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二百二十八 双龙

    胡小酒和项白在街上晃过来晃过去,胡小酒说道:“白白,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有打渔或者摆渡的人家。”

    “你还惦记着呢?”

    “嗯,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

    “这种时候,当然是先去他家里跟他娘了解一下情况才对。”项白说道。

    “可是那老太太都那么大年纪了,说不定你一跟她讲她就昏过去。”

    “那也要去问啊。”项白无语。

    项白摇摇头:“可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去渡口,要不然这样好不好,你去你觉得会有线索的地方,我去我觉得会有线索的地方,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在前面那个茶棚那里汇合!”

    “可是倒是可以,可是你认识路吗?”

    “我认识,就这么一条路我肯定不会记错!”胡小酒说着挥挥手,“我先走了白白!”

    胡小酒执着地来到渡口,双龙镇只有一个渡口,往来的船只却很多,但大多都是去河里头打渔的,一个十六七岁黑红脸膛的少女正站在渡口从船上把一条又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扔上岸,她有一根又粗又长油光发亮的大麻花辫,辫子太长,她嫌碍事,便将辫子叼在嘴里。

    “哟,小玉啊,你这一船收获不小啊!”渡口的余老头说道。

    “那是,我哪船收获也不小!”叫小玉的姑娘说道,“余老爹,你要不要,你要是要,我便宜卖给你!”

    “便宜是多少?”老头问。

    “昨天的价再便宜十文钱,我这一船都给你,我就拿两条回家,咋样?”

    “十文”余老头似乎正在算计划算不划算,过了一会儿说道,“十二文吧。”

    “十一文,您就给我一文就成,剩下十文算我这个月的租,您家大业大的,跟我个没爹的娃计较那一文钱有啥意思,您多赏我一文钱,赶明儿我打的鱼还是您的。”小玉说道。

    “行吧。”老余嘀咕道,“你个丫头会盘算,一年到头用着我的船,还赚着我的钱。”

    “瞧您说的,我不也是给您老人家下力了吗,别的不说,就这条河上,有谁比我抓的鱼多?实话告诉您,早就有人求着我去用他们的船,我才不用呢,我又不傻,他们把船免费给我使可是要让我日日夜夜漂在河上,哪有您老人家慈善。”

    老余抬起手作势要打,说道:“你就能耐吧。”却一巴掌把那一文钱拍在她手心里。

    叫小玉的姑娘咧嘴一笑,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排雪白的牙,欢快地走了。

    胡小酒走上前跟那叫老余的打招呼:“老余伯!”

    老余打量她一眼问道:“你是谁,从前没见过,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外地来的,刚巧路过看见刚才那个小姑娘叫您老余才知道的。”

    “哦,外地来的,哪儿啊?”

    “京城来的。”

    “哦,京城。”老余心不在焉的应道。

    “您这鱼可真好。”

    “那肯定,不好的鱼我可不收。”老余说道。

    “收那么多鱼做什么呢?”胡小酒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卖了。”

    “可是我看你们这里也吃不了那么多鱼啊?”

    “唉,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当然用不了那么多,我们也不用买,想吃自己打就是,我这些鱼都是晾干了卖到别处的,有哪些不靠着水或者鱼少的地方,这鱼干可是能卖大价钱。”

    “哦哦,原来如此。”胡小酒点点头,“不过您这个活计看着好,天天水上来水上往的也挺危险的吧?”

    “危险肯定是有,赶上刮风下雨的时候。不过我们这就是一条河,也没那么危险,且乡亲们大多会水,也没那么容易出事儿。”

    “可是我却听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难道就没有发生意外的?”

    余老头不禁打量她一眼说道:“我咋听着你话里头有话似的?”

    “没有,我这就是刚来瞧什么都稀罕,且我才刚来就听说你们这里死了人了,这才忍不住想问问。”

    “哦,你说他啊。”余老头说道,“死了就死了,那小王八羔子,死了喂鱼就是给乡亲们造福了。”

    “那人这么不讨喜呢?”

    “那可不是。”余老头不觉嗤笑一声,好像很不屑似的。

    “我也听别人说,说他不干人事儿,”她翘着舌头根儿学着项白的语气说道,“可是我就挺好奇的,再怎么说这人都死了,他是干了什么坏事才这样被人嫌弃?”

    “哟,那可就多了,你就看他那样子,都快四十的人了,出来吃喝玩乐是啥活也不干,你看人家小玉,就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才十六还是给女娃娃,那叫一个能干啊,同样都是没有爹的人,是真不一样。人家小玉自从半年前没了爹,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了,小小年纪就养活她娘,你再看看那个吴大懒,哦,就是死的那个吴卫,那么多年都靠他娘养活,就这样还学人家赌博,学人家耍流氓,这种人不死了干啥?”

    “咦?您刚才说那个小玉她爹没了?怎么没的?”

    余老头愣了愣说:“淹死的。”

    “打渔淹死的?”

    “不是,小玉她爹是一点儿也不像我们双龙镇的人,他怕水,往水边儿一站就眼晕,后来赶上一回下大雨,河里发大水,他就一个不留神淹死了。这点儿小玉倒是不随杜如,说句不好听的,说不定啊,小玉就不是杜如的亲身闺女,不过话说回来吧,不管小玉她娘是什么人,这闺女还是个好闺女。”

    “听您这话里头的意思,小玉她娘不好?”

    “我可没说,没说,没说。”余老头摆摆手,刚好又有一条渔船靠岸了,他便忙着去收鱼,再不肯跟小酒多说了。

    胡小酒有点扫兴,本以为自己的推测能大大缩小凶手的范围,却没想到这么不巧,整个镇上竟然有这么多户人家都以捕鱼为生,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算全无收获,因为至少她还知道了小玉她爹曾经淹死在河里头,既然镇上的人全都跟吴卫过不去,会不会小玉也跟他过不去呢?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胡小酒想了想,决定去杜小玉家里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