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玩不下去了啊

    穆东稳住心神,沉声说道:“您好,我是穆东。”

    “穆东,打电话了?”对面是井华的声音。

    “是的,井主任,前两天很冒昧的打了个电话,大东半导体当前的生产技术已经成熟,准备近期开始量产,我想向许副主席汇报一下。”穆东那这段酝酿了很久的话,平静的说了出来。

    “哦,这样啊,我看了电话记录,还以为是找我有事呢。”井华的声音波澜不惊,穆东听着确如扎雷一般。

    考验心智的时候到了,穆东迅速思考一下,不好意思的说道:“井主任,找您也是一样的。”

    简简单单,点到为止。意思谁都明白,那就是,如果许副主席不方便,找您是一样的。但是没把假设条件说出来,既表达了尊重,表面上也好听多了。

    井华会心一笑,缓缓说道:“你还在京城吗?”

    穆东如闻天籁,赶紧道:“这几天一直在京城,筹备大东半导体量产的事情。”

    “哦,那你过来吧。恩,六点钟赶到,来得及吗?”

    “井主任,我正好在市区,京城饭店附近。”穆东赶紧道。

    “那好,五点半左右,会有人去接你,过会见。”

    ……

    穆东挂了电话,高兴的在房间里直绕圈子,不知道怎么表达太好。

    耶,终于成功了!

    自己冒险一试,井主任算是默认了自己拨打那个固定电话的举动,以后再有重大事情的时候,自己可以照此办理。当然了,平时自己也不会傻到去打这个电话。

    兴奋了几分钟之后,穆东终于平静了一些,他心里清楚,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当前的情况,只是相当于拿到了准考证,可以参与一场重要的考核,而能否在考核中取得亮眼的成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否则的话,蜻蜓点水去一趟,当前的局势倒是可能解了,但是以后呢?

    万一再冒出一个胆大心思有背景的混蛋,怎么办?

    所以,必须通过这次会面,表明自己的一些态度和立场,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和井主任之间形成更有效的联络机制。

    不过,这恐怕非常不容易。

    穆东看了看时间,找出之前准备好的一些资料,耐心的再次浏览一遍,又思考了一些可能谈及的的话题,直到五点半的时候,手机响起。

    他接了电话,交待方健东几句,然后下楼,在饭店门厅里上了一辆红旗轿车,悄悄离开。

    方健东和几个保镖远远看着黑色的红旗轿车驶离,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忐忑的。即使他们知道老板要去见大人物,但是红旗轿车上竟然只有一个司机,安保力量也太薄弱了。不过,看车牌的话,又有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么说吧,穆老板最近情绪不大好,其实也感染了周围的人,大家也变得有些患得患失了。

    ……

    5点50分,穆东赶到了许世平办公的小院门口,在接受了检查后,缓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高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洒下一地浓密的阴凉,抬眼望去,枝叶间散布着小小的青色果实,这倒让穆东有些吃惊。

    一般来说,用作绿化的银杏树都是公的,不结果,因为秋天果实成熟的时候,不但需要清扫集中,而且果实处理起来非常麻烦。要把外面的果肉沤烂,才能分拣出里面白色的银杏果,又脏又费力。

    倒不是穆东有什么闲情逸致在这里看着果实遐想,他只是在等,等着有人过来,把自己领到某个房间。

    “穆东来了。”井主任从正房出来,淡淡招呼道,一边走,一边伸出了右手。

    “您好,井主任。”穆东赶紧迎上去,伸出双手和对方相握,嘴里继续道:“打扰您了。”

    井华抬头看了看银杏树,继续道:“这棵树不错吧,每年能结几十斤银杏。”

    穆东一愣,心说,你们真的自己动手拾掇啊?心里一动,嘴里问道:“我们老家那里也出产银杏,果实需要进行清理,味道不大好。”

    “你不知道吧,副主席插过队,干农活是一把好手,每年拾掇银杏,大家拦都拦不住,还说什么院子里就这点收成,绝对不能浪费了。喏,墙角那里,带着果肉的银杏堆成小堆,盖上塑料布沤烂,然后大家都动手,把果肉里的果实一个个拣出来,那味道,啧啧……”井主任认真的回忆着,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无奈。

    穆东知道许世平插过队,但是他真的无法想象,副主席竟然现在还亲自动手处理银杏,这还真是……不错的习惯。

    井华对穆东脸上吃惊的表情很满意,继续道:“沤烂的果肉再埋到树下当肥料,至于果实,晒干之后,很抢手的。”

    穆东赶紧说道:“井主任,今年帮着留点呗,不要多,三两二两的就行。”

    “你倒不贪心。”井主任未置可否,继续道:“走吧,去见副主席。”说完,转身前行。

    穆东跟在身后,心里琢磨着井主任为什么突然说起银杏的事,还没想明白,就已经到了会客室。许世平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

    看到穆东进来,许世平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嘴里说道:“小穆来了。”

    穆东赶紧上前,诚恳说道:“打扰您了,副主席。”

    “谈不上打扰,大东半导体的事情很重要,我也想听听。你吃过饭没有?”许世平说道。

    穆东心里一顿,赶紧拿出一副不大好意思的表情说道:“还没有。”

    “那就一起吃嘛,你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老井,你安排一下,让厨房加菜。”

    井主任转身走了,许世平招呼道:“小穆,坐,我们先聊聊,半小时以后开饭。”

    穆东心说,要是聊得不好,我怕是没脸留下来吃饭了

    嘴上赶紧说道:“好的,副主席,我先给您汇报一下大东半导体的情况。现在经过几个月的小周期投产,已经具备了量产条件,我们打算近期开始正式量产……”

    许世平打断了穆东的话,摆摆手说道:“这些我都清楚,相关部门有文件汇报上来。小穆,我们聊点别的。恩,你那个安保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要想说清楚非常困难,好在穆东提前有一些准备,他立刻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回答。

    另一边,井华已经回来,悄悄地坐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副主席,安保队成立的时候,只是为了保护我和家人的安全,后来随着公司实力的壮大,逐渐扩大到对公司的一些高管也进行保护。从我和家人以及公司高管的一些经历来看,安保队的存在还是有必要性的。但是在这其中我们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一是一直把这支队伍挂靠在集团内部,没有进行组织程序上的合法化;二是当前队伍的规模确实有些尾大不掉,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我的想法是,用半年的时间,逐步辞退一些人员,然后注册一家安保公司,从组织架构上解决一些根本问题。”

    “哦,也是个办法,你继续。”许世平笑道。

    继续?穆东心说,这是让我深挖问题吗?

    他想了想,继续说道:“另外,安保队在运作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管理方面的问题,比如最近发生的车祸事件,之前的直升机训练视频事件,都是安保队管理不善而且处置突发能力不强的具体体现,加上有一些舆论引导,安保队现在成了大东集团旗下的负面新闻集中地,这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们也会深刻反思,全力整改。”

    一边的井主任突然插话道:“穆东,网上有个叫顾明强的,说曾经被你们报复,这件事属实吗?”

    穆东摇摇头:“这件事情我们在队内进行了彻查,确实不是我们做的。这个顾明强是个赌徒,他自己的说辞也云山雾罩的,不足为信。”

    井主任继续问道:“我还听到一种说法,京郊的一桩烟草走私的案子,是你们安保队协助破获的,有这事?”

    穆东才不上当,笑着说道:“我也听说了,专门问了安保队,他们问有没有奖金。”

    这些可以落到实地的事情,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一切都得凭证据说话,脑补的全部不算数。

    许世平摆摆手:“老井,不要拘泥于这些具体问题。小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老侯同志最近的一些做法,你怎么看?”

    穆东一下子愣住了,这个问题他完全没有准备,太生僻了,没押中题目。

    “那个,那个……”穆老板卡壳了。

    “随便说说,不要紧张。”许世平笑着说道。

    穆东快速思考一下,缓缓说道:“副主席,我和侯小西确实有一些过节,起因是他的手下的白俊找上门,谋求大东半导体的股份,我没有同意。后来阴差阳错,我三姐夫卷入茂林生态案,损失惨重,我协助泉城市局一路追查,结果却查到了白俊头上,自此和侯小西交恶,他开始各种对付我,我觉得问心无愧,倒也不当回事,兵来将挡,过了一些招数。”

    “侯小西意外死亡之后,老侯……首长丧子之痛无以排解,或许做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无凭无据,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有一点我需要专门指出来,某些人长期以来的一些做法,对某些生态是一个严重的伤害。”

    井华吓了一跳,厉声道:“穆东,你好大的胆子!”

    许世平却摆摆手,淡淡说道:“老井,瞎紧张什么。小穆,这个长期以来,是怎么个意思。”

    穆东有些紧张,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那个……副主席,我前几年来京城的时候经常坐出租车,很多东西都是司机说给我听的。”

    “哦,道听途出,倒也算风评,那司机们有提到我吗?”许世平缓缓问道。

    穆东傻了眼。

    说没有吗?肯定不行,那不说明许副主席一点也不重要吗?

    说有,那行,司机们怎么说的,总得描述一下吧。

    电光急闪之间,穆东突然想到了进来时井华说的银杏的事,赶紧说道:“有啊,他们说你经历丰富,作风亲民,住进中海之后还每年自己收银杏,弄得身上……呃……臭烘烘的,还有个司机给我吹,说您提着半袋子银杏,只带了一个警卫,坐过他的出租车。”

    许世平终于绷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井华在一边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小子,你是真行啊!我给你说银杏的事情是为了让你放轻松,你倒好,用在这里了。这马屁拍的,痕迹也太明显了吧!

    许世平笑够了,乐呵呵的宣布,吃饭!

    好吧,吃饭,穆东终于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过关了。

    有些可笑的是,自己来之前还各种思考各种规划,结果却是全程被动回答问题,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划。

    饭菜还算丰盛,只是分量太少。惯例是有一盆玉米粥,主食是反花卷,一种长条形的烫面花卷,典型的西北风格面食。菜嘛,四菜一汤。

    井主任也一起用餐,穆东就客串了服务员,给两个大佬盛稀饭、盛汤。

    吃饭的时候很安静,没人说话,一刻钟解决。

    穆东很喜欢那个反花卷,看着盘子里还剩下一个,壮着胆子问能不能带走。

    得,许世平很高兴,直接又让厨房送了几个过来,给穆老板装了个塑料袋。

    哎呦,可把穆东给乐坏了。

    三人出了屋,在院子里银杏树下稍坐。看到有人送来了茶水,穆东也就熄了立刻告辞的心思,又说了一些大东半导体的事情,比如预期产量,当下的良品率什么的。

    终于,许世平沉思片刻,开口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量产?”

    穆东心里一哆嗦,赶紧道:“初步计划是后天,9月6号。”

    许世平点点头说道:“我没有时间,这样吧,让井主任去看看。”

    穆东赶紧道:“谢谢副主席,谢谢井主任。”

    ……

    10分钟后,穆老板提着一塑料袋反花卷,满心欢喜的告辞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出了大门,许世平笑着说:“老井,银杏的事是你说的吧?”

    井主任讪讪说道:“本想着让他别太紧张,这小子,倒是聪明,现学现用了。”

    “小家伙还行,老井,这回你算是达到目的了。”许世平笑道。

    “副主席,其实,我是担心穆东扛不住,走了极端,那样就太可惜了。”

    “有道理。他的根基太浅了,偏偏资金实力太强,掌控力偏低。嗯……不过,和两年前相比,进步已经很明显了。”

    ……

    看到自家老板从红旗轿车下来,等在大堂的几个保镖立刻冲了出去。

    穆东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笑着说道:“走,餐厅,我请客,吃顿好的。健东,联系颜总和吴总,如果他们没吃晚饭,让他们也过来。”

    ……

    一个小时后,颜琢和吴刚乘坐地铁匆匆赶来,大家正式开席。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穆东已经给肖肖打了电话,汇报了眼下的好消息,肖肖高兴得都快哭了。

    ……

    开席后,穆东并没有说起具体的事务,只是兴高采烈的让大家喝酒吃菜,这让颜桑梓和吴刚觉得,老板肯定是有什么好消息。

    酒过三巡,穆东打开了手里的塑料袋,乐呵呵的宣布:“来,分一下,一人一小块。不瞒你们说,这是许副主席家的厨师做的,味道相当不错。对了健东,拍个照,回家给厨师看看,让他们照着做。”

    我的天,原来老板一直放在手边的这个塑料袋里,竟然是来头如此之大的东西。

    得,这下,再普通的面食也变得稀缺了,大家纷纷品尝,觉得味道真是不错。

    这是当然,本来味道就相当不错,加成了某些因素之后,让人更加回味无穷。

    颜桑梓和吴刚也喜不自胜的享用了一小块反花卷,倒是并没有向老板追问什么。都是聪明人,俩人已经感觉到了不寻常,自然不会当着很多人的面问来问去。

    四十分钟,宴毕。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保镖们都不喝酒,而喝酒的三人中,穆老板酒量一般,颜桑梓和吴刚心里有事,都不愿意多喝。

    当宴会上没了各种花式喝酒,吃饭其实根本耗费不了多少时间。

    大家一起上楼,回到房间,

    穆东则把颜桑梓和吴刚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宣布了自己今天拜会了许副主席以及两日后井主任会参加量产仪式的事情。

    吴刚兴奋的说道:“穆总,我们本来请了黄芝山书记,他一直没有明确答复,这下肯定没问题了。”

    穆东心说,是啊,应该没问题了。

    ……

    确实如穆东之前所料,在并不需要刻意保密的情况下,许世平在办公室里接见了穆东的消息,此刻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在广袤的土地上流传。

    更何况,很多人都想散布一下这个消息,比如井主任。

    老侯同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没有回家的他,在办公室里呆坐了很久。

    这就算是罩起来了啊!他心中无限感慨。

    这还怎么玩?玩不下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