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9章 民心(大章求月票)

    两骑冲进了涿州城,直接去了州府。

    稍后州府里就传来了喊声:“陛下万岁!”

    很快就有小吏出来张贴告示。

    大家看他喜气洋洋的模样,都不禁涌了过来。

    由于时间紧,所以没有去弄浆糊。那小吏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新鲜米饭,直接把告示张贴了出来。

    贴好告示之后,他回身搓搓手上的米粒,欢喜的道:“陛下的旨意,今年大明各地的粮税,全都减征一成!一成啊!”

    那些围过来的百姓本是来逛街的,大多拖儿带女,还有带着媳妇的。

    连方鸿中都牵着珠珠来逛街。此刻他们祖孙俩就站在前方,方鸿中的眼神不大好,被光亮晃的看不清。

    方醒喜欢珠珠,所以上次离开涿州之前就建议让珠珠也学识字。而方鸿中虽然古板,却也知道方醒是好意,就亲自给孙女启蒙。

    等珠珠经常被接去北平后,更是跟着无忧一起学习,识字不说,见识已经甩了城中那些官员的女儿一大截。

    珠珠看着告示说道:“祖父,说是宣德五年的粮税减一成呢!不听话的要抓起来,要让大家都知道这事。”

    方鸿中一愣,喃喃的道:“整个大明?这太平年月,没荒没灾的,哪朝哪代会减税?”

    “果真是少一成?”

    一个男子抱着自家的女儿问道,周围的人都神色激动,却带着忐忑。

    免粮税哪年哪代都有,但原因大多是灾荒。

    可大明这两年风调雨顺,年年丰收。宫中的皇帝也没啥大喜事,为啥要降下这道旨意?

    小吏的脸一黑,就冲着问话的男子瞪了一眼,等见到那个小女娃被自己吓到后,又收了怒容,板着脸道:“刚来的文书,现在才到涿州,想来过几日整个北方都要传遍了。对,减征一成,至于你等说的缘故,这旨意里也说了,大明年年丰收……对了,还得念陛下的话来着,忘记了忘记了,你们等着啊!”

    那些百姓都虔诚的等待着,人人面露喜悦之色。

    等小吏再次出来时,手中拿着一张纸。

    他很恭谨的捧着这张纸走到门外,站在那块石头上,先按照大朝会的规矩干咳一声清清嗓子,然后开始宣读皇帝的话。

    “文皇帝当年告诉朕,百姓非是水,帝王并非舟。”

    呃!

    方鸿中一听开头就觉不对劲,而这个水和船的关系早就妇孺皆知,所以身后有些人在嘀咕着。

    “百姓是土地,而帝王和官吏就是栽种者。”

    “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敬畏赐予我们食物的土地,这才是帝王和官吏们该做的。”

    听到这里,那些懂了的百姓都有些震惊。

    百姓是土地,君王和官吏要敬畏土地,这是什么比喻?

    这个……

    方鸿中觉得这话若是从旁人的口中说出来,说不得就要被当场批驳一番。

    可这是皇帝的话啊!

    小吏大抵也是有些震惊,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有些惶然的看看在倾听的百姓,继续念诵。

    “栽种者要谨守本分,切莫去践踏土地,莫要竭泽而渔,否则那盛产粮食的土地就会裂开令人惶然的巨大缝隙,里面会喷出能融化世间万物的火焰……”

    哦!

    下面突然起了喧哗。

    方鸿中有些不安,他觉得这个提法把百姓抬举的太高了。

    “这是说要爱惜民力,爱护百姓,不得虐民,否则迟早会倒霉,自食恶果!”

    下面居然有人在解释,方鸿中回身看了一眼,恍惚记得那人是学科学的。

    他恍恍惚惚的看着那些百姓。

    他看到了一张张惊愕中带着欢喜的脸,而且惊愕在渐渐消散。

    他看到了一个老人咧嘴大笑起来,嘴里仅存着几颗细细的黄牙,看着丑陋。可那欢喜却仿佛是从全身上下一起涌了出来,让人不禁被感染,也变得高兴起来。

    “天气冷了,过年了,他们是否能穿暖?孩子们能否吃的起饴糖?家中的女人能否去做一件新衣?这些事务林林总总,朕细细思之,夜不能眠。”

    “这是陛下在挂念着咱们,担心咱们能不能穿暖,孩子们能不能吃得起糖……陛下想着这些,晚上都睡不着觉。”

    那个声音在用大白话解释着,渐渐的多了几人在散播这些解释。可皇帝的话实际上和大白话也没什么区别,在场的大多都能听得懂。

    方鸿中看到那个老人的眼里有泪水滑落,然后突然跪下喊道:“陛下万岁!”

    那些百姓没有迟疑,都跟着跪了下去。

    “陛下万岁!”

    小吏被吓到了,就想跟着跪,就在他的膝盖刚弯曲时,身后却传来了上官的声音:“站稳了,念完。”

    小吏打起精神,继续念道:“要天下人来奉养朕,朕深感惶然不安,所以朕时刻都记着百姓的疾苦。”

    这还是大白话。

    “陛下万岁!”

    百姓们齐声喊道。

    小吏的身体抖了一下,眨巴着眼睛,念道:“朕想了许久,今日凌晨起来时,突然觉得那些思虑都是虚伪的搪塞,所以朕决意,宣德五年,天下减征粮税一成!”

    他念完了,可下面的百姓们却没了动静。

    他茫然的看了一眼,然后震惊,浑身颤栗。

    那些狂热啊!

    无数张脸上都是狂热,眼中含着泪,然后欢呼如期而至。

    “陛下万岁!”

    这不是歌功颂德,而是欢呼。

    欢呼声从州衙前爆炸开来,然后迅速扩散。

    等整个涿州城都得知了消息之后,欢呼声不断响起。

    涿州的士绅同样对下令清理自己一伙人特权的皇帝暗自愤恨不已,说句难听的,背地里诅咒皇帝早死的不知有多少人。

    可此刻他们都只能目瞪口呆的听着这些欢呼,看着那些狂喜。

    “陛下万岁!”

    一个孩子不知道为啥要喊万岁,但是看到大人们都如痴如醉的在高喊着,也就跟着喊。

    他从一群读书人的身前跑过,然后就被一个男子抓住了。

    “爹!”

    男子一把揪住他,欢喜的道:“走,买肉去。”

    孩子一听就乐了,嚷道:“爹,买糖。”

    “好,给你买糖!”

    方鸿渐也看到了这一幕,珠珠仰头问道:“祖父,刚才说只给了种地的好处,那些商人在高兴什么呢?”

    方鸿渐心情复杂的道:“农户有了余钱就会花销,少说也舍得买些肉,扯几尺布,弄不好还敢下几次馆子,商人们就能多赚钱了呀!”

    “祖父,那官府高兴什么呢?”

    “官府?商人的生意好了,官府收的税就多了,到时候上面就会夸赞他们,所以他们肯定会高兴啊!”

    ……

    见明报来了。

    作为报纸,它甚至赶在了邸报之前在济南府发布了最新的消息。

    “一成?”

    没有人对那些文章感兴趣,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皇帝的讲话上面。

    “陛下说了,是原话。”

    一个科学子弟在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文皇帝当年告诉朕,百姓非是水……”

    那些脸庞渐渐发红,然后欢喜,然后振臂高呼。

    “陛下万岁!”

    欢呼声在这座泉水之城里到处回荡着,大明湖畔的欢呼声也传到了画舫之上,那些大过年也不消停,要来寻欢作乐的商人和‘才子’们都纷纷探出头来,仔细倾听。

    大明湖水波微微荡漾,洁净的湖水载着几艘画舫在往深处去。

    “好像……”

    一个商人在侧耳皱眉倾听着,说道:“好像在说什么……一成?”

    这时另一艘船上传来了喊声:“是免掉一成的粮税!”

    那是‘才子们’的画舫,可商人们听到了都是两眼放光,有人就冲着那边喊道:“兄弟,是哪里?可是咱们济南府吗?”

    那边没人回答,渐渐沉寂了下来。

    “靠岸靠岸!”

    商人们坐的这艘画舫马上就开始掉头。

    那些妓女们正准备施展本事让这些豪客心甘情愿的掏钱包,可没想到居然来了这么一出,于是那脸不用傅粉,直接就白了。

    还没到岸边,有人就听到了消息,他起身走到船头,然后回身,负手潇洒的道:“诸位诸位,好消息!”

    “说话!”

    商人们按捺不住,就骂骂咧咧的让他说话。

    “不是咱们济南府!”

    “哎!”

    一阵叹息后,这个商人觉得恶作剧成功,才得意的道:“是整个大明!”

    “什么?”

    这里就有把货卖到大明各处的豪商,闻言就蹦了起来,喊道:“快靠岸!老子马上要叫人进货,今年要发大财了!”

    “对,赶紧的!”

    这边欢呼雀跃,而还停留在湖中心的那两艘画舫却静悄悄的,如丧考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