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章校园霸凌

    一所普通小学的厕所,方泽怎么想也觉得不会出什么问题,就让野比大雄一个人去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动用了原力监控四周,将自己的五感提升到最灵敏的地步,以防止真的出现什么意外。

    结果还真是最怕什么就来什么。

    隔不到三分钟,方泽布置在四周的原力就听到了一阵打骂声从厕所里传了过来。

    还真出事儿了。

    方泽一想到如果野比大雄要是跟着他出了事儿,哆啦A梦怕是要发疯。

    虽然哆啦A梦有时间机器,但是谁知道一旦去世了还能不能搞复活。

    于是心急之下的方泽一抬手,动用原力直接将厕所面对方泽所在的走廊的这一面墙给卸了下来然后化为粉末。

    现在方泽对厕所里的情况一览无余了。

    除掉一些正在上厕所的小正太以外,厕所中间还围了一圈小孩,而野比大雄和另一个小孩趴在被围住的圈里。

    方泽将整整一面墙化为粉末的手段虽然看着并不酷炫,但是很容易让人后背发凉。

    毕竟是个人现在的想法都是连这面墙都被化为粉末了,那么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为了防止这群小孩以为是某个隐形起来的坏人到处摧毁学校,方泽在看到野比大雄并没有受伤以后,就直接认领了这件事情。

    随手一挥,闪着蓝色光芒的绝地武士光剑便从方泽的装备栏里冲了出来,立在了方泽的肩前,衬托的方泽像是一个超能力者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方泽故作威严的声音虽然吓唬大人有一点儿困难,但是唬一群小学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房。”野比大雄看到了方泽刚想叫一句房东先生,但是随即耳边便响起了方泽的声音。“装作不认识我。”

    方泽的这一手传音入密的功夫是在吃了赵灵儿给的蟠果,灵气暴增以后自己琢磨出来的。

    当然比不上小说中那么神奇,顶多是一个伪的传音入密。原理是用内力模拟声音在被人耳边说话,要是靠的离被接受人近一点,普通人也能偷听到。

    虽然野比大雄不知道为什么方泽要自己装作不认识他,但他还是照办了,乖乖的半躺在地上不说话。

    “超,超人!”围住野比大雄和另一个小孩的那群小孩中,站在前面的一个个子极壮的小孩转头看到了身旁飞着光剑的方泽和已经被拆掉了的厕所墙面,顿时叫出了声。

    “我是一名捉妖师,不是什么猎魔人。”方泽假意皱了皱眉头,看了这个小孩小孩一眼,心知这个小孩肯定就是这群小孩领头的那个了。

    在小学时代,只要你长得足够壮,又敢动手打人,那么肯定能成为学校里的一个小霸王。

    而从之前的现场情况来看,方泽用脑后勺都能想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群小屁孩将野比大雄身边的那个小孩领到了厕所里正在进行霸凌,而野比大雄在进入厕所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所以他仗义执言,用言语教训对方这样做是不对的。

    然而如果道理有用的话,那么世界早就和平了。

    所以野比大雄不仅没有帮到别人,反而让自己也一同被推倒在地上了。

    校园霸凌从来都是一个根植于人类社会的问题。

    或者说霸凌其实存在于人类生活的每一处角落里。只不过大人们霸凌的手段趋向于冷暴力和一些不见光的手段。

    而小孩子因为比较‘单纯’(蠢)也不会大人世界的那些弯弯绕绕,所以发生在学校里的霸凌一般都是对受害人进行**上的欺辱。

    而实际上,**欺辱到极致的话,往往也会伴随精神上的侮辱,对尚且还在形成三观的孩子们造成更大的伤害。

    人类的记忆并不算太好,但却往往对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记忆的又太清楚。

    在人漫长的一生中,何时何地都有可能会回想起某一段记忆。

    如果这段记忆是开心的,那么你会发现有的人会在一个人独坐的时候傻笑。而这段记忆如果是悲伤,甚至是痛苦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让一些人前一秒还在开怀大笑,后一秒就会变得悲伤甚至狰狞。

    而校园霸凌之所以可恶,是因为受害者在从此以后漫长的岁月里都将忍受这宛如疾病的痛苦。

    野比大雄也是这样一个从小被胖虎欺负的人,虽然在漫画中没有过多的描写这种霸凌对大雄造成的伤害,但大雄的刚开始胆小怯懦的性格却和从小受到胖虎的欺凌绝对有很大的关系。

    好在后来哆啦A梦来了。哆啦A梦虽然没有过度的保护大雄,让胖虎从此再也不敢欺负大雄,但是却带着大雄经历了很多事情,让大雄自己学会了坚强。

    并且在有一天哆啦A梦说自己要离开的会后,大雄为了让哆啦A梦放心自己,独自去找胖虎单挑,即便是被打到遍体鳞伤也绝对退缩。

    人的身体或许有先天的强弱,但是精神上却完全没有。

    所以现在的野比大雄在面对校园霸凌的时候,已经拥有了上前阻止的勇气。

    虽然结果不是尽如人意。

    “捉妖师?!方泽的回答惊起了周围一大片的小学生们。

    有几个正在厕所蹲坑的小学生在听到了方泽的话以后,立刻一边穿着裤子一边站了起来。

    水魔兽现身帝都一事到现在已经人尽皆知了。

    而避免这头庞大的怪兽如同在澳洲的那两头怪兽一样造成了大范围的破坏的原因就是华夏有捉妖师,直接驱走了怪兽。

    而上周爆出的关于肩撞跑车的武者的相关新闻中,也提到了华夏有关于华夏捉妖师的一点儿消息。

    那就是捉妖师是对外收徒的,但是他们的收徒标准太高,一般人学不了。

    而如今却有这样一位传说中的捉妖师现身在了这所小学,那么是不是代表着,这附近有这位捉妖师相中的优秀的捉妖师苗子?

    在场的小学生们,不乏五六年级的大孩子们。这群孩子们早就经过了网络的洗礼,不仅会打游戏,还会看小说。

    那些小说中主角们因为自身的天赋异禀结果吸引来无数大能抢着要收他们作为弟子的剧情他们可也是知道的。

    难道说,今天他们也有这种机缘了?

    一群正逐渐开始中二的孩子们碰见了一个臭不要脸在小学生面前都装逼的方泽,于是事情开始朝着有意思的方向进展了。

    领头的那个壮实孩子在看着方泽,方泽也在看着他。

    因为是小学生,所以他们这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该叫老师,还是该立刻跪下来磕头拜师,看能不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捉妖师。

    额,好吧,上一句只是官方的说法。

    伟大一词对于小学生而言还是非常遥远的,但是能成为一名捉妖师最现实的福利就是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上课了。

    至于捉妖师会不会也需要学习训练,这不是他们能考虑到的事情。

    “您真的是捉妖师吗?”这个小海子不仅长的壮实,脑子也不错。

    在方泽自报身份以后,他立刻后退了几步,看样子是想撇清自己和一众小伙伴们的关系,让自己变成无辜的路人而不是正在欺负被人的坏人。

    “你觉得呢。”方泽让自己凭空漂浮起来,然后视线从现在开始再也不离开这个壮实的小孩子的周围。

    他先是注视了这个小孩子几眼,等到这个小孩子也开始注视他的时候,他先是点了点头,露出了肯定的目光,然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露出一丝可惜的神情。

    “好苗子,可惜了。”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壮实的小孩虽然没看出来方泽这种连十八线演员的演技水准也没有的装逼演员露出的可惜的神情,但是却听懂了方泽的话。

    好苗子是在说自己有成为捉妖师的潜力吗?

    但可惜了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能成为一个高高在上,拥有超能力的捉妖师,绝对是绝大部分小学生的梦想。

    所以壮实的小孩子立刻学者电影里的场景对着方泽下跪问道,“请问您刚才说我是好苗子,是不是因为我有成为捉妖师的资质。”

    “何止是有资质,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赋。”方泽拍手说道。

    “什么?!”巨大的狂喜让这个小孩的神智一时间都沦陷了。

    捉妖师啊,这可是和自己打的游戏里的人物一样酷炫的存在,并且不用充钱就能获得这种酷炫。

    以后自己成为了捉妖师,不仅大人们会讨好自己,同学们会当自己的跟屁虫,而且更重要的是,说不定就不用上学了啊!

    “但是。”方泽看着这个狂喜的小孩,摇头说道,“你虽然天赋极高,却从小就欺负自己的同学,可见品行太差,这样的苗子,天赋再高,也不能收入墙下。小时欺负弱小的同学,等成为了捉妖师,也有可能会欺负毫无法力的普通人,这违背了捉妖师们的戒律。”

    这个壮实的小孩这会儿正在做自己成为捉妖师的美梦,哪知道方泽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出来。

    梦寐以求的,成为捉妖师的机会,居然因为自己临时想从别的同学那里要一点儿零花钱而黄了?!

    这,这简直无法接受!

    壮实的小孩听到了方泽拒绝的话,赶忙连滚带爬的爬到了方泽的身前,想要抱着方泽的大腿说一下悔改的话让方泽改变主意。

    但是方泽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当即甩开了这个小孩子,身体一斜,就飘到了野比大雄的身前,仔细端详了野比大雄几眼,然后发出了一声失望的声音。

    “品性极佳,但是天赋却差了点,不过却有成为武者的心性。”方泽对大雄评头论足了一番,然后问大雄道,“我有一个朋友,在武道一途已经晋入先天,他最近在招收第一位亲传弟子,你可否愿意去他那里学习武道?”

    武道!

    其他的小孩子们听到了方泽的话,再次羡慕了起来。

    虽然武者比起捉妖师逼格稍微差一点儿,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好啊!

    况且,之前那个视频里的人可说了,武者晋入先天,可是不比捉妖师差啊!

    而方泽嘴里的朋友,可不正是一个先天武者吗?

    这下,不仅那个壮实的小孩子肠子都悔青了,就连之前被欺负的那个小孩也是后悔无比。

    这群家伙刚才问自己要钱,自己应该勇敢一点儿拒绝,然后和他们打一架。

    虽然这样还是摆脱不了被打趴在地下的结局,但是自己肯定会因此获得眼前这位捉妖师的欣赏,让自己也能拜在捉妖师的那位朋友墙下当弟子。

    野比大雄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刚才发了什么。不过他还是知道怎么回答方泽,于是毫不犹豫的顶着其他人的目光,在一众小学生羡慕的目光中对方泽说出了我愿意三个字。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骚动。

    “老师来了。”“老师来了!”挤在外围的一群小学生们的生意一浪盖过一浪,但是方泽已经完成了装逼,不再想待在这里

    虽然上课铃还有一两分钟才会响,但是因为这里已经聚集了太多的小孩,所以一个老师发现这里的情况以后,就立刻走了过来。

    刚刚骗完一群小孩的方泽是在懒得再和一个成年掰扯什么,于是直接带着野比大雄利用原力飞行离开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喝完茶的柳老师看着已经被掀掉了半面墙的厕所,顿时傻眼了。

    “这是谁干的?”老师对着周围大学生喝问道,虽然他可以确定这面墙壁不是自己的学生们干的,但是这回儿他也找不到别人问。

    “捉妖师。”一些胆子大的孩子们直接喊了出来方泽刚才自爆过的家门。

    “什么捉妖师乱七八糟的。”老师看着周围堆成一团的学生喝骂道。“马山就要上课了,你们就别开这种玩笑了,快告诉我,这个厕所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