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神剑成

    之所以难查,最重要的就是轻离不但是女子用的稍显轻薄的双剑,更是当年公孙二娘佩戴的名剑。

    李裹儿,温莎儿能勉强使用,是由于和公孙二娘武功一脉相承,通过秘法封印部分威能后,才能使用。即便封印了部分威能,威力也是远超一般利器的。

    但是镖局的人,拿了轻离,也就只能当做一件相当珍贵的收藏品,用是不可能了。

    这就麻烦了,要是用,总要在江湖亮相,那就不难查处蛛丝马迹。但是收藏起来了,可就不好判断去向了。尤其还是在这些镖局几经易手的情况下。

    王庆把自己关在屋里研究资料,整整两天,毫无头绪。

    突然,王庆充满血丝的双眼猛然圆睁,一巴掌拍在自己头上。

    一把把手中的资料摔在桌上,暗啐一声,真是傻了。

    身边放着个大神棍不用,自己充什么福尔摩斯。

    找人找物这种基本不牵扯因果的事情,找多多帮忙,十拿九稳。有轻离的灵剑在,还有什么比这联系更强的。

    想到就做,匆匆出门,在媳妇莫名其妙的眼神下借来了轻离灵剑,转身找上了多多。

    在王庆想来,多多找人那么轻松,找把剑能有多难。可惜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玩家与NP间被系统强加的交换原则。

    叶炜找多多帮忙自然没有问题,多多和叶琦菲亲如姐妹,别说这点小忙了,再大也得帮。但是王庆上门,刚一开口,就吃了闭门羹。

    其实多多这种神算,包括各大城小镇都有的算命先生,系统给与他们的最大使命就是指引玩家。这帮人解读藏宝图,指引某样宝物,或者秘笈的去向,甚至一些隐藏任务,隐世的高人都在指点之列。只不过那些普通的算命师,花点银两就行。当然指点的只是大致方向,模糊的不比不指强多少。甚至要求指点的东西价值太高,还有可能得到错误的讯息。

    多多这种就高级的多了,但同时要求也就更高。需要完成多多布置的任务,才能得到指点。

    这是系统的强制规定,即使两人这么熟了,也绕不过去。

    但问题是多多现在在南门城待的无比惬意,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想要的,竟然连个任务都编不出来。当然不是没有任务,严格说来,只要多多提出要求,端个茶倒个水也算任务。但是多多作为命运的观察者,对于天道的敬畏可比王庆他们这些玩家强多了,丝毫不敢怠慢天道定下的规则。

    王庆无奈,幸好这事也不急,只得嘱咐多多好好想想,编个难度差不多的任务出来。

    无所事事中,只能靠看书打发时间了。好在他需要看的书成箱成柜,只要静得下心来,从来不愁没事做。

    七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好不容易挨到时间,天刚蒙蒙亮,王庆就迫不及待的启程了。

    可惜门都没出就被拽了回去。

    如此重要的时刻,怎能如此草率。温莎儿严厉斥责了王庆自私自利的行为,表示要随行观礼。这点小事王庆自然不好拒绝。

    紧接着叶琦菲和多多双双登门,她俩小时候是在霸刀长大,即使后来回到藏剑,也未久留。还真没见识过藏剑山庄名剑出世的盛况。自然要去看看。

    紧接着就控制不住了,徒弟们,甚至手下的一些头目们也堵在了门口,目光热切的看着王庆。神兵神功就是江湖儿女的梦,谁又能免俗。

    这一下王庆发飙了。

    剑庐什么地方,藏剑山庄仅次于剑冢的禁地。自己带着媳妇还算说得过去,叶琦菲和多多本来就是人家家人,自然没有问题。这帮小兔崽子想干什么?真以为我的脸有那么大么。

    连打带骂,最后还是承诺回来后让他们见识见识,才赶走了这帮小弟。

    一行四人驾着一叶扁舟,风驰电掣的冲向山庄。

    他们到的时候,熔炉还在冒着汹涌的烈焰。叶蒙靠在一个躺椅上,闭目养神。

    王庆大气都不敢喘,深怕在这关键时刻惹到这位爷。

    匠人出身的人都有个毛病,平时无论多好的脾气,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最恨别人打搅。万一打断了感觉,那真是翻脸不认人,立刻进入癫狂模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好在几人都是耐心十足的人,倒也没有不耐。

    突然,叶蒙一跃而起,抄起一坛酒狂灌而下。

    接着,一掌拍在熔炉上,震出宝剑。

    挥舞着两柄铁锤,极有韵律的敲打起来。

    叮当之声不绝于耳,竟然汇聚成了一首激昂澎湃的乐曲。

    叶蒙这手绝活,引得几人惊叹连连,却只敢挤眉弄眼,不敢发出声来。

    良久,叶蒙暴喝一声。

    “接剑!”

    一道暗红色剑影扑向了王庆。

    王庆长笑一声,飞身跃出,一把握住了剑柄。

    嗡!一股异样的舒爽感涌了上来,

    那是一种手臂被延长的错觉,碎星再也不是一柄长剑,而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王庆眼中目露凶光,神兵在手,真想找人干一架啊。

    可能是感受到了王庆灼热的目光,叶蒙大手一挥。

    “赶紧滚蛋,这一套《阴阳问心锤》,差点把我掏空。我可没空给你当陪练。”

    三位美女,怔怔的看着王庆手中渐渐退去暗红慢慢退去,露出雪亮剑体的长剑,眼神中难掩嫉妒。但都识趣的没有开口询问属性。

    都是大家出身,这点江湖常识都有。甚至温莎儿都无权知道。

    王庆没有先去看属性,而是在空地缓缓地舞动起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很快就消散了。

    碎星的形体有了细微的变化,可能是两把剑合一,材料有富裕的原因。长度虽然没变,剑身却粗了一圈,变化最大的就是重量,增加了近乎一半。

    高手一般不愿更换兵器是有原因的,所谓练武除了熟悉招式,参悟剑道。更多的是根据个人的条件对武功进行细微的调整,使其更适合自己。

    到了王庆这个程度,很多招式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碎星的变化,意味着王庆需要额外花精力去适应它。

    但是很快王庆就发现自己多虑了。如臂使指的感觉,让这个适应过程被极大的缩短。按照王庆的估计,只要按照正常的每日练剑的程度,几天时间足矣适应。

    强压住心中的忐忑,点开了碎星的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