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己国的异常举动

    军令部下发一道不同寻常的军令:

    鉴于大量叛军祸害西部数州,叛贼不除国无宁日,统帅府愧对战区百姓,今决定所有正规军的封赏延后,待剿灭叛军之日再论功行赏。

    “今天有命令吗?”丁馗一早来到指挥部就问,姜植把最新军令丢给他。

    “很明显是针对我们的嘛。”

    打完仗论功行赏是惯例,不过这要分战区,涉及叛军的战区多达六个,这在少典国历史上尚属首次,这场战争不知道要延续几年,剿灭叛军才统一颁赏是不合理的。

    “这道军令没有掌帅印。”姜植提了一句。

    “军令部有权颁发临时军令,虽然这道军令有点冒犯掌帅的权威,不过少典继哪里会在乎掌帅大人。”丁馗清楚上面的门道,家族典籍里有关于各部的各种分析。

    “其他统帅大人也会不满吧?”姜植日后有可能进入参谋部,会比较关心上层的事。

    “那又如何?少典继只会护着他爹,还不懂交换利益,其他统帅被他视为绊脚石,我猜是这样。对了,没有要把我们调去其他战区的命令吗?”

    丁馗更关心第八军团的动向。

    “还没有,反正我们休整完毕就开拔,南下之后再有军令来我们可以看情况决定。”

    第八军团仍按部就班地休整和为南下做准备。

    镇南城,中望州战区指挥部,城内的大人物都来了,少典坚、姜厉、俞韦等聚集在一起。

    “靳曼部在南国郡遭到己军攻击。”参谋读出一条军情。

    少典坚忧心忡忡地说:“暂时还不能确定己国是否与叛贼沆瀣一气,不过己国自南丘郡大败后就不能视为我们的盟友了。”

    俞韦分析道:“己国的北路军五去其三,剩下两个军团在南沼州边境,能攻击南国郡的应该是其他部队。”

    “己国肯定与叛贼有勾结,少典雍的反间计就是向己国献媚!”姜厉想通其中关节,“我们必须做好抵抗己国入侵的准备。可以告诉靳曼,放开手脚来打,允许他们过境攻击。”

    “若己国与叛军联手,本州的兵力能否抵挡?要不调第八军团过来吧,他们正好在休整。”少典坚没有考虑跟统帅府申请,直接对姜厉说。

    他认为姜熙会给兄长面子的。

    “既然己国把手伸进南国郡,我们也不必客气,第八军团不日将南下,挺进己国的并江州。

    不能总让己军打进我们的国土,得让战事在己国境内进行,有第八军团的牵制,己国不敢大举进攻中望州。”

    “属下猜测,己国想来抓些俘虏,用以交换他们的俘虏,这样既能挽回面子又能节省金钱。”俞韦提出自己的看法。

    远在南国郡的靳曼也有同样的看法。

    “己国这是挑软柿子捏呀,打不过第八军团来找我们晦气。”他跟顾均吐槽。

    “可不止打不过第八军团,还有半个二十一军团哦。”顾均非常满意张捷等人的表现。

    “你就嘚瑟吧!”靳曼咬牙切齿,“我留五个师团在那边不会比你们差。要是连跟第八军团打下手也不会,就不配当正规军。”

    “哈哈哈,小人才会嫉妒。话说己国的中北路军是从哪里来的?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番号。”

    被偷袭的部队说出己军番号时,顾均非常惊讶。他听说过中路军和北路军,但这次偷袭他们的却是中北路一军团。

    靳曼当场决定后撤五十里,留出足够的缓冲距离,然后才派斥候去打听,表现出无比的谨慎。

    “军情司的人应该全部派去冲锋队,南沼州打那么久,一点有关己军的消息也没传过来,都干什么吃的?”他大骂军情司,导致自己陷入如此被动的状态。

    “己国有实战经验的部队不多,战斗力最强悍的听说是中路军,基本上都有与孟国交战的经验,会不会是中路军分出来与北路军合成的部队?”顾均掌握的资料都是几十年前的。

    “北路军的精锐被丁馗干掉了,己国若是再把中路军的精锐打没了,十年内拿什么部队抵抗孟国?我判断己国不会派中路军北上。”靳曼十分干脆地忽略掉姜植。

    “呵呵,丁馗不愧为二十一军团的军威啊。”

    “那是曾经的好不好!”

    “哎,你别管,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我带出来的,如果没有先王的指婚,我军可比肩第八军团!”顾均毫不遮掩自己挑战精锐军团的雄心。

    “好,己军交给你,我来对付叛军。哈哈哈。”靳曼忽然开怀大笑。

    “啧啧啧,小智帅啊,小智帅,你就这么来算计我,有本事你算计己国人去。”顾均差点气歪鼻子。

    靳曼忽然正色说道:“新来的己军太过陌生,我们完全不知情,最稳妥的做法是让有大师级高手的部队去试探。这个方面我承认二十二军团不如你们,有你坐镇我才放心。”

    “行啦,怎么被你卖了我还有一种喜滋滋的感觉?”这话顾均十分受用。

    “唉,世人对我师徒误会太深。”靳曼作忧郁状。

    顾均后背一凉,赶紧说:“我可没有冒犯智帅之意,咱俩的私聊可不许乱说。”他生怕靳曼给贝懿进谗言。

    “你有没有冒犯老师分得清楚,放心吧。”靳曼拍拍顾均的肩膀,“他肯定会说‘一个主宰骑士怕我作甚’。”

    “别乱来啊,我可不愿他老人家浪费心思在我身上。”顾均是真的怕。

    五大帅都有崇敬和畏惧的人,只是畏惧智帅的最多,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着了他的道。

    “报,战区指挥部军令。”一参谋打断两位军团长的私聊。

    靳曼看完递给顾均,

    “你的限制更小了,可以过境攻击,那就有很多战术派的上用场。”

    两人一齐说道:“断粮道!”

    战术上的断粮道包括摧毁敌人的屯粮重地,外**队跨境作战,有些补给无法在当地获得,后方一定有囤积辎重的地点,两位统帅都看出这一点。

    断粮道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首先要知道敌人的屯粮地和运输路线,还要了解敌人保护粮道的兵力,保证己方行动的隐秘性等等。

    “这个时候真是怀念丁馗,偷袭敌后是他的拿手好戏,有他在断粮道必成!”顾均的语气满是遗憾。

    哪个领导不喜欢有绝活的手下,无奈跟他抢人的是国王,是长公主,这才极不情愿地让丁馗从201师团退役。

    至于姜熙再次启用丁馗,那就是顾均职权之外的事。

    “据我研究,丁馗依靠过人的精神力躲避敌人的耳目,总能在敌人无法察觉的死角溜进敌后,这才造就了他‘飞将军’的美名。”

    “嗯哼,然后呢?”顾均见靳曼停下来,立马追问。

    “我只能帮到这了,你不能指望未来的第八军团统帅总给你打下手。”

    “……”

    门外的亲兵听到打斗声,但他们知道里面就两人,有些事情轮不到亲兵管。

    顾均无比惦记的丁馗动了,率领74和75师团为先锋,一路往南直奔己国边境。

    南沼州毗邻己国的两个郡是达岭郡和南平郡,其中南平郡的西面就是中望州,东面是达岭郡。

    由于达岭郡山岭较多且紧挨大沼泽,不适合大规模兵力展开,因此二十军团主力驻扎在南平郡,己国的主攻方向也是这里。

    易升罕见地到帐外迎接一位师团长,第八军团先锋抵达他的军团指挥部。

    “74师团长丁馗参见易大人!”

    丁馗快步跑到易升面前行礼。

    “嘿嘿,终于把你们盼来了!”易升上前牵住丁馗一只手,“来,就等你把敌北路军全收拾了。”拉着丁馗往帐内走。

    “易帅如此说,末将承受不起啊。”丁馗有点被易升的热情吓到。

    “呵呵,谦虚是好事,可我不喜欢绕弯子说话,有啥都直接来。”

    易升被己军压制惨了,人家上来就动用两个军团正规军,猛攻南平郡的边界村镇,曾经一度打到郡城外。

    若不是他仗着熟悉地形和经营许久的防御设施,打出几次漂亮的突击战,才迫使己军退回边界附近,之后转为占领-摧毁的方式,一步步逼近郡城。

    直到南丘郡大战结束,敌军一夜之间退得干干净净,全数退入己国境内。

    “请问大人,最近敌军可有异动?”丁馗只能顺着易升的脾气来。

    “不知是何原因,己军一反常态,过境的侦查活动大幅减少,我正寻思着你们就来了。”

    易升倒是发现敌人的异常,不过是示弱的举动。

    “有趣!末将刚收到一个消息,己国有一支新番号部队攻击中望州南国郡。

    这代表己国没有打算停止攻打我国,那么此处的敌军有反常举动,依末将看来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是敌人把主攻方向改到中望州,此地收缩兵力防守,尽可能地减少挑衅行为,避免双线作战。

    第二个可能是敌人故意示弱,并在中望州布下疑兵,引诱我军放松警惕,然后抓住机会突袭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