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如果寻太后能不能有转机?(第二更)

    第966章

    这家伙贪财,刘挚是知道的,但是这家伙也十分的聪明,能言善辩,查颜观色,所以,在旧党之中,颇有人望,很得人心,算是旧党大佬之中的骨干。

    原本此番天子择其为使,旧党诸位重臣,纷纷弹冠相庆,这不仅仅是旧党又获得了一次重大的胜利。

    重要的是,在新党渐渐进入朝堂之时,陛下又给了旧党一个彰显功勋的机会。

    可原本让诸人都正满心的期盼着朱光庭能够打出一场漂亮仗,给满朝的旧党争上一口气时。

    以苏学士为首的陕西路诸文武的弹劾奏折犹如雪片一般的朝着朝堂而来,那个时候,便已经引起了刘挚等人的警惕。

    在那个时候,刘挚还特地赶紧地给朱光庭去信,言明了他此番任务对于如今旧党的利害,希望他能够圆满的完成任务。

    可结果呢,自己的信这才发出几天的功夫,天子就收到了朱光庭弹劾王洋王巫山的奏折。

    结果就是,王洋王巫山非但屁事没有,反倒被天子赵煦给委任为了谈判副使,将主持谈判工作,全权地交到了王洋的手中。

    这让刘挚等人气得直跳脚,连连上书表示反对,可惜的是,谁又能够反对得了天子对于王洋王巫山的宠信?

    眼看反对不了,但至少大家都在庆幸,朱光庭虽然不再主持谈判工作,但好歹他还是正使。未来,需要在条约上签押的,还是他这位旧党典范。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朱光庭带着签押的国书回京之后,居然还带回来了这么一个令人痛心疾首的坏消息。

    到了这个时候,刘挚就算是想要站出来为朱光庭说话,也不敢了。

    “若是其他的事情,老夫豁出这块老脸,倒也可以为你周全一二,可是现如今,你让刘某怎么办?”

    “那,那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吗?刘兄,你我相交数十载,此刻能够救小弟于水火之中的,唯你一人。”朱光庭此刻不禁老泪纵横,径直拜倒于地泣道。

    刘挚大步上前,将朱光庭搀扶起来之后,满脸皆是失望与无奈之色。“你!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这些事情,你觉得还能够有周施的余地吗?”

    “难道就真的没有半点办法可想了?”朱光庭眼巴巴的瞅着刘挚问道。

    刘挚抚着长须,沉吟良久,最终无比艰难地摇了摇头。“除非陛下放你一马,不然,此事怕是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那,如果去寻太皇太后……能不能有转机?”朱光庭眨动着两眼,绞尽脑汁地道。

    “太皇太后?”刘挚转过了头来,看向朱光庭,看着这位已经到了狗急跳墙边缘的老友。“罢了,看来光庭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看在咱们过去的情谊份上,老夫就最后在帮你一次,成与不成,尽在天意尔……”

    “多谢兄台,不论成与不成,兄之恩泽,光庭必定铭记于心,感铭五内……”朱光庭大喜过望,再一次拜倒在地。

    “那你就最好今日随我一同入宫,明日早朝之后,怕再说什么都晚了。至于能不能见得到娘娘,就得看娘娘的意思了……”刘挚扶起了朱光庭之后,咬了咬牙说道。

    二人出了朱府,赶到了皇宫之时,天色这才刚刚入暮,听闻首相与刚回来的国子监祭酒朱光庭请见太皇太后,守城的禁军自然不敢怠慢,赶紧派人去禀报太皇太后高滔滔。

    此刻,太皇太后高滔滔正在那皇后那里,陪着皇后一起照看着那两个粉雕玉琢的曾孙。至于赵煦这位大宋天子,尚在书房那边处理着政务,还未回来。

    “刘挚和朱光庭?”手里边正拿着一件小玩具正在逗弄着那两个娃儿的高滔滔听到了宦官的禀报,不禁微微一愣。

    “正是,刘相说是有紧要事情,无论如何,请娘娘赐见一面……”徐得功看着高滔滔的神色变化,小心翼翼地答道。

    “刘挚,朱光庭……呵呵,唉,有些人哪,犯了那样的大错,总觉得不以为然,等事到临头之后,这才知道后悔莫及,想要临时抱佛脚。”高滔滔淡淡一笑,自言自语地道。

    “那娘娘您的意思……”徐得功请示的声音越发地显得小心翼翼。

    高滔滔考虑了一番之后。“罢了,见上一面吧,总不能让这些臣工们心寒才是,既然陛下心意已定,哀家也不能不有所表示。”

    想了想,高滔滔从那一大堆早就给这两个还躺在婴儿床上的孩子备下的无数玩具之中,择出了一件拿在手中,又令一名宦官去取一块麦芽饴来,然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春秋宫。

    “臣刘挚(朱光庭)参见娘娘……”已然赶到春秋宫等候的二位朝庭重臣赶紧行礼致意。

    “二位卿家不如多礼,来人,赐座……”高滔滔一带淡淡的笑意,瞧不出什么情绪。这样反倒是刘挚与朱光庭的心里边越发地显得忐忑。

    “朱卿家,此番出使西夏,倒也辛苦你舟车劳顿了,今日才到的京师?”高滔滔目光一转,落到了朱光庭的身上,一如平常一般拉起了家常来。

    这倒是让朱光庭中心不由得一松,赶紧恭敬地回答起了高滔滔的询问。而之后,刘挚与朱光庭都想要把话题引到朱光庭的身上。

    可是,老谋深算的高滔滔却总是不上当,总是会巧妙的避开这个话题,继续东拉西扯,让二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应对。

    足足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面现倦色的高滔滔抬手轻掩嘴前打了个哈欠,已然是一副要结束本次会面的时候了。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机会再不抓住可就没有了的朱光庭干脆一咬牙,撩起前襟拜倒在地。

    “罪臣朱光庭,有事启奏娘娘……”

    “罪臣,朱卿家何出此言?……”太皇太后高滔滔似乎显得有些吃惊,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内情的模样,足见演技之深,绝对是大师级别。

    朱光庭抬起了头来,此刻菊花老脸之上,已然是老泪纵横。

    “臣身为大宋使节,今番为我大宋与西夏签定盟约之事,前往陕西路,与那西夏使节周旋之时,为惑西夏使节,使了些手段,却不想,为陕西路诸位臣工所误会……”

    只听到了这一句话,刘挚看到高滔滔那张渐渐恢复平静,实则渐显清冷的脸庞,完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