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波三折 竖瞳怒目

    小道士吃惊归吃惊,但还清醒地记得现在的危险处境,他立刻抓起萧宁刚刚新鲜出炉的符箓,一道法力催动,伸手直接甩了出去。

    “轰!”

    符箓飞出,立刻引来天雷降世,一道水桶般粗细的白色闪光自云层之中落下,径直劈在正在交手的骨魔和蒯青之间,并在地上留下一个大坑!

    “嘿!小道士,你出手小心点,差点劈到我了!”

    蒯青吓了一大跳,赶紧连连后退。

    小道士依旧保持着冷酷的表情一言不发,但心里却再次掀起波澜。

    他的法力并没有精进,但这一下明明打出了比他平时要强出五成的天雷,难道这书生竟然如此神奇?

    其实,所谓的天雷本就是至正至刚的象征,而萧宁的浩然气本就也是正大光明的一种力量,由正大光明的浩然气催动画出的符箓来引动至正至刚的天雷,正可谓是强强联手,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能量,也是丝毫不奇怪。

    既然有了这么多更强大的符箓,小道士自然不会再客气,一手抓住一道符箓双手齐飞,立刻两道天雷招来,朝那骨魔两面夹击而去!

    骨魔接连遭受重创,又跟蒯青缠斗了半天,至今都无法回到铜棺中修养,早就已经是将近油尽灯枯,如今天雷强势而来,他也只能尽力躲闪。

    “躲?”

    小道士不屑地笑了笑,那边的萧宁还在源源不断地划出新的符箓,小道士现在的感觉就跟刚过了年收了一圈压岁钱的小孩子一样,手头阔绰得很!

    既然你还能躲得开,那我就接着打!

    一转身,小道士直接将五道符箓拿在手中,法力一催不要钱似的直接飞了出去,五道天雷瞬间而至。

    “嘎巴嘎巴!”

    骨魔在芦苇丛中奋力逃窜,已经有些松散的骨头架子发出阵阵脆响,仿佛随时都会散开似的。

    “轰!轰!轰!轰!轰!”

    五道天雷接踵而至,跟在骨魔的身后接连炸开!

    一阵硝烟弥漫过后,扬起的沙土也终于尘埃落定,散乱的沙土中甚至可以看到几根断骨,这显然是骨魔所留下来的代价。

    “嘎巴嘎巴!”

    又是一阵骨头碰撞的脆响,废墟中爬出已经被轰炸得十分狼狈的骨魔,只是现在的骨魔早就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狰狞。

    失去了部分骨骼的骨魔现在只剩下一只手臂,另一只手臂也耷拉在一边,随着飞速地跑动和腹部的骨头剧烈的摩擦,发出渗人的响声。

    “骨头真是硬!”

    骨魔疯了似的,拖着残破的身躯继续朝前疯狂奔驰。

    小道士一声喝骂,心里已经没有将骨魔放在眼里,手中的五雷符不断,再次朝骨魔所在的地方扔去。

    骨魔不管不顾,只是低头猛冲。每往前移动一步,身后就产生一声巨响,带着一串火舌极速前行。

    “我就不信了!”

    接连失手打空的小道士有些恼羞成怒,双手又是抓满符箓,朝骨魔全部扔了过去。

    一旁休息的蒯青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情况,看到小道士如此疯狂的举动,他很自然地望向了骨魔所奔向的地方,这一看,立刻吓得他脸色发青,立刻大声疾呼起来:

    “快住手!”

    蒯青反应再快,也比不上天雷的速度,他刚刚脱口而出,那数十道天雷早已经发动,掀起震天巨响!

    “小东西,你是笨蛋吗!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

    蒯青知道为时已晚,只能愤怒地朝小道士大吼道:“今天我们非要死在你的手里不可!”

    小道士对萧宁客气,但不代表他就是个好脾气的人。

    蒯青无缘无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以他高傲的性格,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

    “闭嘴!”

    “笨蛋!你自己好好看看再说话!”

    “哼!”

    嘴上虽然不屑,但小道士还是转过了头看向骨魔在的地方,这一看不要紧,他终于明白蒯青为什么会对他忽然破口大骂。

    不要说蒯青了,就是他自己,都恨不得立刻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原来,刚才大意的他居然没看清楚就甩出了五雷符,几十道五雷符轰击的火力集中地,居然是那封印着骨魔血肉的铜棺!

    居然,被那骨魔给耍了!

    小道士追悔莫及,站在原地急得满头大汗,倘若五雷法将铜棺连同骨魔血肉一同毁去也就罢了,万一只毁坏了铜棺上的封印,反倒是等于变相帮骨魔脱困!

    “嘎嘎嘎!”

    沙土扬起的芦苇丛中,一阵干瘪的怪笑从中传出。沙土散去,从天雷劈开的深坑里,一具焦黑的尸体从裂开的铜棺里慢慢地爬了出来。

    这具尸体虽然焦黑,但烧焦的外皮裂开后,露出里面鲜红的皮肉,看着比白森森的骨头架子还要渗人。

    “骨魔寻回血肉,这下要变成尸魔了!”

    这下,就连自负的小道士,也开始有些丧气了。

    骨魔尚且对付不了,升级成尸魔,这还让人怎么打?

    正当他垂头丧气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了一句,天籁一般的声音:

    “你用这个试试。”

    小道士转头一看,原来是一直专心画符的萧宁忽然走到了他的身旁,递过一张五雷符。

    萧宁身后的诸多先贤化身现在都已经回归成气态,恐怕没有一阵子的修养,是恢复不了了。

    萧宁先前画好的符都已经没小道士糟蹋干净,只剩下这最后的一张符了。

    “没用的,这尸魔太强,就算是你画的五雷符,恐怕也没有作用。”

    小道士接过这张符,但情绪还是十分低落,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再多的五雷符都已经无法挽回局面了。

    “不一样的。”

    萧宁笑了笑,脸色虽然有些惨白,但笑容里充满了信心。

    “这张符,是我最后的一尊浩然气化形,也是最初拥有的一段精气神所凝结,跟前面那些完全不同。你用过就知道了。”

    “哎,能有什么不同。”

    小道士还是不相信萧宁的话,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五雷正法,去!”

    言出法随,这符箓一出,登时小道士头顶的半空中现出一只散发着阵阵威严气息的竖瞳!

    竖瞳怒目圆睁,自其中放出一道紫雷,朝那尸魔直接劈了过去。

    霎那间,离岸边三丈远的整片河岸,就像是被神兵利刃给忽然削去了一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