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张果老隐世

    如今陡然听到**的说起此事,他甚至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立即就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自那以后,夫妻二人时常到山上去采云母回来研磨成功供**食用。

    大约坚持食用云母粉两年的时间之后,何**越发感觉自己的身体与寻常人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她走路的时候脚步越来越轻盈,当她奔跑起来的时候,甚至有一种脚下生风的趋势。

    其次她的五识也越来越敏锐。

    每天夏夜的时候,她甚至可以仅凭声音就感知到溪水里藏了多少只青蛙,而家里的小鸡什么时候孵化,天上什么时候下雨,二十四节气的季节变化,几乎全部都在她的感知当中。

    更令人惊奇的是,自从服用了云母粉之后,她甚至还可以从一个山头凌空走到另一个山头,根本不需要借助任何的外力,简直与传说中的身轻如燕一般了。

    后来何**的名声越来越大,十里八乡的人都赶过来凑热闹。

    久而久之大家因为她不同于常人的神通,乡民们便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何仙姑。”

    而何家的豆腐摊生意也越来越好,最火热的时期,甚至一天能卖出数千块豆腐,而这些来买豆腐的人,几乎都是一些慕名前来看热闹的人。

    当何仙姑长到十五岁的时候,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一个媒婆受命于大户人家过来向她提亲。

    这些大户人家几乎都是当地的乡绅,无论是财力还是势力,都可以说是当地首屈一指。

    随着何仙姑出落的越发英气秀丽,前来提亲的媒婆也越来越多,鼎盛时期甚至门前的媒婆一路排队到村前的小溪边,那种盛景绝对是村中史无前例的。

    无奈何仙姑根本不打算与这些媒婆见面,当父母二人在外面应付这些媒婆的时候,何仙姑却独自一人跑到村后的荔枝山上找她的忘年交张果老玩耍。

    等到她黄昏回家时,通常可以看到那些媒婆相互之间在门口大打出手的场景,对于这些事情她就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虽然一次次的吃闭门羹,但那些媒婆们却毫不气馁,仍然天天跑到何仙姑的家门口排队。

    久而久之就连好脾气的何泰夫妇也不厌其烦了。

    最后何泰找了个合适的时候,语重心肠的询问:“**,你看外面每天这么多的媒婆前来提亲,你好歹也与人家见一面吧?”

    “如果你实在不想见的话,那也给个准信,也好彻底让这些媒婆死心啊。”

    “准信?”

    何仙姑闻言眼珠子一转,正色道:“爹,不瞒您说,之前在梦境中的时候,我曾对指点我服食云母粉的那位上仙发过誓,这辈子我何素云都以悟道为重,绝对不可能嫁予他人。”

    “所以请爹爹帮我劝退那些媒婆吧,没有必要再来我们家耽误时间。”

    “**……”

    何泰有些犹疑的望着眼前的英气十足的女儿,方才她那一番话虽然轻描淡写,但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灼痛了何泰的心。

    想他这一生行善积德,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人至中年才好不容易生一个女儿,如今女儿却说终生不嫁。

    这种结果绝对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不过何泰心里也非常的清楚,**这些年的行为举动,根本不像是凡俗之人,也许真有那么一天,她忽然就乘云归去了。

    所以强迫她嫁人也确实是不可取的。

    夫妇二人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只能忍痛将那些媒婆尽数赶走,并叮嘱她们日后不必再上门提亲。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那么媒婆们不死心也没有办法了。

    自那以后何家门前的人群少了许多,村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但是何仙姑的大名却越来越盛,一时间在整个增城地区几乎都是家喻户晓,人们俨然已经把她当成真正的仙姑了。

    听完林贞的这番解释之后,韩湘子大致算是明白了何**的身世由来,并且也可以理解第一次见到何**的时候,为何她的步划如此轻盈,原来是服食云母粉的缘故。

    鉴于这何**也是有仙缘的人,韩湘子在内心无形之中又对她多了一些好感,甚至隐隐有种志同道合的感觉。

    当下不由得好奇询问:“林贞,那我以后是叫她**还是仙姑比较好?”

    “叫她仙姑吧。”

    林贞眼珠子一转,理性的回应道:“如今整个村中几乎只有我和她的父母称她为**,其它人都叫尊她为仙姑,甚至有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她的本名做何素云。”

    “所以你以后叫她仙姑就可以了。”

    “好。”

    韩湘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复又疑惑道:“方才我好像听你略微提及荔枝山上有一位叫做张果老的人?”

    “并且她是何仙姑的忘年交,是不是?”

    “对。”

    林贞洒然一笑,解释道:“其实张果老不仅是仙姑的忘年交,也是我的忘年交。”

    “你还记得我在大唐长乐宫的时候,以骊姬之名舞的那套剑术吗?”

    “其实那套剑术就是张果老传给我的。”

    “不会吧?”

    韩湘子迷茫的挠了挠头,嘀咕道:“上回在长乐宫初次与你相遇之时,我已经从你舞剑的姿势中看出来,你所舞的剑诀乃是传自盛唐的剑术名家——公孙大娘。”

    “可这公孙大娘是盛唐时期的人物,据今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而且张果老还是一个男子,他怎么可能会懂公孙大娘的剑诀?”

    “这你就不懂了吧!”

    林贞狡黠一笑,不急不徐的解释:“其实张果老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气的老寿星,据传他乃是前朝之人。”

    “前朝?”

    韩湘子闻言一愣,睁大了眼睛万分诧异的追问:“你的意思是说,张果老其实是隋朝人?”

    “那照这样说来,他岂不是已经在山上隐居了几百年?”

    “是的。”

    林贞面不改色点头道:“反正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曾听我的祖爷爷说起过张果老其人。”

    “所以说他会一套与公孙大娘一模一样的剑诀,这一点也不奇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