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迎风烛

    难道说,歪打正着,发现了一名玩家?

    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方义本来的目的是找扮猪吃虎四人组,现在有了这个发现,他的重心立刻转移。

    月光玉价值几何还不清楚,玩家的人头才是实打实的。

    然而继续等待越有半个时辰,依旧没见有人出来。

    这让方义心中起疑。

    没理由啊,发布个任务,为什么这么久还没出来?

    沉吟了下,方义走出阴影,来到老木屋前。

    模仿石武的手法,两长一短的轻敲房门。

    与此同时,身体微微紧绷,一只手藏于身后,从物品空间取出黑语弩机,做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

    黑语弩机无论威力还是性能,都挺让方义满意的。

    唯一的问题是弩箭太少,越用越少。

    除非找到适合的铁匠,适合的铁矿,模仿打造。

    否则根本没办法补充。

    如果使用普通弩箭,那效果直接大打折扣,失去了使用的意义。

    方义暂时也没找到好的材料和铁匠,这事也只能搁置。

    最多是留一只弩箭,方便以后招人打造而已。

    实在没办法……那就只能将黑语弩机给卖了,榨取最后的价值。

    至于现在不使用手枪等现代武器,是因为方义暂时还不想暴露玩家身份。

    假如暗号不对,出了事。

    那杀人的手段和特征也不会太明显。

    咯吱。

    当方义想到这的时候,木门打开了一丝缝隙。

    还是那双明亮的眼睛。

    “生面孔?谁介绍你来的?”

    里面之人看到方义,并不紧张。

    应该是因为那种独特的敲门声发挥了作用。

    不过从对方的话来看,黄昏会吸引新客户似乎靠的是类似担保人方式。

    需要有介绍人才靠谱。

    方义想了想,觉得作为一个新客户,问些初级的问题,应该不会突兀。

    眉头微挑,方义问道:“怎么?没有介绍人不行吗?”

    “哈!没介绍人,谁找得到我们黄昏会的隐匿点?”

    里面之人轻笑了下,笑声还挺好听的,应该是个女孩子。

    “算了,你不想说介绍人也没关系,先进来吧。”

    这么简单的就让人进来?

    虽说对上敲门暗号和找到地点可能有点难度。

    但这警惕心好像也太弱了。

    推开木屋,进入里面,方义总算是看清明亮双眼的主人。

    一身黑衣,只露出双眼,身材凹凸有致,应该是个美女。

    木门关上,方义一边警惕黑衣美女,一边查看屋里的情况。

    房间正中间的木桌上,摆放着五只蜡烛。

    旁边则是扁平的蜡烛残留物。

    切口整齐,不像是自然燃尽的,应该是被人用匕首一刀切断。

    微弱的烛光,将周围照亮。

    屋里的摆设和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就是家具破烂了点,灰尘积了几层厚,完全没有使用痕迹。

    另外屋里角落各处都结有蜘蛛网,一副荒废了的样子。

    略微扫了一眼,方义很快意识到,屋里除了黑衣美女,根本没有其他人在。

    可先前明明就有看到慌张男和石武有进入屋里……

    难道说,这屋里有密道?

    “阁下应该是第一次来找我黄昏会吧?准备下暗杀单还是情报单?”

    “情报单。”

    “好。”

    黑衣美女来到墙壁,摸索片刻,突然往下一按。

    滋滋滋。

    地面石板移动,立刻露出一个往下蔓延的阶梯。

    将桌上其中一只蜡烛交给方义,黑衣美女淡淡地道:“下去直走,见到人,报我名号,会有人接待你。”

    “名号?”

    “听风女。”

    “好。”

    方义看了一眼木桌上剩余的四只蜡烛,原本扁平的蜡烛残留物,变成了三个。

    看来蜡烛代表着进入密道的人数。

    “你们黄昏会今晚只招待七名客人?”

    进入密道前,方义顿了下,突然问道。

    听风女似是有些意外,随即淡淡地道:“不,只准备招待五名客人。”

    “五名?”

    “嗯。”

    两根蜡烛给了慌张男和石武。

    其中慌张男是内部人员,不算做客人。

    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内部人员,或者就是听风女本人需要使用一根。

    总觉得怪怪的,这黄昏会的蜡烛难道还是稀罕物不成?

    仔细查看了一眼,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微微摇头,方义进入密道里面。

    砰。

    身后入口已经关上,一路上也没有任何光亮。

    在这种环境,对于普通人而言,能依靠的,只有手中蜡烛。

    但方义不同,拥有一定夜视能力,因此倒没什么影响。

    密道是一条直线,而且很长,时不时有古怪的吱吱声响起,就好像是石头与石头在进行摩擦移动一般。

    前行半刻钟,密道依旧没有看到头。

    但密道里的风声已经越来越大,常常会出现一股狂风刮来,应该距离出口不远了。

    按理说普通的蜡烛,在那样大风下,早就应该熄灭了。

    但手中的蜡烛却在这种风力下,依旧安然无事,确实有些独到之处。

    只是每当大风吹过,蜡烛会突然燃烧的激烈几分,非常的不耐用。

    等到前方出现光亮的时候,蜡烛也已经接近燃尽。

    “小兄弟,迎风烛都要燃尽了,还不快点过来,不要命了啊?”

    光亮的尽头,站着一个矮小的人影,朝方义直招手。

    方义心中一动,略微加快步伐。

    总算是在蜡烛燃尽前,赶到了那人的面前。

    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矮小健壮的家伙,眼睛极小,给人贼眉鼠眼的感觉。

    方义才刚站定,小眼男就立刻自来熟地说道:“小兄弟,第一次来黄昏会吧?这么玩心跳,我都替捏把汗。”

    “这位兄弟是……”

    “李鼠。”

    “原来是鼠哥,听鼠哥的意思,我刚才非常危险?”

    “那是当然,没有迎风烛,黄昏会的机关陷阱就会立刻发动,密道也会开始合拢,将你辗成肉沫!”

    ……这什么机关技术,太强了吧?

    “这,黄昏会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机关陷阱?”

    “看来小兄弟对黄昏会完全不了解啊,黄昏会创立者本是泉丝国皇室成员,别的不说,机关陷阱的技术,绝对当世一流。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逃到了永周国的边界,扎根下来。

    数百年过去,机关陷阱技术已经流失,但前人的伟大杰作,却保留了下来,至今维持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