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破局

    “没有,你是胡说,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当然替他们说话了,迟老师,我是您的学生,您要相信我,我确实受他们的逼迫去陪酒,还让我们陪他们去宾馆开房,我们将他们两个送到巡捕局,我要告他们两个”张燕就梨花带雨的哭起来。

    迟丽是作家,她们这一行自然有很强的洞察力和判断推理能力,此刻也将事情推演一番,就有些意兴阑珊,十有**这就是一个局,自己和汪芳也许还是其中的一个王炸。

    “迟老师,您要为我做主啊?”张燕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外面立刻有人喊道“在这边”

    李敢伸手拦住一群人“干什么的?”

    “我们的同学在里面被欺负了,让我们进去”马上有人高声喊道,立刻有人附和。

    “迟老师和汪老师,这事该怎么处理?”陈天星不理那个张燕的哭啼,径直问迟院长。

    “你打算怎么处理?”迟丽问道。

    “我的人估计马上就要到了,这些人如果冲进包厢来,我保证有一个打断一个人的腿,因为我的人已经被打断一条腿了,这是他自己入局的惩罚,那另外一方引他入局的人呢?我自然不会放过,即使我放过了,也会有人去找他们算账的,张燕同学,我不知道你在这个局中是什么角色,但我知道你的下场会很惨,因为你加入一个你玩不起的游戏,你知不知道这个游戏里面有很多条命?至少有两个折冲大将会因此下台,多名校官会入狱,还有至少五个人头落地,我说你们楚州大学不是受害者者吗?去年的文学院女生跳楼时间,今年的珞狮路轮x案,都移交给军队和公安部门了,你怎么跟这些人渣有瓜葛?”陈天星却对张燕连珠般发话起来。

    “我我”张燕口瞪目呆,一咬牙起来准备冲出包厢。

    陈天星踢起一把椅子丢过去,将她绊倒在地,呵呵笑道“你们是不是在大堂里看到了迟院长,就临时起意用上迟老师?到时候你到迟老师这边一哭诉,然后喊同学们将这两个笨蛋往巡捕局或都护府一送,楚州马上就会多两个笨蛋冤死鬼,而他们这两个笨蛋的父辈自然不会让这两个笨蛋身陷囹圄,怎么办?交换咯?两人笨蛋至少能换个四五个人渣吧?好算计啊?”

    “张燕,你说实话,这是真的吗?”迟丽拍案而起。

    “他撒谎,我说的才是真的”张燕在地上爬起来就喊道。

    “张燕,张燕,你在里面怎么样?”外面有人喊道。

    “张燕,你的同学们的手脚可就看你的了,你如果能劝他们离开,此事就作罢,如果你还想让他们冲进来的话,我保证我不会撒谎,说打断右腿就不打断左腿”陈天星很冷静的威胁张燕。

    外面已经开打了,迟丽坐不住了“我出去看看”

    “迟院长,你不要介入此事,这里面的水太混”陈天星赶紧拦住迟丽。

    “可我的学生都在外面,你不会真的打断他们的腿吧?”迟丽问道。

    “打断腿过几天就好了,心思若歪了那就难正了,迟院长,让他们吃点亏也能长点记性,学点社会经验”陈天星就笑道。

    外面的惨叫声越来愈大,迟丽却开始犹豫。

    “迟院长,您救救他们,他们快要被打死了,这是什么世道啊?有权有势就能横行霸道为所欲为?”躺在地上的张燕还在叫道。

    “张燕是吧?机会我已经给你了,你现在出去劝说你的同学们离开还来得及,如果你硬要拖迟院长入局,后果你可想好了?”陈天星走到门口,准备打开包厢房门。

    “你们都是人渣,我要去告你们”张燕还在嘴硬。

    陈天星然后就打开了房门,外面哀声一片,走廊里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人。

    动手的却不是陈天狗和李敢,帅府酒店大堂褚经理带着一群保安正在殴打冲上来的学生。

    褚经理过来喊道“七少,打扰您的用餐了,我现在立刻将他们赶走”

    “褚经理有心了,放心,事后我会记得你的”陈天星就哈哈一笑,却让褚经理心里一寒。

    “七少,这些学生说要找一个他们的女同学,如果要让他们尽早离开,是不是要将他们的女同学还给他们啊?还有迟院长是不是还在里面,能不能让她出来说句话”褚经理又说道。

    “老储啊,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千方百计设这个局,拉太多人有什么好处呢?我看今天就这样吧?我们就相忘于江湖如何?”

    “啊,七少,您这是什么意思?这不都是您的安排吗?”褚经理说话模棱两可。

    “老储啊,别拉我入局,我入局的话知道第一个倒霉的会是谁呢?”陈天星就笑道。

    “会是谁呢?”褚经理就笑道。

    “当然是你咯”陈天星笑得也很开心,话音一落,就是一脚,褚经理就飞了起来,撞倒几个人。

    “给我全部趴下,现在谁还站着就给我打断腿”陈天星喝到。

    两个酒店保安不知死活挥舞臂力器过来,阿狗冲上去,一错身就夺下臂力器,然后一回身,就敲断了两个保安的腿,哀叫声让人心里发麻。

    阿狗再次向前,一挥臂力器就一个站着的人躺下,李敢也赶紧跟上,双拳一挥也有人倒下,二楼的走廊十分钟内就无站着的人了,哦,陈天星他们除外。

    “老储啊,大家吃吃喝喝的多好,你来这一出有意思么?”陈天星过去将褚经理从人堆里挑出来,这个走廊横七竖八躺了怕有百人之多。

    “呵呵,你们也跑不了”褚经理冷笑,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心里的真实想法。

    “是吗?”陈天星过去就一脚踩在他的腿上“最近我在研究怎么打断人的腿会让人更疼,来,褚经理试试疼的感觉”

    陈天星就一脚剁在褚经理的腿上,顿时惨叫声响彻走廊。

    楼下此刻冲上来一群四五个巡捕,纷纷嚷道“都趴下”

    为首的一个捕头还挥舞这手枪。

    “给我把他的枪下了”陈天星喝到,然后阿狗臂力棒一扔就砸晕了这个警官。

    “你们还袭警?”来的巡捕就喝道。

    “你们巡捕想袭击执勤军人?”陈天星也喝道,提起褚经理挡在身前,是怕真有不长眼的巡捕当场开枪。

    然后楼梯上又冲上来一群人,为头的就是楚州都护府的都护周全,他带着一群警卫战士上来了。

    “全部趴下,不准动”周全喊道。

    这回连上来的四五个巡捕也没辙了,只好抱头蹲下,这群大兵手里虽没带枪,可全是拿着武装带啊?

    “哟,周都护来了啊?行啊,这里就交给你了”陈天星就笑道。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周全苦笑。

    “那你就慢慢去了解,这个帅府酒店我是再不想来了,这就不是个吃饭的地方”陈天星回到包厢里。

    “迟院长,汪老师,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