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决战时刻

    赤帝的到来让唐士道大出意料,因为……这是送死!

    哪怕在场的远古异兽们全都一副‘你来了我们就放心了’的表情,唐士道还是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圣主之上,界主之下……临界者的力量拥有千种万种差别,但最终还是资质,技能,法术,装备等等因素决定一切。赤帝在这些方面不弱,但比起自己差太远了。

    之前羊公爵就是这种级别。

    那又如何。

    没有技艺的法环等级不过是吹胀的汽球,跟小铁球一碰撞必碎无疑。在虚空中有无数高等级‘巨兽’证明:能量再多,没有技艺也是待捕的鲸鱼。

    “介意吗,我需要把你这位第一圣者的死亡记录下来,同时传播出去。”赤帝很淡定,超乎意料的淡定。

    说话间也不等唐士道回答。

    转手拿出一个水晶球,法光闪现,马上产生一种特殊的隔离效果。唐士道可以感应,自己无法返回法师网了,这个空间被分离了。但是红莲州仍然能够进入,限制某种通道的进入。不消说,现在黑相先生的手段肯定不行,只有‘恶神’和蛊组织才有通道权限。

    “它可以让我们不受打扰。”赤帝平静说话,一边布置调整。

    唐士道没有反应,还在琢磨某些东西。

    这时候。

    在赤帝开启‘录影传播’之后,这里的画面也被传开了,传到无数人的面前。法师网,神国,四方虚空,鲲鹏等等等等,就像早早安排好的直播,转眼间大部分势力都收到了录影讯息。

    布置之余赤帝还小明,解释为什么出现这种状况。

    跟唐士道一样。

    人们对赤帝的出现感到非常惊讶,心想你是活得多腻才想这样送死。旁边的山皇被自动忽略了,无名之辈谁在乎。除了乌云夫人注意,大家现在只是瞄准赤帝一人。

    “……以上就是第一圣者的挑衅。所以我们回应了,我们来了。”赤帝微微兴奋,仿佛刚刚登场的男主角。

    唐士道一直没动作,只静静等着赤帝的表演。

    观看众人也一样。

    他们不觉得区区一个骤然提升的赤帝,加上一群远古异兽可以‘狙杀’第一圣者唐士道。根据以往的记录,这个怪物从来没有全力出手,包括以不到万环的力量对战羊公爵,实际也是保留性对决。如果这一次是‘必死’之局,第一圣者肯定不会留力,连法师天赋都不惜使用。

    “我非常清楚,我们这点力量连送死都不够。”赤帝展示了一些画面。

    没有太复杂,就是恶神牛头人和猫头人的死亡录影。

    看到这些画面,众人肯定赤帝小命更凉。

    “牧葬先生曾经说过,武者自信到一定程度是不会退后的,无论遇上谁。他还说,哑僧下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赌注。他能够活着回来,遭遇神上八皇都不会退避。他失败了,他宁死都不回来。所以……大家很奇怪我在说什么吧?牧葬先生的意思是:第一圣者已经先一步来到了这种层次。”

    赤帝慢慢回头,伸手介绍唐士道一般。

    慢慢说道:“无论我们做什么,这位第一圣者都不会逃跑。所以,我们几乎不计谋就能把他留在红莲州,从容布置这个死亡舞台。”

    唐士道没有反应,此时天空又有无数的远古异兽凌空飞降。

    它们缩小自己的体型,让自己更适应这个舞台。

    “公开处刑第一圣者唐士道,这是炎狱对挑衅者的回应,也是逆法师的复仇,同时还是一幕天才陨落的好戏。过程可能很无聊,也可能很惊悚,只希望大家不要错过,好好收看。先说明第一件事,红莲州的原有通道已经关闭,只有我们才有办法进来。所以,没人能帮他。”赤帝一句话,众人大惊。

    但是,大家看到的唐士道仍然没有一点反应。

    针对的计谋。

    针对的陷阱。

    针对的狙击。

    明知道这种种针对手段,第一圣者还有看书和思索,仿佛听不到赤帝的演说。

    “第二件事,相信大家都听说了故事,第一圣者如何如何睿智,如何如何破解谜题,如何如何收获大红莲术。嗯,我完全认可这位对手的能耐,为他赞美。只不过我还想说一句:打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流火羽衣在虚空元壤之内。”赤帝笑容诡异。

    观看众人哗然,内心暗感有点不妙。一看唐士道,好吧,他还在看书。

    “火凤虽然跟我们不同心,但它还是逆法师。根据它的性格,我们猜到它会这样做,也暗中‘派人’帮助它完成这件事。当然啦,虚空元壤打不开砸不烂,流水羽衣拿不到手。大家会奇怪,我在这里啰嗦什么劲呢?有意义的,虚空元壤不是打不开,而是需要很多的能量和很多的死亡。”

    众人心中大震,隐隐明白了理由。

    赤帝示意唐士道,诡笑道:“这些能量和死亡一定得是炎狱中的远古异兽,善神或恶神都可以,外来者没用。死得越多,虚空元壤打开的机率越高。火凤有多恨炎狱的恶神,相信大家都清楚。所以,我们找来了第一圣者这位工人,代替我们屠杀这些异兽,开启秘宝。”

    说话间,赤帝又慢慢坐到唐士道的旁边。

    一副老朋友模样。

    同样,脸上那份奸计得逞的笑容也是藏不住的。众人惊异之余也暗暗惊寒……赤帝立于不败之地。

    唐士道杀死大量远古异兽,流火羽衣就会揭启出来。

    看样子肯定也是先落入赤帝的手中。

    唐士道杀不了这么多。

    战败,战死。

    呵呵呵呵,拿不到流火羽衣有关系吗?不,杀死第一圣者唐士道的‘收获’更大。

    奇怪是……

    “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远古异兽的盟友们愿意这样帮忙?我来解答……因为这个红莲州!我们目前也找不到原因,只肯定只要是某种形式的祭典,胜利者的一方无论死亡多少,最后一定能够全部复活过来。失败者,连灰末都残留不了。”赤帝再爆一个大秘密。

    这时候,观看众人也不觉得震惊了。

    远古异兽又不是傻子,谁想送死。拥有这种保障,它们倒不介意联手拼杀。

    “我们已经实验过5376次了,无一例外都能复活过来。所以,红莲州一直没有被破坏,我们一样积极保护着它。现在舞台已经备好,请‘工人’开始表演。”赤帝稍稍远离一点点,相比唐士道这种级别还是缺少一点淡定。

    很明显。

    它担心过头了,唐士道仍然没有动作。

    无数远古异兽盖云遮天,咆吼着,喧威着,蓄力着,在赤帝的示意中慢慢形成一个包围网。此时,碎小光羽一般的小光符飘现,大量巨卵从黑白世界的地面上浮起。随着白色的图腾咒文显现,巨卵迅速龟裂破碎,一个个‘鸦人’走了出来。

    观看众人都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先祖鸦神’。

    一种非常低微的法术。

    一种只需要2点法力的‘召唤乌鸦’的衍生法术,它晋阶神纹,又完美图腾,再联动唯一法术先祖召唤,最后从不值一提微末力量变成登临巅顶的超凡效果。这样蜕变升华……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经跟老好人的大祝福术一样成为法师网的标杆之一。

    远古异兽对阵先祖鸦神!

    这一刻。

    观看的众人都意识到:现在就是‘雄厚底蕴的老牌势力’与‘化腐朽为神奇的新秀’的对决。无论哪一方都拥有旁人无法媲美的能力,前者力量雄霸,后者天资绝世,这些优势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无需宣战,无需礼仪。

    在这生死舞台中,大家眼中只有一种东西:胜利。

    “杀!”

    远古异兽们知道了结局:要么复活归来,要么永远陨落!它们内心也很清楚,第一圣者不会因为它们是老牌地主而妥协退让,当第一圣者说出‘我要抢夺这地方’之时,结局就只能有一个胜利者。

    天空,大地。

    异兽,鸦神。

    当海浪一般的军团对冲,情景犹如天地大碰撞。此时,观看人们更震惊另一件事。

    红莲州无恙。

    本来。

    这种临界者级别的对冲,仅仅震荡的余能就可以把一片星河变成微尘。然而,还处于黑白世界的红莲州不受影响,隐隐有一种虚空元壤的坚固。哪怕远古异兽与先祖邪鸦激活,红莲州也未被任何力量破坏。

    第一轮冲锋。

    结果跟所有人想象的一模一样……先祖鸦神溃散!

    先祖鸦神很强。

    如果是一般的虚空异兽,哪怕拥有圣主级别也无法轻易压倒它们。只不过,远古异兽拥有远古二字,这代表它们拥有跟一般异兽不一样的血脉能力。可以说,远古二字天生就代表精英,代表首领,代表王,甚至代表先祖。

    召唤乌鸦的起步基点毕竟还是太低,还未能媲美远古之血脉。

    赤帝一脸笑容,还有微微得意。

    这个结果比想象中更好一点,先祖鸦神虽然很强,却仍然不敌远古异兽的神威。正想说话,这时候无数傀儡丝飘起,大傀儡术的王之领域异象显现。同时,一具具神甲铁傀飞上天空。它们不是迎战,而是自动褪脱,变成大咒‘铠甲’套到先祖鸦神身上。

    一加一的效果,远古异兽的攻势马上一窒。

    当然。

    它们仍然占优,仍然能够强攻压落。

    此际。

    空中又一阵淡淡薄雾飘起,大殃云术的王之领域异象显现。这时候又有一尊尊‘云神’升起,化为流烟注入先祖鸦神的体内,联同神甲傀儡的力量,提一步提升先祖鸦神的战斗力。

    到了这一步。

    远古异兽除了数量上的优势,力量上已经不占多少优势了。

    赤帝的笑容有一点勉强,但还是没有害怕的神色,仿佛还是胜算满满。

    唐士道呢?

    还在翻看典籍,对顶上激战仿佛没有听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