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第二百五十九章:表态

    其实根本无所谓欺人太甚,会议开到这种程度,所有人都很清楚,已经到了结束的时间,林擎天的来势汹汹,林风雪的准备充足已经全部都被亲自到场的林轩辕完全打乱,再怎么不甘心又能如何?

    第一次参加巨头会议的影子巨头林轩辕在会场上直接跟林擎天撕破脸皮,在会场上大声咆哮,最终却无法奈何林轩辕分毫。

    这次会议之后,林擎天原本就所剩不多的威信肯定会再次降低,在过去数年的时间里号称帝国第一派系的西南派系,正在以所有人都可以清晰感受到的速度从巅峰坠落,甚至是走向末日,而他们的领袖,最起码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解决的方法。

    有些人已经开始默默收拾东西。

    有些人则坐在原地,眼神闪烁着,等着林擎天宣布散会。

    今天这场会议无疑是最有冲击性的,相比于会场染血,更能冲击每个人的是林擎天和林风雪的无能为力。

    王系的几位巨头,在正常情况下谁都不愿意去破坏规则,叶年伦温和,陈画楼强势,邹仁特绵里藏针,郭天龙老而弥坚,各有各的特点,但他们无论如何过分,最起码不会在这种场合中去摔杯子跟林擎天翻脸。

    所以这段时间,即便是王系正在一点点的扩大优势,但每次会议结束之后,给人们的感觉其实并不太明显,最多也就是林擎天和西南派系有吃了些亏,但西南方面却依旧强大。

    可这种印象今日却被林轩辕一手粉碎。

    吃亏?

    西南派系现在何止是吃亏,旗帜人物林擎天几乎是每时每刻的都在被林轩辕甩耳光,可自始至终,他们却都没有采取什么像样的反击。

    大势已去。

    林擎天,真的不行了。

    直到这种时候,人们才有了这种明确的印象。

    目前西南派系的处境已经差的不能再差,估计这场会议结束之后,最多三天,一些常规意义上被人们认为是靠近西南派系的重要人物就会在不同的场合发表一些拥护叶年伦和陈画楼的观点,当西南派系这些外围力量一点点的靠近王系,他们的核心力量又能用什么来自保?

    每个人都在想这个问题。

    西南派系的领袖们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甚至不只是林擎天和高长河,就连徐上峰和徐东平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西南派系分裂在即,他们和林擎天之间的矛盾几乎已经无法调和,所以对于西南派系的弱势,他们早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并且已经准备做出比较大的让步,特别是在林擎天跟徐上峰谈过之后,徐上峰更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跟林擎天划清界限。

    可现在的情况是,西南林家整体的实力下滑的未免太快了,快到了让人措手不及的程度。

    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也许徐上峰还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会离开西南派系,整个西南派系就有可能已经沉入谷底。

    是时候要下定决心了。

    徐上峰看了看林轩辕,他不清楚林轩辕的做法是不是等于在另一种角度上逼他表态,但起码在他看来,时间已经极为紧迫,原本在他的预想中,林擎天就算遭遇再差的情况,他至少也可以拖到明年这个时候才对,但很显然王系已经不想等这么久,或者说林轩辕已经懒得去等,现在的情况,不要说一年,甚至半年都要拖不下去了。

    一个好的机会

    真的重要吗?

    徐上峰暗暗叹息,跟身边的徐东平对视一眼,两人似乎仍然有些不死心,期望着林擎天还有其他的手段。

    刚刚徐东平已经为林轩辕开口说过话,林擎天如果真的还有别的手段的话,那为了自己的生存,也许徐上峰就应该表态支持一下林擎天了。

    但两人的视线中,林擎天依旧铁青着脸,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何尝不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散会的时间?奈何不了林轩辕,再纠缠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可他就是不甘心,脸被打了,人被杀了,如今捏着鼻子散会?

    他上位这么多年来,何曾有过这种屈辱?

    拖着!

    林擎天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沉默着,在他这个位置上,只要他不说散会,还真没人敢离席,只不过这样耗下去又能有什么收获?

    会议室内的气氛逐渐变得有些尴尬。

    其他人多半知道林擎天是在找台阶下,本以为王系今日出够了风头,叶年伦会打个圆场,但自始至终,最先想要说几句的叶年伦一直都保持着沉默。

    不止是他,王系的几位巨头也都不发一言,打定了主意要跟林擎天耗着。

    “我说两句。”

    徐上峰突然咳嗽了一下,淡淡道。

    林擎天勉强缓和了一下神色,冲着徐上峰点点头。

    今日这个局面,他相信徐上峰看的清楚,这种局面下,徐上峰如果不帮他说话的话,那么西南派系的处境只会更糟,而且还会牵连到他自己和徐东平,这个时候,他们就算分裂也应该暂时的团结一致,起码先度过眼前这种尴尬的局面才行。

    尤其是在叶年伦沉默的时候,这个台阶,只能由徐上峰给他。

    可林擎天打死都没有想到的是,徐上峰不仅没有给他台阶,反而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或者说是惊吓。

    “嗯”

    徐上峰沉吟了一声,他的眼神飞快的扫了一眼林擎天,很复杂,很意味深长的眼神,紧接着,他笑了笑,看着林轩辕点头道:“我认为林总说的有道理,郭烈一个人哪来的胆子污蔑特勤系统的领导人?明显不正常嘛,是该要好好查一查,看看到底是谁站在他背后给他撑腰,同志们,这件事情很恶劣,如今是非常时期,林总和神州守护的任务太重,重要性不用我过多强调吧?这个时候污蔑林总,这简直就是犯罪,叛国罪!这件事情必须要一查到底,我的意见是追根究底,差到哪算哪,绝不姑息!”

    会议室猛地一静。

    叶年伦的表情更是彻底僵硬,他死死的盯着徐上峰的脸庞,一时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表态了!

    徐上峰终于明确表态,在如此关键的场合上,在林擎天的位子岌岌可危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帮忙,反而直接对着林擎天踹了一脚。

    这已经不止是对各大武道势力厌恶这么简单了,徐上峰明确支持了林轩辕,而且顺着他的话锋,矛头直指林风雪。

    背叛?

    不,这是分裂。

    西南派系自此刻起,正式分裂!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