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收苞谷

    第十八章收苞谷

    视频制作软件操作很不熟练,弄完这些都到晚饭的时间了。

    吃饭的时候老爸说道:“明天该收苞谷了,上午我跟你老妈先到去山边地里去,中午你给我们送饭过来,成不?”

    李君阁道:“那怎么成,我也算个壮劳力,明天上午我跟你去,让妈送饭就行。”

    老爸说道:“那成,那素芬你待会去后山挖点厘竹笋,明天给我们搞个苦笋酸菜汤,日头下面晒一天,得弄点清热败火的。”

    李君阁这才想起厘竹丛都已经给自己收进空间里了,赶忙说道:“我去我去,待会老妈洗碗,我去后山把苦笋挖回来。”

    吃过饭,李君阁便来到后山,偷偷将一丛厘竹从空间里移回到了地里,看着跟原来的差不多,不过比原来苍翠挺拔很多,显得非常精神。

    “只能这样了,希望他们看不出来。”李君阁看着竹丛自言自语。

    对着一根竹子就是一刀,跟在空间里试刀时一样,没能一刀劈断。

    “竹子果真变硬了,不知道竹笋是不是也变硬了。”李君阁又对着一根竹笋砍去。

    竹笋应声而断。

    “还好还好,竹笋还是老样子,看来要长到一定程度才会变硬。嗯?什么味道?”

    李君阁发现气味来自竹笋断口处,那是一股清幽的香气。

    掰了一块放进嘴里咀嚼,鲜甜中带着一丝清凉的苦味。

    “嗯,看来我的味觉跟嗅觉也变敏感了。”李君阁认为这是空间灵泉将自己身体改造后的结果。

    看来以后要偷偷搞点灵泉水出来,不时给家里人喝点。

    兴高采烈的挖了一篮子苦竹笋回家,拿到厨房给老妈看:“妈,你看够不,不够我再去砍点。”

    老妈结果来一看说够了,又拿起一根闻了闻根部切口断面,疑惑地道:“今年的苦竹笋怎么这么香?”

    李君阁瀑布汗,原来不是全是自己味觉跟嗅觉也变敏感了,而是竹笋自身品质提升的关系。

    这时老爸也进来了,说道:“我闻着味道就进来了,什么这么好闻呢?”

    老妈对老爸说:“诺,你闻闻这个。”说完将手里的苦笋递给他。

    老爸接过来一闻,说道:“嗯,就是它传出来的,真香。那明天干脆弄两个菜,一个苦笋酸菜汤,一个溜肉片。”

    收拾完毕,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

    到了晚上十点,李君阁溜回自己屋子里,从灵泉的竹筏上去过闹钟一看,果然,灵泉里的时间跟小岛上是一样的,也是一天当一年。

    ……

    次日一早起来,李君阁又想起一件事,跑到桂圆树下鸡圈那里,往水槽里倒了一大杯空间灵泉水进去,想看看鸡喝了空间泉水后的反应。

    鸡群一拥而上,咯咯哒哒的抢水喝。那劲头就像是渴了几天似的。

    “喝吧喝吧,晚上回来再来看你们。”

    看了看日头,觉得会有些毒辣,于是回屋翻出一件老布衬衫,穿上后扣紧袖口,又换上一条长裤,将裤脚揣进袜子里,拿了一顶大草帽扣在脑袋上,到处找镰刀。

    老爸在堂屋里喝稀饭,对他说道:“慌啥,东西都收拾好了,就在门外大车上呢。赶紧来吃饭,别光喝稀的,今天累着呢。”

    李君阁就着稀饭啃了两个馒头,又拿了一个大壶装了一壶水跨身上,老爸这才领着他出门。

    敞坝里放着一辆大车,车上放着两个箩筐,一堆捆好的麻袋,还有砍刀,铲子,麻绳等家伙。

    李君阁拉着大车往跟在老爸后面,往自家地里走。

    玉米地在村外,两人在路上遇到不少乡亲,有几家也拉着大车,看样子都是去收玉米的。

    看到两人,都打招呼。

    村民王焕邦跟儿子王宏光也在往地里走,两家地相近,于是同路。

    李君阁给两人散烟,一边招呼:“焕邦叔,宏光哥。”

    王宏光也拉着车,把烟接过来,对李君阁道:“哟,皮娃啥时候回来的啊?咋刚回来就上辕啊?”

    拉辕的是牲口,这是王宏光在拐着弯子跟李君阁开玩笑。

    李君阁笑道:“哈哈,宏光哥你还不是一样,这是被焕邦叔叫回来的吧?”

    王宏光说道:“嗨,我在县城里还不是干力气活,倒是你在大城市呆了好几年,怕是农活都不会干了吧?”

    李君阁把脚抬起来笑道:“开玩笑,看我这身行头,还是正宗乡下把式。”

    王宏光笑道:“就是白了些,小心晒脱皮,我家有訇子油,晚上来我家拿。”

    訇子就是果子狸,它的油对烫伤晒伤等皮肤伤害有特效。

    两人有说有笑往前走,看得后面俩爹直皱眉。

    王焕邦把儿子叫住:“干啥呢!停下来,你们俩车并着拉像话嘛?把路都给断了。”

    王宏光停下来把车交给他爹拉,说道:“哎哟见到皮娃一高兴把这茬给忘了,来,老汉儿你先拉一会,我跟皮娃聊聊。”

    换了位置,王焕邦拉着车跟李思齐在前头走着。李君阁跟王宏光两人一车走在后面,这才把小路空出一半来。

    到了地头两家分开,撂下大车,父子俩在腰间系了一根麻绳,卡了几个麻布袋子在腰间,背上大稀眼背篓,一人拿一把砍刀下到地里。

    玉米杆子已经开始发黄了,壳子跟须子都开始枯了,预示着里面的棒子已经完全成熟了。

    收苞谷,收谷子,都是苦活,玉米叶子扫脸,稻谷茬子戳胯。

    苞谷叶子带着锯齿,跟玉米须子苞谷壳子扫在脸上脖子上,会拉出一道道细小的口子,太阳出来汗一流,又痛又痒,那滋味不好受。

    李君阁下到地里,开始掰玉米,掰不下来的就从柄上给一刀,然后甩手丢到背后的背篓里,掰完一排,从腰间抽出一条麻袋,将背篓里的玉米倒入麻袋中,然后弯腰将这排掰完的玉米杆砍倒。

    父子俩就这样一排排收着玉米,都不吭声,埋着头狠干。

    中间李思齐歇了几趟,李君阁现在身体好得不要不要的,一直就没停手。

    转眼到了中午,石素芬送饭来了。

    一大盆苦笋酸菜汤,一盘苦笋泡椒溜肉片,加上午就蒸好的馒头。

    见到老妈来了,李君阁这才收手,招呼老爹一起到地头吃饭。

    老妈看着玉米地说道:“哟,你们俩这一上午没少干啊。”

    老爸舀了一大碗苦笋酸菜汤递给李君阁,一边对自家媳妇说道:“皮娃干得多,我这老胳膊老腰不行了,他一上午就没歇手。”

    李君阁在老妈带来的水桶里洗手洗脸,去掉一上午的油汗,头脸脖子才舒服了一点,笑道:“我这是想着早收工早解脱,这个罪可不好受。”

    说完又道:“今年苞谷种得不多啊,我看着一天就能收完啊。”

    老爸说道:“现在种子好,一棵玉米结的多,再说现在又不交公粮,还有桂圆荔枝打底,种那么多苞谷干啥,够一家人吃,然后养猪养鸡够用就成了。”

    李君阁笑道:“那就好,农活累人,你们现在年纪也大了,以后我们就少弄点,其它地包给别人种。”

    老爸老妈哈哈大笑说道:“你这是老黄历了,山上的梯田都荒了几年了,就是大家嫌上山下山的太麻烦,现在你们这辈都出去打工去了,送人都没人种,还包出去呢。”

    李君阁一想还真是这样,也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老爸说道:“回来受下罪也要得,才知道城里好。”

    李君阁说道:“哎哟老爸啊,老话说的‘条条蛇儿都咬人’,大城市也不是那么好呆的,我就觉得村里好,让我天天种地都愿意。”

    老妈笑道:“种地容易收地难,你咋光说那头不说这头呢?”

    李君阁喝了一口汤,赞道:“这汤真好喝啊。”

    又夹了一筷子苦笋肉片放进嘴里咀嚼一下,说道:“嗯嗯,这肉片也不错,老妈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老爸也捞了两筷子,连说不错。

    老妈笑道:“我觉得今年的苦竹笋特别香,比往年的都要好吃。”

    李君阁猜测这可能是灵泉的功劳。

    三人说笑了一阵,石素芬便收拾东西回去了,留下父子俩接着干。

    一直干到日头偏西了,还剩下靠山一片没收完。

    老爸说他先推一车苞谷回去。再回来推第二车,争取今天把这片地全部收完。

    这时王焕邦跟王宏光两人也收工了,推着车过来,见李君阁家的地都快收完了,赞道:“你们搞得真快!这是准备一天收完啊。我们明天还得来。”

    李思齐又把儿子夸了一番,说道:“主要都是幺娃干的,我现在干不过他喽。”

    王宏光对还在地里下力的李君阁喊道:“皮娃这活干得漂亮!王婆婆晓得今天就要来踩你家门槛!”

    王婆婆是村里的媒婆,这是取笑李君阁的农活拿得出手,会招姑娘喜欢。

    李君阁哈哈大笑喊回去:“要得!就照着嫂子那个样子找!给我生个小刚那样的幺儿!”

    王小刚是王宏光的儿子,乡下人常常这样互相开玩笑。

    王宏光笑骂了一声,跟王焕邦一起帮着李思齐装了满满一车玉米,三人推着玉米往家回,留李君阁一个人继续。

    李君阁看着三人远去,埋头继续干活。

    太阳快落山了,山边的阴影越来越浓,黑暗开始从山腰开始蔓延下来。

    天空一片红霞,给玉米地披上了一层金光,气温也降到了让人舒服的程度。

    李君阁加快了速度,准备在天黑前把活干完。

    正埋头吭哧吭哧的干着,突然前方也出现一阵吭哧吭哧的声音,李君阁干得入神,一开始还没有留意,直到声音都快到耳边了才抬起头来。 哈哈哈。今天尝试了一下语音输入法。还真挺方便的,如果是要在周末做更新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工具。今天用嘴巴撸了两张,不过就是因为普通话太不标准错误太多,还得改。靠!是用嘴吧录了两张,录了两张。两张。算了手打!嘴巴,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