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复仇之誓

    七十年以前,马维拉沙漠。

    落日的余晖照射在这片昏黄的世界中,一位身着破旧板甲,口部围着面巾的中年男子,牵着一匹高大的双峰骆驼,艰难的行走在无边的沙海之中。在他身后,一个全身包裹着斗篷的男孩,正亦步亦趋的跟随着。

    在经过一簇干枯的带刺灌木之时,男孩的目光被灌木中隐藏的一只沙蜥所吸引。沙蜥此时正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小憩,男孩停下脚步,犹豫了几秒后,便朝灌木走了过去。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只等待夜晚着降临的小型沙蜥。男孩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沙蜥身上,却忽略了灌木中遍布着的狰狞尖刺。

    “啊!”男孩低呼了一声。他的手不出意外的被尖刺划伤,几滴猩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滴落,瞬间便被其脚下的黄沙吮吸个干净。

    小憩的沙蜥被这声低呼所吵醒。它四肢飞速滑动,身形灵敏的从灌木中钻了出去,又爬向不远处的一座沙丘,翻过之后消失不见,仅留下一长串浅浅的爪印。

    男孩的低呼还惊到了前边默默前行的中年男子,他松开骆驼的缰绳,将手放在腰间,急忙朝身后看去。

    身后并没有任何怪物和野兽的踪迹,只有站在原地的男孩自己。男子放下心来,将面巾拉下,朝不远处的男孩喊道,“达伦,干什么呢?天就要黑了,快跟上!”

    “我受伤了,霍尔老师!”男孩踉跄的跑了过去,并将受伤的那只手伸到了男子面前。

    被称为‘霍尔老师’的中年男子看了看男孩的伤势后,便脱掉自己右手的金属手套,将手掌停在伤口上方。

    紧接着,一阵柔和而神圣的光华突然从男子的手掌中迸发出来,两次心跳的时间后,光华隐没,男子再次将金属手套带上,转身朝前方走去。

    男孩达伦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背,上面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仅留下一丝淡粉色的新生痕迹。他开心的笑了下,迈步追了上去。

    夜晚,沙漠的天空浩瀚而清澈,偶有一点流星划过,坠向不知名的远方。在迷离的月光之下,一缕细小的篝火安静的燃烧着,轻烟如丝,袅袅上升。

    篝火旁,男孩达伦一边啃着肉干,一边朝盯着篝火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问道,“霍尔老师,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使用那些神奇的能力?”

    霍尔扭头看向男孩,“在你回应了召唤,成为一名真正的圣武士之后。”

    “那,召唤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男孩又问。

    “等你接受过系统的训练,学习完战斗技巧,内心也做好准备之后,召唤自然就会降临。”霍尔说道,“到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回应它,把它当做是你终生的使命和必然的命运。”

    “那是谁的召唤?”男孩的眼中映着明亮的篝火,“是神明么?”

    “不。”圣武士霍尔摇了摇头,随后又感觉这样的答案不太准确,便更进一步的解释道,“在古时候,我们圣武士们确实大多来自于那些不可见的神明。只要你下决心走上一条奉献与正义之路,并准备为此奋斗终生,这时,神明们便会对你低语,你如果响应了这种低语,便会成为一名光荣的圣武士,一位正义的捍卫者,邪恶的驱逐者。”

    “那,现在呢?”男孩脸上充满了好奇。

    “现在,接受神明召唤而成为的圣武士已经十分稀少。”霍尔回答,“不过,这并不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要知道,我们和牧师不同,我们的力量来自于本身的信念,来自于荣耀的使命感,以及牢不可破的神圣誓言,而非那些神明赐予给我们。”

    男孩听的很入神,连嘴里的肉干也忘记了咀嚼,他下意识的将半碎的肉干直接吞咽了进去,却噎得自己不停的用手捶胸。

    “即便没有了神明……”霍尔将水壶递给了男孩,“我们还有‘传承’!”

    “传承?那是什么?”

    “你可以把他想象成‘火种’!”霍尔一脸庄重的说道,“当我和其他的圣武士们都认为你已经做好准备,并有资格成为我们其中的一员时,我们将会通过‘传承’对你进行召唤,它会在你体内埋下神圣的力量,你需要学会如何运用这种力量,并令其不断壮大。”

    男孩兴奋的又喝了好几口水,随后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个‘传承’,就在我们要去的荣耀城堡中么?”

    “是的。”霍尔点了点头,“虽然荣耀城堡在古时候只是圣武士们一处不太起眼的小据点,不过,它现在已经发展成为我们的中心。几乎所有的圣武士都出自那里。”

    “为什么不把它建在更繁华一些的地方呢?即使不在南方那些人类国家中,只要处在塔卡拉王国的边界处,也是很不错的啊!”男孩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这里可太偏僻了,自从离开‘生石花村’,我们都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却连一个旅人都没见到。”

    “正因为它地处偏僻,才在……”霍尔突然停下,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又开口回答,“这个问题你现在还不需要了解,以后有机会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

    男孩乖巧的没有多问,而是伸手将水壶递了回去,又咬了一口肉干,默默的吃了起来。

    吃完肉干之后,男孩似乎有些无聊,便抓起地上的一把温热的沙子,让其缓缓的在指缝间划过。就这样玩了一会儿后,男孩有些别扭的扭动了下身体,好像不太喜欢这种沉默到稍显压抑的氛围,便又找了个问题问道,“如果,传承没了呢?霍尔老师,是不是以后就不会再有圣武士了?”

    中年男子听到这儿时,脸上不禁头一次露出笑容,“放心,达伦,无论何时,圣武士都将存在。”他很是自信的说道,“当你遇到某些恐怖的邪恶,那邪恶正在屠戮无辜之人,而你立誓要将其消灭;当你从睡梦中惊醒,突然发现某个神圣的使命就烙印在你的灵魂深处,你知道它将伴随你的一生;当你路过一处安静祥和的村庄,有感于这其中的美好与幸福,想要进行守护……,无论怎样,你都能听到召唤。”

    “召唤我们的不是神明,不是‘传承’,不是灵魂深处的烙印,也不是安静祥和的村庄。”霍尔看着男孩,一字一句的说道,“召唤我们的是正义和善良本身,我们是它们的仆从。只要这个多元宇宙还需要正义和善良,我们就会永远存在下去。”

    “那,如果有一天,多元宇宙不需要了呢?”男孩天真的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