是一流的。”

    她向后靠着,然后闭目认真的想了想之前看到的对战,“殿,成长了呢。”

    “不过,用的是幽灵系神奇宝贝……感觉好微妙啊。”

    她想到了世人的评价和夸张的猜想。

    “科拿天王其实暗中养着一批幽灵系神奇宝贝!”

    “科拿天王其实是幽灵系天王!”

    “科拿天王其实不仅仅擅长冰系和水系,就连幽灵系也是世界顶尖。”

    噗。

    科拿笑了起来,有意思,不过能够让源治和亚当吃上一次亏,也是难得的。

    源治暂且不提,亚当看上去很绅士,其实内在是很腹黑的一个人,并且,还是一名爱女狂魔,恐怕是知道了自家女儿跟殿认识,所以嫉妒了吧。

    不过。

    殿,真的成长了呢。

    突然,好开心。

    她恍惚间感觉又回到了那片森林当中,带着毽子花的少年,和带着迷唇娃的少女。

    如果命运真的存在的话,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那一瞬的话……

    “笨蛋呢。”

    科拿天王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了咖啡淡淡的品尝了起来。

    不过,笨蛋也不坏。

    殿,你的成长虽然很令人惊讶,但是修行还是远远不够,加油!

    ………………

    密阿雷市的夜幕。

    密阿雷市,不夜之城,艺术之都,如果硬是要添加称呼的话,恐怕跟莎拉的全称一样长。

    “妃,还不睡么?”

    莎拉揉了揉眼睛,其身上穿着一袭粉红色的睡衣。

    “还有一些文案。”

    月季妃带着眼镜,一身女士西装,认真的敲打着电脑。

    不,说是认真其实有些错误,因为她心情有些微妙。

    “果然……”

    莎拉调笑着,“想的话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哼。想必我不在的话,他一定非常开心才对。”

    月季妃的手淡淡的划过一旁的手机,心里有些担心,不过最担心的还是……

    殿君,他有好好吃饭么?

    因为对方是个努力的人,所以有时候会努力过头,从而完全的忘记自己的身体健康。

    之前就倒下过一次……

    不过,那名长着胡须的亚当真是讨厌!

    “啊……”

    月季妃眨了眨眼睛,然后叹了口气,她捂着头,“想什么呢,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不都决定好了么。”

    她将电脑上的一连串乱码删掉,然后认真的开始继续编写文案。

    如果要让妈妈认同的话,这个文案是必须的。

    密阿雷市,欢乐的城市,悲伤的城市。

    对于她而言,曾经只是无所谓的城市,但是现在却是要努力的起风之城。

    “好了……莎……拉……”

    月季妃伸了伸懒腰,然后刚准备叫这位公主,她才发现对方早就已经睡着了。

    不过,也很正常。

    都凌晨三点了,普通的话,早就睡着了才对。

    “现在卡洛斯是凌晨三点的话?芳缘地区是?”

    月季妃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选择拿起桌上的电话。

    她叹了口气,又是如此么?

    “喵……”

    妙喵突然揉了揉眼睛,然后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家这名没用的主人。

    她眼中蓝光一闪,顿时手机便自己亮了起来,然后一封早就修改过不知道多少遍的信件便发送了出去。

    “啊!琉璃!!”

    月季妃赶紧抢回了手机,可惜为时已晚。

    她红着脸,然后叹了口气。

    她努力了么?

    不过,果然。

    殿君,请一定要注意身体,按时的吃饭才行。

    不用那么努力也……

    不,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