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你不愿意服侍朕?

    南烟整个人都懵了。

    祝烽,要在她的房间里,要在她这里过夜?

    虽然在过去,这已经是再寻常不过的事,甚至,整个后宫都很清楚,皇帝对贵妃的专宠,可是,这几个月以来——

    他,连见都不再见自己。

    更不要提,留在翊坤宫中过夜了。

    而现在,才是上船的第一天,他就要留在自己的房中过夜。

    这,是在做梦吗?

    她有些不敢置信,可是,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祝烽真的一直留在她的房中没有离开。

    不过——

    是因为晕船吧。

    之前太医也已经叮嘱过了,让他暂时留在这里不要走动,只怕他也是因为晕船的关系,不想四处走动,才会愿意留在这里的。

    想到这里,南烟不知怎么的,反倒松了口气。

    她轻声道:“是。”

    看着她这个样子,祝烽的眉头又微微的蹙了一下,但是,也没说什么。

    大概是因为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加上吃了一些东西的缘故,祝烽的精神变得好了许多,也没有再出现晕船的症状。

    只是,他也并没有到处走动,就只坐在床边,一直逗弄着小心平。

    这个时候的小心平,也已经和之前,他还宠爱着她的时候不一样,长大了很多,也比之前重了很多。

    祝烽抱着她,举高高的时候,笑道:“你胖了好多。”

    “嘎嘎嘎嘎……”

    女儿高兴得直笑。

    祝烽举着她玩了一会儿,又将她放到自己的膝盖上,一颠一颠的,小心平也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兴奋得哇哇直叫。

    祝烽笑道:“这样,是在骑马,知道吗?”

    “……”

    “等你将来长大了,父皇教你骑马吧。”

    “嗷呜呜……”

    小心平又笑又闹,整个房间里全都是她哇啦啦的叫声。

    可是,祝烽一点都没有不耐烦,反而非常的耐心的陪着她玩。

    仿佛,要把这几个月里缺失的父爱,都一下子补偿的这个受到了冷落的小女儿似得。

    南烟坐在不远处的卧榻上,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看着他们两亲热的样子,耳边也听着熟悉的笑声。

    时间,好像又回到了过去。

    他们还没有变的生疏,而祝烽,也还没有去宠爱凤姝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们,是最幸福的时候,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就变了。

    甚至到现在,好像一切回来了,可是,听着外面江流的声音,感觉到船身很细微的动荡,她甚至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

    但是,过了一会儿,梦,就好像要到醒来的时候。

    因为时辰已经晚了,要把小公主带下去了。

    彤云姑姑已经比平时晚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回禀了皇帝和贵妃之后,将还玩得意犹未尽的小心平抱了下去。

    在出门的时候,小心平又和过去每一次一样,对着渐渐关上的门,委屈得不断伸出小手抓拿着。

    只是这一次,她能说话了:“父皇……母妃……”

    彤云姑姑苦笑着,抱着她,轻声说道:“公主殿下,这一次千万不要任性。皇上,好不容易来一次的。”

    “呜呜……”

    “你的母妃,这些日子可受了不少委屈,让他们两好好的待一会儿吧。”

    说完,便抱着小心平走了。

    门一关上,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

    南烟坐在卧榻上。

    而祝烽,坐在床边。

    两个人抬头对望了一眼。

    房间里只剩下一盏烛台,光线不算明亮,只能勉强照亮两个人的脸庞,祝烽因为这些日子的忙碌,消瘦了一些。

    南烟,更是消瘦了很多。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以前,明明是无数次,这样相对着,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沉默,祝烽总是不由分说的就将她抱着上了床,接下来,就是如美梦一般的缠绵。

    可是现在,一切都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久远得南烟甚至觉得,自己不曾经历过。

    她只呆呆的坐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祝烽突然道:“怎么,你要朕来服侍你?”

    “……”

    这句话,仿佛透着一点怒意似的。

    “不敢。”

    南烟只能站起身,小心的走过去。

    祝烽站起身来,让她为自己脱下了衣裳,等挂好衣裳之后,她又亲自铺了床。

    祝烽躺在床上,看着她低垂着眼睑,一副淡漠,甚至带着凉意的神情,说道:“你不愿意服侍朕?”

    “……”

    南烟抬眼看了他一眼。

    轻声说道:“皇上,太医交代了,皇上……不能劳累,要多休息。”

    “……”

    “皇上,还是早些休息吧。”

    “……”

    祝烽沉默着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说道:“朕,原本也只是留在你这里,休息而已。”

    说完,便往里挪了一些位置,然后闭上了眼睛。

    “……”

    南烟沉默着站在床上,看了他好一会儿,确认他没有再要做什么的意思,这才小心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只留下了一件单薄的便褛,然后,也躺到了床上。

    躺在他的身边。

    床榻,当然是够大的,但是两个人这样躺着,也不可能隔得太远。

    她,很快就感觉到了,从祝烽身上散发出的熟悉的气息,还有他的体温,永远都比寻常人高很多。

    好像身边,有一个火炉一样。

    过去,在冬天的时候,能在他的身边,总是觉得很温暖。

    可现在,南烟却觉得心里很冷。

    她背对着他,慢慢的蜷缩起来,环抱着自己,整个人就像要缩成很小的一团,让人无法触碰,自然也无法伤害。

    但不知为什么,即使做出了这样,她还是觉得难受。

    心里很痛。

    痛得她微微的有些抽搐,在被子里轻轻的颤抖着。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夜,渐渐的深了。

    她在混沌的梦中,明明什么都感觉不到,却还是在落泪,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滴落到头发里,倏地一下就消失不见。

    只有心痛的感觉,还一直在。

    而就在她在梦中不断落泪的时候,身后的身体好像慢慢的转过来,对着她。

    一只温热的大手,很轻的覆在了她瘦弱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