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先行使者

    听见萧元的话,黑影漆黑一团的身影中露出了两道精光,那是它的眼睛。

    而精光在刹那之间,直接变成了两道凶光。

    “呵呵,本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刚刚你这几句狂妄无知的话,已经彻底惹怒了本尊,今日即便是神灵出手,也别想救你。”黑影倒是没有继续怪笑,反而是冷笑,它刚才眼光跳动那几下恰好证明了萧元说中了它的心事,现在显得如此淡定,只是为了欲盖弥彰而已。

    它的目光,在萧元刚刚提到宝物两个字时,不着痕迹的朝那左方百里之外的山峰望了望。

    可是这一切,却是没能逃过萧元的眼睛。

    “原来是在那里。”萧元戏谑的笑了笑,没有理会黑影的话,反而是朝着黑影刚才那不着痕迹的目光所望的方向忘了去。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窥视本尊的宝物,找死。”黑影再也忍不住了,另一只爪子也伸了出来,直接没有征兆的杀向了萧元。

    “饕餮之力,噬。”然而,让黑影没有想到的是,它的身躯刚刚动弹,便猛然觉得体内一阵虚脱。

    一只有着数尺庞大的饕餮虚影凝聚在了它的手臂上,而这饕餮虚影的吞噬之力非常庞大,是萧元以往凝聚的饕餮之力的数倍。

    而这饕餮一出现,便疯狂的吞噬着黑影的力量,瞬息间就吸收了其大半力量,即便是萧元也觉得体内有股气息在肆虐,就快要压制不住了一般。

    显然,萧元害怕对付不了黑影,加大了七星之力,短短一瞬间就吞噬了黑影大半力量,但是也让萧元没有想到的是,黑影的力量太过庞大,差点就压制不住,爆发开来。

    不过好在萧元体内还有着易尊,萧元直接就把这些犹如洪流般的力量传递给了易尊。

    易尊自然是巴不得啊,对于这些力量皆是来者不拒,越多越好。他这个远古神灵之首之一的存在,可不怕你的力量多,境界高,那可是越多越好,越高越好啊。

    而这黑影竟然在萧元的七星之力下,足足支撑了十个呼吸才瘫软在地的,而在这一刻,它的分身才彻底散去。这也证明了黑影的确非常强横,比起之前的凰神来,弱不上多少,怕是能和凰神大战上数百回合才会败下阵的那种。

    “啊……你,你这是什么邪法,饕餮的吞噬之力绝没有这般强大,不可能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黑影自持实力强大,根本不将饕餮的吞噬之力放在眼中,就犹如凰神不将饕餮之力放在眼中一样,它也知道自己比起凰神弱不上多少,但是却没想到萧元居然还有这样一手,这可根本不是饕餮之力了,绝对是超出了其能力范畴。

    它死死的撑着,不敢再运转一丝九幽气出来,因为它已经察觉到,只要凝聚出一点九幽气,便会被饕餮吞噬。

    其实,萧元能够一击就完全吞噬掉黑影的力量,完全是黑影太过自信的原因,对于萧元,它一点防备都没有,只认为捏死萧元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所以才让萧元撑天柱击中它时凝聚了如此多的七星之力在它的身躯上。

    当然,若这不是七星之力,是真正的饕餮之力的话,怕是没有这样的威力,即使饕餮之力再凝聚多一点,也绝不可能让黑影如此狼狈的。

    所以,这是黑影如此惊惧的原因,它也知道,饕餮之力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

    这,怪也只能怪黑影太过自信了,且心境并不怎么好啊,若是刚刚在饕餮凝聚时便选择自断那条臂膀,哪怕被吸收了一半的九幽气,也绝不会落到这番田地。

    萧元对付幽泉王、幽冷禅的时候,也不见这般容易,而这比起它们来强大这么多的黑影又怎会如此轻易呢?所以,这真的是黑影的自信心太过膨胀,一直没有将饕餮之力当回事的缘故。

    “哼,什么狗屁的武帝坟墓,你不是很厉害么?怎么连区区武圣都不如?那些武圣还能在我的手里过几招呢?而你……只是一只蝼蚁居然想要虎口。”萧元冷笑,一脚狠狠地踩在黑影脸上,直接将那黑色外袍踩碎了去:“刚才我就说了,念你修为来之不易,不想废了你,可你偏不听。”

    笼罩黑影的黑色外袍尽碎,露出了一道滑腻腻的身躯,其皮肤就犹如蛇皮一样,身躯也犹如蛇人,看上去恶心至极。

    “不……,本尊可是魔神的先行使者,你们饕餮族又怎样?还不是魔神的臣民,即使你们杀了本尊,魔神同样会替本尊报仇的,到时候会杀尽你们整个饕餮族,不想你们被屠族,最好乖乖的把力量还给本尊,然后自尽谢罪。”黑影用仅剩的一点力量狂吼到,虽然体内力量耗空,但是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是冷笑至极,因为它已经料定萧元几人根本不敢将它怎么样。

    “哦?”萧元戏谑的哦了一声,说实话,对于什么魔神的手下或者座下大将什么,他实在已经没兴趣。

    “先行使者?”萧元没什么表情,一旁的霸剑空却是显得有些凝重,因为九幽之内一直都流传着一个传说,那便是当魔神的先行使者现世,那魔神也将在不久现世。

    这个传说被很多人嗤之以鼻,因为不管修为多强,境界多高,活得多长,都未曾真正的去证实过先行使者这件事。

    但是这绝非空穴来风,俗话说,有风才有雨,这事肯定是一位超级远古大能留下的话,不然,何人敢捏造关于蚩尤的这样的传说呢?

    而眼前的这个黑影,的确就和那传说的先行使者模样几乎一样,若不是那遮掩身体的黑袍被萧元一脚踩碎,也不知道这黑袍内藏匿的人影到底是什么样。

    现在一看,萧元的眼瞳也忍不住缩了缩。他自然也在那两个魔物的记忆中知道一些关于先行使者的传闻,只是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

    萧元也敢肯定,这的确是魔神的先行使者。不过,为何这九幽域内会出现先行使者?难不成这和封魔谷内,魔神手臂逃走有关?

    想到这里,萧元显得有些凝重,若真是如此,那逃走的那只手臂恐怕已经恢复了一些元气,准备要兴风作浪了。

    这才多久啊,手臂逃走才不到一日吧,竟然就已经有了先行使者现世,并且还让自己碰到了,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况且,这先行使者已经在血色森林等待了千万年,可并不是这一两日才出现的,但是魔神手臂逃走才一日而已。

    所以,越想萧元越觉得凝重,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惊天大秘?

    怪不得,怪不得凰神和九幽之尊都收拾不了这血色森林内的存在,原来是这其中有着蚩尤的先行使者。

    “易师尊,您怎么看?”萧元死死踩着先行使者的脸庞,道。

    “本尊还是太小觑蚩尤那家伙了,这所谓的先行使者为师也未曾听闻过,多半是他想要破封的一部分计划。”易尊略微凝重的道:“既然现在碰到了这所谓的先行使者,为师觉得最好不要打草惊蛇为好。”

    “你刚才不是也说了么?这家伙守在这里,是为了一个宝物,想来多半应该是蚩尤想要得到的,所以才派这先行使者来,所以,我们去看看那所谓的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吧,至于这先行使者,一会儿为师将它的记忆抹除便可,最好还是别杀了,不然打草惊蛇,永远找不到那躲在暗中的手臂了。”

    “嗯,好的。”闻言,萧元答应道,随后又冷眼望向了脚下的先行使者。

    “即便你是先行使者又如何?难不成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即使魔神亲自来了,我也不怕。”萧元冷笑,一脚将先行使者踢晕了过去。

    “萧元,为何不杀了它?你不杀我杀。”林紫月走了过来,软剑在手,就想要给先行使者致命一击,刚才她和先行使者交手,处处被压着打,哪怕是虚无之力都有些奈何不得这先行使者,更何况先行使者有些淫……秽,居然在战斗中想占她便宜,所以一直被压制着打的她算是被打出了真火,现在就想一剑杀了先行使者泄愤,萧元却是止住她,说留着有用,她也只能愤愤的罢手。

    “萧元老弟,依老哥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这先行使者只是血色森林中的其中一尊而已,还有一尊恐怖的存在可是不输这先行使者的,若是萧元老弟想要尽快赶到酆都城,还是别招惹另外一尊了。”霸剑空劝诫道,虽然也震惊萧元居然能够轻易就击败这先行使者,但是却也担忧萧元去惊扰另外一尊恐怖存在,到时,怕是不能轻易脱身。

    “不急,那座山峰上有着绝世珍宝,难道霸老哥不想去瞧瞧么?”萧元现在不是不想立马赶到酆都城,而是他清楚的知道,先行使者在这里等待出世的宝物对于蚩尤来说必定很重要,不然,不会让其在这里等待千万之久的,他必须将其夺过来才行。

    而那所谓的另外一尊恐怖存在,萧元也的确不想去招惹,不过萧元却一点也不惧怕,若是对方要找自己的麻烦,他不介意直接将其抹除。

    他相信,能够对付先行使者,自然也能对付另外一尊和先行使者相差不多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