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52章 深陷幻阵,沧澜现身!

    在小二的指挥下,白小飞没有再走过曾经走过的路,就这样不知道试了多久之后,白小飞终于穿过了桃花林的外围。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白小飞能清楚地感觉到阵法在自己迈出刚刚那一步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那种感觉,就像有人用锤在在后脑勺上砸了一下一样,想不发现都不行。

    不过,白小飞没想到的是,被“锤”这一下,竟然锤了一个新的天地……

    一片鬼哭狼嚎的天地!

    放眼望去,刚刚的落英缤纷已经成了历史,所有的宁静祥和也跟着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刺骨的冷风,以及那不绝于耳的凄厉叫声。

    仅仅进来不到三分钟,白小飞就已经听到了不下几百种生物的惨叫,而且白小飞能听出来,这些惨叫声都来自临死前的最后时刻,换句话说,这个鬼地方收录了几百种生物惨死的经历……

    不过和刚刚的外层不一样的是,白小飞这次绝对不会像刚才那样在原地转圈了,因为放眼望去,只有一条通向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石板路……

    石板路只有不到五十公分宽,差不多刚好够一个人通过,石板路两边满是上下翻滚着的漆黑色粘稠液体,仅仅看一眼白小飞就知道绝对不能往那上面踩!

    站在石板路起始的地方,白小飞陷入了长久的纠结之中,冰心丹他早就已经吃了,可是毛用都没有,而且因为身处幻境时间过长,白小飞现在的五感基本上已经完全被幻境同化了,说白了,就是这个阵法想让白小飞感受到什么,他就得感受什么。

    想到这里,白小飞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怎么感觉要挂在这里?!”

    脊背上传来的阵阵凉意可不是假的,尤其是白小飞说完,小二还跟着补了一句。

    “的确有可能,那些黑乎乎的东西下面掩盖着的都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小二说着,白小飞的心跟着猛地一滞。

    事实已经验证过了,小二的鼻子的确是不受幻术的影响,那么尸体的事情就是真的,所以,这里真的死过很多人喽?

    但是白小飞有一点想不通,沧澜呆的地方,冷琉璃三人这么熟悉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个杀人的阵法?

    而且如果真的很危险的话,冷琉璃三人不会什么都不和他说的才对吧,他可不信冷琉璃三人会坑他。

    如是想着,白小飞稍稍提起了一丝信心。

    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再次给自己壮了壮胆之后,白小飞试探性地踏上了石板路。

    没反应……

    又迈上去一只脚!

    还是没反应……

    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白小飞鼓足了胆子在石板路上重重地跳了一下!

    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长长地吐了口气,白小飞彻底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迈开脚步朝着前面走了出去。

    就这样,白小飞足足走出将近两百米,一直都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以至于白小飞都觉得这幻阵是不是失效了。

    然而,白小飞的这种想法并没有持续下去,因为趴在他肩头的小黑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心神相同之下,白小飞跟着扭头朝后面看了过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刚刚放下去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后面那两百多米石板路已经不见了,剩下的只有那种翻滚的漆黑色粘稠液体!

    断后路?!

    逼我往前走?!

    你大爷的,小爷我偏不!

    心里想着,白小飞直接唤出了紫鸾,双翼一展猛地朝来的方向飞了过去,但是,这次飞行和之前的感觉大相径庭,白小飞离地还不到两米,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便跟着落到了他身上,而且这个力量还在随着高度的升高而增大!

    眼看着就要被按到那漆黑的粘稠液体中,白小飞一个瞬移回到了石板路上,也是在他重新落地的瞬间,那股巨大的压力也随之消失不见。

    白小飞知道,这股压力其实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幻阵的效果,但是光知道没有任何用处,因为白小飞已经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五感了,所以,就算那是假的,白小飞也挣脱不了。

    而且两百多米的距离,白小飞现在的瞬移也够不到那么远。

    无可奈何之下,白小飞跟着转过头来。

    这么说的话,就只有一个选择了呗!

    深深地吸了口气,白小飞发动了化灵术,紫鸾融入身体,白小飞直接摆出了一个冲刺的姿势。

    小爷我今天就跟你杠上了!

    ……

    就在白小飞在幻境中挣扎的时候,飘散的酒香和菜香终于成功地钓到了“大鱼”,一个穿着破烂的老头儿顶着大大的酒糟鼻连蹦带跳地蹿到了白小飞摆好的一排酒坛前。

    “嗯嘛,香!真香!”

    “陈年百花酿!”

    “精酿禅酒!”

    “三十年的入骨酥!”

    “还有这个!这个……这个是猴儿酒?!!!”

    老头儿惊呼了一声,紧跟着一把抄起了酒坛,二话不说就往嘴里灌了起来。

    “爽!!!”

    大喊一声,老头儿的目光跟着落在了石桌上,吧嗒嘴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

    “此味只应天上有啊!”

    提着酒坛,老头儿两三步蹿到了石桌前,单手一挥之下,盖在上面地盘子尽数被震碎成了细小到可以随风飘散的粉末,而且一粒都没有落到菜里!

    “还是这个味道!不……不对!更香了!比以前更香了!”

    老头儿哈哈大笑着,然后直接上手抓着吃了起来,那享受的样子就像几辈子没吃过东西了一样。

    吃喝吃喝,吃吃喝喝,等到老头儿停下来的时候,酒坛子已经空了四个,桌子上的菜更是一个都没剩,不过老头儿可不会吞天食地,所以,现在他就像一个过度膨胀的气球一样,肚子鼓得老高,整个人躺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哼唧着。

    “嘿嘿!干爷爷,想不到啊,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这么容易就被我们抓住了。”

    大鱼咬钩,钓鱼的人跟着走了出来,睡了个舒服的冷琉影蹲在老头儿旁边顺手薅下了一根胡子。

    “哎呦呦,别薅胡子,别薅胡子,你们不就是想学控神诀么,我教你们就是了,教你们就是了!”

    老头儿第一时间认怂,而他一说完,冷琉影瞬间高兴地跳了起来,冷琉璃和冷琉霜的脸上也跟着多了一丝惊喜。

    难道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