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天,开始落雪了。

    此时,大殿里,三清肃穆,四人围坐炉前,手里捧着热茶汤,一阵默然。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吴宁第一次自己做在暖房里,外面还有一大堆人守着,更是第一次和太平这个级别的人物对坐饮茶。

    但是,也只是奇妙罢了。

    太平也觉得很奇妙,她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会坐在这儿,而且还坐的这么坦然。

    终于,肖道人终于打破了沉默,对吴宁道:“知道为什么叫你进来吗?”

    吴宁摇头:“不知道。”

    自打肖老道对太平说他能帮上忙开始,吴宁在心里已经飞快地把整件事儿过了一遍。

    可是,他实在想不出来,自己这个地位能帮上太平什么忙。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四伯吴长路的升迁。

    但这也不太可能,四伯虽然是升了职,可他那个级别,还是和太平公主差太远了。

    所以只能坦言,不知道!

    肖老道闻之一笑,“少见!这天下间还有你吴九郎不知道、猜不透的事情,当真是少见。”

    喂!!

    吴宁心说,过分了啊!夸我,还是骂我?没这么昧着良心夸人的啊!

    可是这句话,还真就让太平心头一颤。深深地看着了吴宁一眼,“原来小郎君还是博学之人。”

    “他哪里是博学,离博学差远了!”肖道人一阵揶揄。

    点了点额头,“但脑子异于常人倒是真的!”

    “今日就要借你的脑子一用。”

    “借我脑子?”吴宁一时没忍住,“你是要二两,还是半斤?”

    肖老道:“”

    孟苍生:“”

    太平:“”

    好吧,这个笑话不好笑吗?

    咳咳!!

    清了清嗓子,“仙长有什么用得着的,但请直言。”

    肖老道没回他,而是深吸口气,诚然对太平道:“时辰不多,师侄也就省了客套吧!”

    直言道:“当年你师父仙去之时,曾有遗书与我。众多弟子之中,最不放心的就是公主殿下,嘱咐我多多照看。”

    太平闻言,神情一暗,黯然道:“太平惭愧,无道根却假身道门,结师缘却未尽弟子之孝,还要劳烦先师挂心。”

    “不提这些!”肖道人一摆手,“师兄一生重情重义,既是他的机缘,也是他的心障。”

    直言道:“你此来所请,我已经猜到了。可是,对于朝堂暗争,实非我所专长。”

    “这一点”肖老道苦笑道,“你师叔我还不如徒弟。”

    孟苍生一听提到了他,下意识推诿:“我也不行,我看得透,但是解不开啊。”

    一指吴宁,“我还不如他。”

    太平:“”

    肖老道看着吴宁也道:“确实不如他。”

    得,原来是这么个用法。

    心有无奈,特么的丑舅你们没事儿就调教我这些有的没的,就为了干这个是吧?

    无意间又扫了眼太平,吴宁不淡定了,你那写满不信任的小眼神儿是什么鬼?

    来,让你见识见识!

    有点较劲,吴宁也不绷着了,看着太平公主道:“朝堂之事小子也是粗知浅见,公主殿下有何难处尽管说来,小子尽力而为。”

    太平:“”

    太平有点无语,早就听说她这个师叔有点不着调,但是没想到这么不着调。

    随便找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就说能帮她开解,换了谁都得生疑吧?

    低头犹豫,对面的吴宁可是有点等不了了。

    “说吧,公主有何疑难?”

    “这”太平没办法,“却是一难题。”

    “什么难题?”

    “自保!”

    “自保!?”

    这回轮到吴宁傻眼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威风八面的太平公主要自保?这特么说出去谁信?

    “对,自保!”

    事到如今,太平公主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毕竟来找肖道人问计,本身就是无奈之举。

    把自身困境一一道来。

    吴宁听罢,能不能解这个困先不说,怎么突然就生出一股怜悯之心呢?

    那个历史之中的太平,和自己眼见的,真真实实的这个太平,有点不太一样。

    其实,挺可怜的。

    ————————

    简单来说,就是威风八面的太平公主现在面对一个两难的选择:

    要么,和李氏皇族一起,随着武老太太的登基坠入万劫不复之渊;

    要么,就是服从武老太太给她选定的道路,改嫁武承嗣。

    可是,这两条路太平都不想选,于是就来找肖老道这个师叔问计了。

    说白了,太平公主第一段婚姻是她自己选的,那时高宗李治还在,对这个最小的女儿百依百顺,宠爱非常,自然要选一个太平喜欢的驸马。

    而太平公主与薛绍也确实算是恩爱,在整个婚姻之中也是安分守己,并没有后世传说的那般诸多罪恶。

    但是,李治一死,随武老太太权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的生活也彻底改变了。

    后世人说,武则天看不上薛绍,才借着李忠谋反的机会把薛绍除掉,想为太平换一个丈夫。

    事实上,吴宁直到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那老太太心狠手辣的,什么事儿干不出来?看谁不顺眼,自然是除掉。

    可是,听了太平公主的诉说,吴宁才知道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武老太太确实心狠手辣,确实是下手除了薛绍,可她也不是没有理由,而且理由很充分。

    她要保自己最喜爱的女儿,也就是太平。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关于权利,关于亲情,绝难两全的故事。

    武老太太一步一步走来,终于要登临绝顶,坐拥天下了,大唐马上就是她的了。

    可是,这一路,她得到了多少,也将失去多少。

    为了抗衡关陇集团,她就必须用酷吏政治,因而失了美名。

    为了登基,为了登基之后的政权稳固,她也必须扶植武氏亲信。

    可是,武氏的崛起,必然会与李氏皇族形成对立,相互之间也必然有你死我活的搏命之争。

    而这其中牵连到太平的,就是那场李忠叛乱。

    李忠叛乱与薛绍没关系,可是与薛绍的兄长薛顗却脱不开关系。

    事后,武承嗣、武三思等武姓贵族借机清洗皇族,一方面是为武则天铺路,另一方面也把李武对立体现得淋漓尽致。

    可太平毕竟姓李,就算武老太太再宠爱,也有力有不殆的时候,更有她的权力也无力挽救的时候。

    这是她自己为了权力种下的祸根,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局面。

    任由发展,最后的结果,太平很可能同李氏皇族一起,被武家消灭。

    可是,武老太太又不想太平的一生不太平,怎么办呢?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只能是杀了女婿保女儿。

    当然,杀女婿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给太平找一个新的女婿。

    这个女婿还必须是武家的人,这样她的女儿就可以逃脱这场权力与亲情的风暴了。

    吴宁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太平讲述她的为难;

    听她平静又不平静地说着自己的丈夫怎么被饿死狱中;

    听她说武则天对她那种哭不得,也笑不得的母爱;

    听她

    淡然中流露出来的悲戚。

    吴宁突然在想:

    这个可怜的、受人摆布的女人,变成未来那个样子,似乎也是有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