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伪君子与真魔女

    古朴精致的藤蔓花纹绕在十字剑柄上,宽大的剑身闪着凌厉的寒光,静静的放置在架子上便是有种厚重的历史感!

    毫无疑问这不是艺术品,而是致命的武器,束之高阁也夺不它一丝一毫的风采!

    “喜欢它么?”

    身后突然有人说道,冷君凌一回身,才是发现多威爵士就站在自己的身后!棕红色的金丝绒睡衣松垮垮的系在身上,脚踩着毛茸茸的软底儿拖鞋,年近五十的多爵笑容和蔼被背双手站在那儿,高高的啤酒肚让他一眼看去就像个毛茸茸的袋鼠!

    冷君凌眨了眨蓝色的大眼睛,看着多威爵士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便是点了点头!

    “这是我年轻时候的武器,成人礼的时候父亲送给我的!”多威爵士看向那把大剑眼中满是深情,仿佛看的不是一件武器而是自己深爱的情人,语气中更多的也是追忆!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现在我可是拿不动这么重的剑!”调皮的向着冷君凌眨了眨眼睛,又用手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这副滑稽的模样让冷君凌噗呲一声一下子就是笑了出来!

    “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看到那剑柄上的花体字,冷君凌便是问道!

    “反抗,反抗,直到绵羊变雄狮!”多威爵士语气顿时严肃:“知道什么意思么?”

    冷君凌摇了摇头!

    “哦,我的孩子,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多威爵士笑了起来,伸手擦掉冷君凌脸上的灰烬,又在她头上拍了拍!

    “可我现在想知道!”冷君凌并没有放弃,抬头认真的看着多威爵士,眼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你知道,有些事情是需要你长大之后才能理解的!”多威爵士轻轻蹲了下来,用手握住冷君凌的肩膀注视着面前这个孩子晶亮的眸子!

    冷君凌轻轻笑了起来,她并不是真正的孩子,这句话听起来有典故却并不难理解,而此时她心中也是很高兴,因为她似乎找到了以后要走的路!

    所以冷君凌认真的与多威爵士对视:“我能摸摸它么?”

    “当然可以!”多威爵士眨了眨眼睛,起身一把便是把重剑从架子上拿了下来,之后半蹲下来递到冷君凌面前,冷君凌便是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冰冷的剑身!

    冰冷的剑身却让冷君凌心中火热了起来,妮维雅想要改变命运不再被欺凌,也许当个剑士是个不错的选择!

    15世纪的英格兰还没有热武器的出现,剑术依然是最主流的攻击方式,虽然并没有女剑士,但是冷君凌却并不打算放弃这个念头!

    也许是冷君凌眼中对这把重剑的渴望吸引了多威爵士,冷君凌依依不舍的收回手,多威爵士却是把剑往前一递,不用多说,意思已经很明显!

    冷君凌心下一喜,立刻伸出手握住剑柄,可惜此时她的肉身实在是太小了,那把重剑立起来居然和冷君凌的身高持平,恐怖的重量差点压弯她的脊背,冷君凌死死的站稳脚跟才是费力的扶住了剑柄!

    被面前的小豆丁滑稽的模样逗的哈哈大笑,多威爵士终于在冷君凌力竭之前便是把巨剑收了回来!

    “亲爱的,就像我说的,你还太小了,它并不适合你!”多威爵士摇摇头,认真的说道!

    “我会长大的,会像我哥哥那样强壮,到时候我一定可以拿起它!”冷君凌一阵挫败,对着自己如今的身体更是嫌弃了,可是面对多威爵士的否定依然不肯低头!

    “倔强的小鬼!”多威爵士撇了撇嘴,犹豫了一会儿才是起身,走向房间的那高高的书架,打开最上面的一个木匣便是抽出了一把木剑递给冷君凌!

    “试试这个!”

    冷君凌伸手接过,入手却是猛地一沉,也不知道这木剑是什么木材,看似普通入手却极沉,但是相比起那把十字重剑的恐怖重量却是要轻上好多!

    单手肯定支撑不起木剑的重量,双手握住冷君凌便是做了几个劈砍的动作,此时小豆丁一本正经的挥舞着木剑,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搞笑可爱,立刻便是逗得多威爵士大笑了起来!

    不过几息后见着冷君凌脚下稳健,多威爵士倒是有些意外,一般的孩子没有接触过武器,刚拿到手重心不稳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此时冷君凌却能本能的调节周身的重心,让多威爵士便是眼前一亮!

    “嘿,小家伙,想学剑术么?“要”声音清脆响亮冷君凌立刻回到,丝毫没有平时的沉闷软糯!

    “哦,看来我们冬天有“早上您不应该喝酒的父亲!”多威爵士语气欢快起来,脸上的络腮胡子一翘一翘的,宽厚温暖的手掌揉着冷君凌的脑袋安娜夫人走过来抢走了多威爵士手中的酒瓶,面容严肃明显很是不满!”多威爵士语气欢快起来,脸上的络腮胡子一翘一翘的,宽厚温暖的手掌揉着冷君凌的脑袋,眼中便满是希翼!

    “哦,看来我们冬天有“早上您不应该喝酒的父亲!”安娜夫人走过来抢走了多威爵士手中的酒瓶,面容严肃明显很是不满!

    “我的孩子,我这是因为高兴,不愧是海涅辛的女儿,我们的小丫头还是个小狮子呢!”

    “父亲,她现在只是个五岁的孩子,事可做了!”多威爵士双手叉腰看着冷君凌,很是满意的把木剑挂在了冷君凌的腰带上!

    正在这时早饭做好了,梅尼阿姨便是叫冷君凌去帮忙,冷君凌抱着自己的宝贝木剑颠颠儿的向着厨房跑去,多威爵士便是随手拿起自酿的大麦酒灌了一大口!

    “早上您不应该喝酒的父亲!”安娜夫人走过来抢走了多威爵士手中的酒瓶,面容严肃明显很是不满!

    “我的孩子,我这是因为高兴,不愧是海涅辛的女儿,我们的小丫头还是个小狮子呢!”

    “父亲,她现在只是个五岁的孩子,现在练习剑术是不是太早了些!”安娜夫人皱起眉头,想着那孩子瘦瘦小小的身体,对着多威爵士的做法很是不认同!

    “不,安娜,我在她这个年纪已经开始练习剑术了,诺莱特家族没有弱者,她会是超越她父亲的存在!”想起老友,多威爵士眼中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