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纠纷

    封魔光罩笼罩场内,其中韩君笑和段炎的战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此时双方已是打斗了半个小时之久,每一次出手必然是威力巨大的术法。

    因此,尽管两人身为大念师强者,精神储备之丰厚远非等闲之辈可比,出手时候有尽力减少消耗,但终归交手时间太长,额前都是渗出黄豆般大的汗水,脸上浮现出难以掩饰的疲惫来。

    然而,两人眼中依然充满了昂扬的斗志,攻击强度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提高到了极为惊人的程度,普通念师早被不断变换的功防,和不断移形换位的躯体弄得眼花缭乱,不知那个是韩君笑,那个又是段炎了。

    又是一**防,两招威力强大的术法当空相撞,浓郁的火元素和水元素混乱在一处,陡然爆发开来,化作一**猛烈的冲击波,狂飙般向着四面八方,以令人心惊胆战的势头蔓延开去。

    幸亏有堪称能承受念宗强者以下所有攻击的封魔光罩作保护,打斗的余波才没有扩散到场外去,否则,场内除了协会的高层以及个别资质非凡之辈,恐怕没有人能够在这余波中得以保全。

    不过,即便这封魔光罩坚固无比,也被一阵阵的冲击波弄得不住摇晃,场内地面纹路时而浮现,光罩之上仿佛有着削减术法威力的纹路浮现开来,这才将犹如是狂风暴雨般的余波尽数化解。

    幸而封魔光罩着实性能不凡,虽然屡受战斗余**及,但摇晃的幅度都很是有限,并没有出现被突破的趋势。

    此次攻击过后,两人皆是以风旋包裹全身,迅速的逃避到余波范围较弱的角落里,各自将精神威压作为盾牌挡在面前化解余波的影响。

    余波虽被挡下,势头却化作无形的风,吹拂着他们身上的法袍和须发,发出猎猎的声响。

    挡下余波后,两人各据一角,微微弯腰,嘴里大口喘气,豆大的汗珠沿着脸颊流淌而下,滋润着脚下的地面。

    双方脸上都能看出疲惫之色来,然而,当彼此抬起头来,视线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仿佛又有碰撞的火花冒出。

    韩君笑略微暗淡的双目重新释放出灵光。

    段炎身上仿佛又有着冲天般的斗志昂扬而起。

    韩君笑神魂波动处,双手手印快速变幻,无尽的水系之力凝聚而来,当空新城一只水弹,向前拉长身子,蜿蜒而迅疾的朝着段炎激射而去。

    在射去的时候,形体不断发生变化,伸出狰狞的头颅,现出几对爪子来,身上冒出一片片由纯粹水元素凝聚而成的鳞片,光泽流转,看上去就很坚实。

    待到段炎身前时,水弹已是成为了一条张牙舞爪的水龙。

    这只是虚幻的龙类,当然无法与这片大陆上堪称食物链顶尖的真龙想必,但是声势也是极为得不凡,周泰等人脸色都有些惨白,楚天自也不例外。

    这纯粹是种对上位者感到无力的惨白,当人面临不可抗衡的力量的时候,第一反应绝不是崇拜和敬仰,而是无边无际的恐惧。

    就算周泰名列三雄七杰,心中也是感到无边的恐惧,如若这条水龙冲着他来,即便他再强上数倍,也要送掉性命。

    虽说早已知道大念师强者肯定厉害,也曾和韩君笑略作交手,却从未有这般恐怖的感觉。

    以往的那些切磋,在眼前这种真正的比试之间,犹如儿戏一般。

    此时此刻,周泰才明白了自己和韩君笑的差距究竟有多么巨大,大念师强者,远非三级念师能比的,就算他的实力在这个群体中算出类拔萃般的存在,那也是绝不行的。

    “韩老哥,以往那些切磋,你放水放的好厉害了,也太给周某人面子了。”周泰狠狠倒吸一口凉气,旋即满脸都是苦笑。

    “大念师这个境界,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一定要尽早踏入这个境界。”楚天收起心中的恐惧,渐渐的恢复斗志,银瞳中蓦然释放出强烈无比的光芒。

    段炎见到这水龙如此威势,发出豪迈的笑声,旋即神魂波间,手印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凝结而出,当水龙抵达之前,手印恰巧停止,足足有丈许高的巨大盾牌,宛如天堑一般将整个场地一分为二。

    盾牌呈现出纯粹的黑色,段炎心神动处,盾牌之上便是有着熊熊烈火升腾而起,惊人的温度在空气里蔓延而开,就算是在场外,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场内的那种窒息感。

    面目狰狞的水龙和烈焰飞舞的盾牌碰撞在一处,冲击波一阵阵蔓延开来,冲击着笼罩场地的封魔光罩,强度惊人的光罩都是微微摇晃起来。

    两位选手各显神通,一道道术法仿佛不需要消耗精神力般施展出来,精彩之处,令人膜拜,令人叹息。

    “韩老哥,能赢吧?”周泰回过神来,凝固的目光略有融化,咽了口吐沫,口中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丧气话呢,一定能赢的,一定。”思思水眸恶狠狠的瞪了周泰一眼。

    “你们不会在做梦吧,段师兄怎么可能输?你们必输无疑好吧。”

    周泰正打算说些什么,耳畔却是有着一道不合时宜的妖娆女声响彻而起。

    思思含怒而去,只见正是炎仙城一方的霍宝娇,她身穿红衣,仪态动人,双手抱着酥胸,美眸含着不屑朝这边望来。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思思小脸涨红,怒声说道。

    “还需要重复吗?就算那姓韩的是大念师,也不会是段师兄的对手。”霍宝娇回答。

    “你的眼光,真的有问题,眼下明明就是韩师兄占了上风。”思思说道。

    “放屁,你眼光才有问题,占上风的明明是段师兄。”霍宝娇驳斥。

    “你个狐媚子,又懂得什么?”思思辱骂道。

    “黄毛丫头,乖乖的闭上你的嘴。”霍宝娇毫不客气。

    “韩师兄必胜。”杨思思恶狠狠的说。

    “段师兄稳赢。”霍宝娇不慌不忙的回应。

    “韩师兄最帅。”思思死死盯着宝娇。

    “段师兄最帅…最酷。”宝娇犹豫了一下,临时更改了形容词。

    到了最后,两位少女皆是夸起己方选手的好了,一个把韩君笑说的犹如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排名第一的大帅哥,另一个就把段炎吹成天赋无敌威武不凡无数美女投怀送抱的大豪杰。

    可惜她们的吹捧对象此时正忙于在场内比试,各施所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倾听她们的话,否则定会感动的热泪盈眶。

    二女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让步,口中针锋相对,将不少人的目光从激烈比试中吸引回来,饶有兴致的望向他们。

    若是男人吵架,只会惹人厌烦,但美女吵架就情有可原了,在他们看来也不失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他们没有意见,不代表大家都没有意见。

    那裁判被这些噪音扰乱了全神贯注看比试的兴致,眉头微微一皱,本能般扫了一眼上次井长老,只见井长老脑门之上已是有着道道黑线纹起,不禁神色一凛,他自是知道这是领导即将发飙的前兆。

    裁判吓了一跳,连忙肃容对杨思思和霍宝娇说道:“比赛期间,不许喧哗,不许吵闹,违抗者直接清理出场。”

    说罢,还朝穆大师和霍大师使了个眼色,这两位也被二女吵醒,亲自上去劝解。

    不料霍宝娇虽然模样娇媚,但性子甚是火爆,一时起了性子,连霍大师亲自出面,都是不给面子,依旧和思思纠缠不休,思思怒了,也不管她老师的面子,继续面红耳赤,与对方争吵。

    两位大师也是心惊胆战,不住的回望井长老,唯恐这位大发雷霆之怒,让他们遭受波及。

    “好了,你们双方既然各执一词,何不就此来一场赌斗。”井长老突然插话。

    他位高权重,更是远在穆大师和霍大师之上,二女听这位亲自发话,即便性子再怎么刁蛮,也是不敢放肆,纷纷噤口。

    场面再度清净了下来。

    “怎么赌?”

    这个疑问同时在思思、宝娇二女,以及两位大师的心头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