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高手寂寞

    晚饭后,凌然一个人来到学校停尸房后的旧防空洞。

    防空洞是早年间留下的,做过一段时间的临时医院,又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临时停尸房,后来建了新的医学楼,才重新变成了无人关注的角落,就连谈恋爱的狗,都嫌此处的味道难闻。

    凌然倒是没什么所谓。

    医学生刚开始解剖尸体的时候,恶心的要死。练上两年,就可以拿着指骨练转笔了。

    当然,没事的时候,也没人来停尸房遛弯,尤其是傍晚时分。

    凌然站在安静的防空洞中央,心想,领袖级的变形金刚也就七八米高,最多十几米,空间应该是够了。

    不过,如果系统给的变形金刚太大了怎么办?

    凌然一边想,一边手脑并用的点开了视线右上角的“新手大礼包”。

    “‘大师级对接缝合法’获得!”

    平静的声音,在凌然的脑海中响起。

    此时,凌然再回想“对接缝合法”的时候,却是想到了无数的细节。

    两针间的距离,缝合时的力度,缝线的选择,打结的几种方式……

    “不过,就一个缝合法,还是对接缝合法一种,也太吝啬了吧。”凌然声音很小的自言自语。

    “对接缝合法包括单纯间断缝合法,单纯连续缝合法,表皮下缝合法,压挤缝合法,十字缝合法和连续锁边缝合法,共计六种。”系统的解释,很有些机械。

    凌然不是特满意的道:“种类再多也就是一个缝合法而已,内翻缝合和张力缝合都要另学,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变形金刚?”

    这一次,系统反应的有些慢,过了会儿,才回答:“不能。”

    “为啥?”

    “医疗系统传授医术,没有变形金刚。”

    凌然撇撇嘴,心想,最起码,这系统背后不像是坐了一个人。

    如果是人的话,面对能不能给一个变形金刚的问题,多数会说“你要变形金刚做什么”吧。

    “大师级是什么意思?”凌然再问。

    系统声音毫无变化:“技术分级自低到高为入门、专精、大师和完美,大师是其中第三级。”

    “等于说,你的新手大礼包,就是这么虚泡泡的缝合法?”

    “是的。”

    “只有缝合法?”

    “是的。”

    “没有变形金刚?”

    “是的。”

    凌然皱皱眉,心想,如果不是装的话,这傻系统多半通不过图灵测试吧(判断谈话对象是人还是机器的测试)。

    他刚才的几个问题,正是经典的图灵测试题。

    同样的问题,遇到正常人,即使不被骂,多数也会说些“我已经说过了”之类的话。

    只有机械化的程式,才会按部就班的回答“是的。”

    不过,这货如果是装的呢?

    凌然摇摇头,就他手头上的资源,还真没什么办法。就算做一轮完整的图灵测试,也会遇到一样的疑惑。

    “好吧,就是白瞎了这么好的防空洞。”凌然仰头望天,对没有将防空洞利用起来,很是遗憾。

    回到宿舍,舍友们都吃过饭回来了,却是一个两个的都举着手机,或者自拍,或者互相拍照。

    “凌然,赶紧来领你的白大褂,库房里新提的,褶子有点多,你拿去306熨吧。”

    陈万豪第一个看到凌然,叮嘱了两句,就举起了手机。

    “我说,你们这是……有必要吗?”凌然望着一房间身着白大褂的医学生,满脸无奈。

    “明天就去医院实习了,你不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学校发的白大褂都压皱了,不熨怎么穿?”陈万豪说话的时间,就摆了个45度望天式,咔嚓一声,摁下了拍摄键。

    “听诊器呢?”凌然指指陈万豪挂在脖子上的红色听诊器。

    陈万豪嘿嘿一笑,道:“自己买的,3M的,听的可清楚了,要不要试试?”

    “医院的听诊器满足不了你?”

    “实习生只给发了白大褂,没有听诊器。”

    “那你有没有想过,学校为啥不给实习生发听诊器?”凌然同情的看一眼陈万豪:“听诊器很贵吧。”

    陈万豪愣了片刻,萧索的取下听诊器:“五次足浴白瞎了。红色的还贵一次。”

    “都给你说了,听诊器卵用没有,实习生最需要的是手套。”说话的王壮勇,伸出两只戴着白手套的手,还骚包的不停抖动。

    凌然不愿意看下去了,低头从抽屉里取出一根香蕉。

    王壮勇啧啧两声:“哇,你这个有点大啊。”

    凌然当着王壮勇的面,默默地用手术刀划破香蕉皮。

    王壮勇不忍的挪开视线,道:“凌然,你的缝合练的可以了,不用临阵磨枪了。”

    “我今天状态好。”凌然说着瞎话,打亮台灯,又从抽屉里掏出一盒强生爱惜康的70厘米缝线。

    此款两个0的缝线,摩擦力相对较大,很容易造成牵拉,属于较难控制的型号,也是许多外国医学院推荐的练习材料。唯一问题是成本相较国产货要贵一些,日积月累的做训练,是很多学生舍不得用不起的。

    好在凌然家里开的是诊所,小有积蓄,又理解医学生的开销,勉强能供得上他的开销。

    凌然左手持镊,右手控制好针钳,针头落在香蕉表皮的一瞬间,脑海中就跃出了无数的信息,并不需要特别考虑,手腕一旋,针就穿了过去,顺畅无比。

    进针,穿出,打结……

    凌然平日里,就练出了不错的缝合手法,这也是他对所谓的‘大师级对接缝合法’不太稀罕的原因。

    但是,此时上了手,凌然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以前需要集中精力,才能注意到的细节,如今根本是下意识的就完成了。

    整个缝合过程,香蕉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被进针和出针牵扯到,自首至尾对齐的像是原装版似的。

    两针的间距完全相等,如同用尺子量了一样,打结更是漂亮整洁的像工业扎花……

    准确的方向,精确的力度,娴熟的判断,恰到好处的穿刺深度和弧度,均匀稳定的手法……尽管只是简简单单的缝合术,但在认真的练习后,才知道一点都不简单。

    “我了个去,你缝的这么快?”王壮勇突然从凌然背后窜出来,一把抓起缝好的硕大香蕉,像是欣赏艺术品似的,将它举到了自己鼻子前面,仔细打量。

    凌然突然泛起高手寂寞的情绪:我做了那么多事,你就注意到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