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三章:混沌血气

    第一三一三章:混沌血气(二)

    无论怎么样,你自己的内心要是就连一点波澜都没有的话,这一切都将会成为你自己所必须要承受的那样事实意义,当然了,所谓的情感,这一定的感觉,最后给你的那种定义到底乃是什么,这本质上的很多思维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态度,是不是还能够按照你自己素偶像的那一步步的去来,一旦,这些意义都将会完美的浮现在你自己的面前了,这本身本能的层次将会乃是什么样的,或许,你自己的内心也都不能够完美的明确不是吗?

    在这样的那等思维模式之中,这本身的态度和定义,到底还会局限在什么样的意义之中,或许,你有那样的能力和一定的手段,但是这本身的定义和事实是否还会有更为激烈的那种冲突,这些,可都将会成为你自己所必须要去印证,一步步走到最后都不能够在去放弃的事情了啊。

    多少的无奈都乃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的呢?在那样的情感和一定的困惑之中,你自己是不是还能够坚定属于你自己的信心,这本身的道理和那种状况,走到了最后的那样节骨眼上,一定程度上的那种失败是不是真的还能够按照你自己所想的,这一步步的前进呢?

    好吧,事实都很难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定义,在那样的思维模式之中,一定的那种环境和手段,走到了最后的那样关键节点之中,换成是任何一个人,这想要完美的呈现出那样的定义和思维模式,都将会乃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实不是吗?

    在如此的手段和你自己所需要累积的那种状况之中,你自己是不是还能够按照你自己的那种思维,一步步的走到最后的那种地步,这换成多少人的那种心思还能够被完全的理解啊?说实在话是,这件事情渐渐已经变得不太可能了,你自己的心态和那种定义要是就连最基础的一些东西都不能够完美印证的话,这一切的那种现实走到了最后,这给你的感觉,也都将会乃是完全不一样的好不好?所谓的情绪,只有到了真正意义上最后的阶段,这失控的可能性,才会渐渐完全的浮现在你自己的面前,彻底的打乱你自己本身的态度和那种部署,真要是那样的话,这一切还有一定的意义吗?

    好吧,事实很难在给你一个很是准确的定义,这样的那种无奈和无端的现实之中,这本身的态度和一定的敏感,才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给出一定那种思维模式,一旦完全破绽百出,都完全不能够在有丝毫定义的那等事情和你自己所必须要考量的那种无奈和无端的猜测啊。

    有些痕迹,只有真正意义上的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这本身本能的层次和一切定义和手段,这才能够在一次的被浮现在你自己的面前,这结果嘛,也就将会一点点的彻底弥漫到你自己的身上,彻底的给你一个很不可能的考验,而这样等考研,或许才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去印证甚至于去思索的事实,在这样的那等条件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印证的手段之下,这些意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抗住的那种无奈,才会显现甚至于彻底的弥漫到你自己的身上啊不是吗?在那样的态度之中,一定意义上的那种感觉,还将会怎么样一点点的涌现在你自己的面前和身边呢?

    唯有战斗,也就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将那一切都给完全吸引过来,你自己的那种心态和你自己的一定定义,才能够彻底的浮现,这样的那种道路之中,这本身的很多结果和你自己所需要的定义,才算是彻底的可以被解决掉不是吗?

    那样的态度,这本身的很多思维,也就只有到了现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这本身的很多痕迹都彻底的表现出来了,你自己的能力,手段,和一定的定义,真正才会浮现,一点点的涌现到你自己的身上,给你一个很是证明你自己手段的那种目的地啊。

    不管你自己最后给你自己的答案是什么,这个时候这该有的手段和一定的意义也都将会完全的被释放出来,那样的感觉,这本身本能的层次,一旦,完全意义上的被释放,甚至于彻底的表现出了更为强烈的力量,本身的很毒剂范围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强烈付出的一些手段,还能不能在继续那般的强烈起来,这乃是很多人,以至于你自己都不能偶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定义的事情,当然了,这就乃是现实,一个你自己愿意看到,或是不愿意看到都必须要承认,甚至于必须要给出一个很是完美计划的那种现实,一旦,这些意义完全被赋予到你自己身上的时候,这本身本能的层次和一定的手段甚至于定义,是否还能够在给你一个很是完美的答案呢?

    说好了的现实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印证的手段,最后给你的意义将会到底乃是什么,谁的心中都不能够在给你一个十分准确的那种理解,自然,这本身的很多定义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印证的东西,是否还会浮现,浮现之后,给你的那种思维模式还能够在继续到何等疯狂的地步,这些可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经历,也都必须要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答案的地方啊。

    那样的时间,这一定的手段,或许,也就只有在这样完美的时刻,你自己一步步的朝前走,这才能够完美的发现这里面的一定事情不是吗?所谓的手段和你自己的那种现实意义,也就只有真正走到了现在这样的层次和你自己一定要做好准备的手段之下,这完美的呈现才算是你自己所需要的,也都乃是你自己所必须要去拥有的,在那样的时候这本身的很多定义还能够如何?是否,在最后的时间段之中你所想好的一切,也都还是会一点点的呈现在你自己的面前,谁的心中知道,这本身的态度,朝前走去的时候那样的感觉,也都将会一点点的彻底弥漫出来,而在那样的时候,你自己的心态还会出现丝毫的那种改变吗?

    是会有的,也就乃是因为这样的那种感觉和你自己自身的那种心态,才会一点点的完美局限,也就只有在这样的那种态度之中,彻底的弥漫到你自己面前的那种时候,这本身的感觉和你自己的定义,才会彻底的表现的很是夸张,甚至于可以说乃是淋漓尽致来形容不是吗?

    所谓的意义,在这样的时候,似乎都已经变得完全不重要了,当然了,这种感觉给你的那种思维模式是不是还能够在发展到最后的极限,这所谓的那种定义和你自己的内心,到了那样一刻真正的定义之下,这你自己所给你自己的感觉,又将会给你一个如何的那种思维模式呢?

    好吧,现实,一旦完全的被剖析的话,这一定的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持续下去的手段,是不是还能够有那样的能力,一定意义上的那种无奈和思维模式,这样的时候给你自己自身的感觉又将会乃是什么,谁的心中都不能够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心里和思维定式,这样的那种无奈和无端之中,这本身的很多感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态度甚至于一定的形式,只有你自己完全感觉出来了,这本身的很多那种强横的心思,也都才会完美的涌现不是吗?

    也就乃是因为这一点,你自己是不是还能够在一步步的局限在这里面,这就成了无数人的心中想要弄明白,但是却有些不得而知的啊,那样的感觉,这本质上的很多无奈和无端的猜测,只有到了你自己所必须要承受的那样极限了,这多少的现实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动容的那样感觉,才算是彻底的弥漫在你自己的心中,彻底的给你一个很是无端的猜测和那种冒险啊。

    多少年后,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依旧还是会浮现在你自己的面前呢?

    所谓的手段,一定的考验,这乃是必须要有的,所谓真正意义上需要给你的那种感觉,加上这一定的现实和意义,一旦,这些现实和你自己本身所需要创造的那种定义开始一点点的被磨平了,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无端的猜测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去承受的结果,是不是还能在一步步的给你一个很是明确的那种答案呢?

    谁的心中都不想要在继续去放弃,但是这本身的很多痕迹和那种手段,却不是你自己一句简单的坚持,这就可以完美的浮现在你自己面前的,那样的时候,这多少的定义还能够在继续持续,或许也就只有你自己的心中才开始完美的知道吧?

    想要弄清楚弄明白这里面的每一件事情,这本身的很多现实是不是会被你自己所理解,这一定的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态度和事实,还会给你一个很是权衡的那种选择?

    别开玩笑了,有些东西的确乃是你自己所需要看到的,但是有些东西却不是你自己想要看到就能够将这一切都给明确的啊。

    在多少权衡之中,这本身的态度和你自己所不需要去想的手段之中,一旦完全爆发出来那样的恐怖光芒,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会归功于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定义和一定的权衡,这种手段,你自己的内心,又将会给你一个如何的那种停顿?你自己是不是为还能够按照你自己素偶像的那一切,一步步的走到最后呢?换成是谁,到了现在这样的定义之下,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思维模式,才会完全的被一点点的理解,那样的感觉,是否还能偶按照你自己的局限,一点点的完美释放出来,这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敢保证的事实,你自己一样也都很难敢去保证啊。

    也就乃是如此的那种心态,在最后的定义之下,你自己是否还能够在给你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环境和区间,这才乃是你很难在给你自己一个保证的事情,有些意义,有些现实,走到了现在这样的态度,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思维模式和你自己所无端猜测,也都必须要做好准备的那种东西,给你的定义又将会有什么样的那种感觉,一旦,这些感觉都已经完美的浮现了,你自己还是不是可以一步步的走到最后,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保证的事实,也就只有你自己敢去完全的相信这其中的那种道理了啊。

    多少无端的猜测,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无奈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那种定义,是否,还会给你一个很是坚强的实力区间,多少的环境和你自己的那种无端猜测,可都将会乃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容忍的事情了,那样的感觉,分明,就将会给你一个很是难堪的那种代表道理啊。

    “鲜血的味道?而且还是极其浓郁鲜血的味道?”感受到这样的那种感觉之后,徐衍第一时间就开始有了一丝那种沉思,和那显然,到了现在这样的那种地步,自己到底还能够在去做什么,这本身就已经很是经过考验了,但是现实意义要是就连最后的那样一点思索都不敢保证的话,这本身的很多现实也都将会独木难支,这样的感觉之中,这本身的能力和态度,一旦完全完美的释放出来,这多少的意义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再去动容的那种现实手段,是否还能够在给你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状况和说法呢?

    换成是谁,都不敢保证,这一切的一切当开始完全完美浮现的时候,一旦手段开始一点点的涌现和你自己所必须要经历一定的后果之后,你自己对你自己未来的打算将会乃是什么?

    换句话说,你自己就算是真的觉得你自己有一定的能力,在那样的手段之中甚至于可以牵着别人的鼻子走,这本身就真的乃是你自己所需要看到,也都必须要去权衡的事实吗?很显然吗,这些定义,你自己所必须要承受的那样感觉,一旦,完全意义上的是方便到你自己的面前了,这里面的手段也好,能力也好,是不是真的还能够在继续这样的持续下去,你自己是不是还能够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定义,这些,都乃是现实都很难在出现在你自己面前的,那样的手段,这本身的很多事实,又将会给你一个如何的那种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好的按种思维模式呢?

    不管怎么样,这爱做出来的那种事情,在这样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深深的刻在你自己的脑海之中了,这本身本质上就都啊你是你自己所不愿意去区分的,而在这样的定义之下,你是否还会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条件,所谓的意义和一定的权衡,走到了最后这一定的定义又将会乃是什么,感觉不一样,手段不一样,这本身的内部条件,自然也都乃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旦这些事实开始完全的弥漫到你自己的身边了,这本身的条件,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去印证的一些手段和那种利益方式,也都将会乃是完全不同的好不好?

    这个时候的徐衍,到也都没有多少那样小心翼翼的感觉,只有真正等到这些东西都开始完全的释放出来了,这本身的很多定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承受的一些那种现实,才会完美的浮现,彻底的表现在你自己自身的面前不给你一定的改变啊。

    也就只有在这样的态度之下,你自己是不是还能够在给你自己一个很是准确的那种表达手段,这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这本身的很多那种态度和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定义的一些手段和那种无奈,一旦,这一切的一切都真正意义上的展现在你自己面前了,所谓的结果,是不是还是你自己所可以定义ID吗,这些,可都乃是你自己所不能够在去想明白的现实意义了好不好?

    有些手段,加上你自己所无奈无端的那种态度,一旦,这些意义都开始慢慢浮现,你自己本身的那种内部条件,也都开始创造了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奇迹,这本身的意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做哈吉的按种定义和手段,是不是还能够在继续这样的下去呢?

    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去保证的事实,在你自己的心中,这真的就可以完全完美的保证吗?说实话就是,这还真就不定就是一件很有可能的事情不是吗?

    真正意义上,有些那样的无端揣测和那种现实意义,一旦完全完美的浮现了,这本质上的很多事情和你自己所必须要处理的现实,可就都啊你是你自己本身很难在给你一个很是准确那样定义的事情了啊。

    小心翼翼也好,还是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也罢,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对你自己的那种定义开始完全的彻底表露出来,这本身的很多意义和你自己所必须要承受的那样手段,才会完全完美的浮现在你自己的面前啊,那样的感觉,这本身的定义,是不是为还能够在给你一个很是重要的那样思维呢?

    或许,在那样的时候这些都已经开始渐渐变得不重要了,但是,这样的那种定义之下,你自己是不是还能够在给你自己提供一个很是无奈的那种揣测,这些,可也都将会变得十分之重要,彻底的断送你自己不少那般前程的事情啊。

    好在,现在这样的时候,似乎还没有人会发现到这里,这算是现在徐衍自己觉得唯一很好的事情,当然了,这样的现实和你自己所定义的那种手段,一旦真正意义上的上的被剖析,你自己是不是真的还能够保证自己不暴露,这些,可就都乃是你自己所不知道,也都不敢知道的事情了好不好?

    有些东西和那种现实,可不是你自己一两句话,这本身的意义都已经被你弄的浮现出来之后,这本身本质上的感觉就都会给你一个很是准确区间的啊。

    你自己所需要摆正的心态,必须要做好一切应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