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分节阅读26

    。”

    “哼,凭什么不让我嚷嚷,我家地里麦子要真是被鸡给啄食了,那肯定就是你家的。”郭前正冷哼了声,得意道:“呐,大家伙儿可都听着呢,要是咱家地里的麦种真给鸡啄了,肯定是安家的鸡没错跑了。”

    周围有些实在看不下去的出声了,“这辛苦种的麦子,谁家都不容易,你地里的麦子还没被鸡给啄了就在这里嚷嚷开了,人家安大家的麦子被你家的鸡给啄了,说了两句,你还先告上状了。不行就找村长来说说。”

    郭前正瞪向那出声的人,“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王二的夫郎嘛,怎么,你家那小公子没嫁成我家儿婿,这是趁机来报复了吧。”

    王二的夫郎赵志气的瞪大了眼,话还没出口呢,外边便有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

    章节目录 28人善人欺

    “大叔,你留点口德吧,不怕你那还没出嫁的儿子到时候被退婚吗?这大家都有耳朵听着呢,这要是不小心传到你那儿婿的耳朵里,到时候哭的可不是别人。”安亚非被陆寒情拉着走进了人群里。

    一张俊俏的脸冷冰冰的。

    刚才他在外面就已经听了个真真切切,自然也是知道到底是因为啥事自己爹爹跟阿爹还没回家了。

    这一听不打紧,差点没把他给气笑了。

    本来阿爹跟爹爹因着跟陆家定了亲,不想多事,有时候在村子里听别人说了些不好听的闲话,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里也就听了就算了。

    虽然他一直觉得,被人欺到头上了还不还击的话,真是吃亏得很,也绝对不是他愿意去做的事情。

    奈何自己阿爹跟爹爹不吱声,他这个当儿子的,自然也不能去多做些什么。没得到时候反而给家里惹了麻烦。

    这有人的地方,肯定就会有闲话的,何况还是这没啥消遣的异世古代了。这东加长西家短的,他自己也挺喜欢听的。

    这曹家夫夫,也不是第一次针对他家了,前几次阿爹跟爹爹也都忍了,这次就真的是太过分了。

    秋收的时候故意不把鸡关起来,整天介的跑他家来吃麦子谷子不说,现在这麦子才刚下种,就被吃了,逮到了还不道歉,居然还敢在这里胡搅蛮缠,安亚非是真的不想忍了。

    这人善人欺。

    被安亚非一顿抢白,郭前正愣了下神,便讽刺道:“哟,我道这是谁呢,原来是那嫁给有钱家爷们,就狗眼不认穷乡里的安家大儿子,呵呵,不对,这还没嫁过去呢,你说我家儿子小心被退婚,你自己也小心着点吧,这有钱人家的夫郎,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陆寒情站在安亚非身后,微眯着眼睛看过去,浑身的冷气让站在他前面的安亚非有点想哆嗦,这看向对面尖嘴猴腮,还满身黑的大叔时,眼神就充满了同情。当着人家正主的面说这话,真真是作死的行为。

    不过他也真的是知道了这曹家夫夫为啥不招人喜欢了,瞧这仇恨拉的,简直是绝了。

    李亚罗见到儿子跟未来儿婿过来了,连忙走了过来,“小非,怎么跑地里来了。”这些事,他是半点也不想让小非参与的。

    安亚非挣开被陆寒情握住的手,上前拉住阿爹的手道:“我这要不过来看看,还不知道有人这般欺负咱家呢。阿爹,你总说这都是一个村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能忍就忍,可你看人家,到底是没把你当一个村的乡亲,这话说得,简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上次晒粮食故意不把鸡给关起来,吃了咱家的粮食不说,现在这地里刚下的麦种吃了被逮了个现行,还能给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咱家可不能再忍着了。”

    安亚非的声音说大不大,却是刚好能让周围的人都听个真切,顿时不少人都深有同感的点头。

    头一段时间晒粮食,在场的家里粮食也没少被那曹家夫夫的鸡给糟蹋了。

    郭前正跟曹德一听这话,立马就不干了,郭前正上前几步,几乎快冲到安亚非两父子的跟前,“你说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呢,说咱家的鸡吃了你家的粮食,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没有证据就不要含血喷人,这大家伙儿可都是听着的,你这地里的麦种到底是谁家的鸡给吃的,你说看见了,证据呢?”

    陆寒情在一边皱着眉看着这对夫夫,这曹家夫夫的德行,他也是有从自己身边人的口里听到一些的,以前因着安叔的心思也只是知道就完事了,可现今不一样了。

    想到此,双眼便闪过一道寒光。

    曹家夫郎郭前正还不知道自己祸从口出,依然在那里不依不饶的嚷嚷,“这人还没嫁过去当那有钱人家的夫郎呢,这嘴巴倒是比谁都能骂人。”

    安亚非放开自己阿爹的手上前几步,与郭前正的距离也不过一只手臂长短,笑眯·眯的道:“大叔说话可真有意思,我这嘴哪里能赶得上你的嘴厉害,没理也能搅出三分理来,晚辈倒是有些自愧不如的。大叔总嚷嚷着要证据,要不,等过些日子,晚辈把那吃粮食的鸡弄死了给你拿到面前来,让你看看证据如何?也好让这乡里乡亲的看看,这吃粮食的鸡,到底是谁家的。”

    后面的话,安亚非是冷笑着说的,威胁的意味一点也没有掩饰。对付这种无理也搅三分的人,就只能比他还要凶,比他还要无理。不然对方就能给你来个胡搅蛮缠。

    郭前正气的抖索了一只手,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可真是没想到啊,这往后要嫁给有钱人家当夫郎的人就是不同,连这威胁的话都说的这般堂正了。”

    郭前正旋身冲着周围看热闹的人道:“呐,大家伙儿可都是听清楚了的,我家鸡要是死了,可就是安家这大儿子弄死的,到时候大家伙儿可得给我作证。”说完洋洋得意的看向安亚非。

    安亚非差点要笑出声了,尼玛,这智商,真是让人替他捉急。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亏了他还能在自己面前得意呢。

    周围不少人都低头小声的笑出声,这曹家夫郎,这次栽了吧,自己认罪了。这安大家的大儿子平时看起来挺温和的一个人,倒是没看出来,这小心思还挺厉害的。就这么几句话,就给曹家夫郎整认罪了。

    曹德听见周围的声音,着急的拉了拉身边夫郎的衣袖,怎奈这会儿正得意的郭前正根本不理他,还对他这行为很是着烦,“你拉我干什么。”

    曹德想说点什么,却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盯在自己身上,本来这还有些微暖和的气温,也霎时凉了下来,禁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

    陆寒情上前几步走到安亚非面前,强大的气场让正在笑得得意的郭前正僵了身子,“既然你自己已经认了那吃粮食的鸡是你家的,我想,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一会儿村长来了,自然会有个公道的。”

    冷冷的把话说完,陆寒情拉过安亚非转身打算走人,这种事情,他即使想插手也是不能的。以安叔的固执的性格,肯定是不想自己在非儿没有过门前就多插手这村子里的事情的。不过,明面上的插手不能,背后想做点小动作,安叔也不是不会知道的。

    虽然摄于陆寒情周身的冰冷气息,郭前正还是哆嗦的断断续续出声了,“我,我什么时候,承认,承认了。”他可不觉得自己承认了。

    安亚非扯了扯陆寒情的手,转身笑眯着眼的看向明明已经发抖了,还强撑着说完话的人,他倒是对这人多少有点佩服了,陆寒情的冷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这曹家夫郎能在陆寒情的冷眼下把话说完,倒是有些厉害了。

    “你承认没承认,这周围的叔叔伯伯都是听见了的,我相信,这大白天的,叔叔伯伯们也不会听见了当没听见的放任过去。”安亚非笑得温和的看向周围的人,“一会儿村长大叔来了,郭大叔你还是去跟村长说去吧,晚辈这会儿可还忙着回家做饭给阿爹跟爹爹吃呢,没那闲工夫在这里跟你瞎扯,想必你那嫁得也不错的儿子,一定在家煮好饭等你们了吧。”

    说完,安亚非就笑着走了。

    周围听见他这番话的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凤山村的人,谁不知道那曹家的大儿子,因为从小被自己两个爹娇养着,除了那一手的绣活能拿得出手外,那灶屋里的事情,那是半点也不会的。如今被他这么一说出来,这讽刺的意思,只要不傻子,就没有听不出来的。

    等回了家,李亚罗跟安木友坐在堂屋里,倒是没有多生气,就是觉得这曹家夫夫,真是搅得厉害。

    “寒情,让你看笑话了。”

    陆寒情笑道:“安叔这说的哪里话,一家人,要不是晚辈还没有跟非儿成婚,定是不会让人这般欺负到头上来的。”

    安木友摇头笑道:“那曹家夫夫的人品,周围几个村子都是有目共睹的,这种人,你越跟他较真,他越来劲。要是不理他吧,兴许几天也就过去了。”

    安亚非可不这样认为,“爹爹,你就是这样,总想着忍,这有时候忍忍是没错,能大事化小了,可有时候你越是忍,人家就越觉得咱家好欺负。你瞧这曹家夫夫就是这样。总拿我嫁人的事情说事儿,没事儿就给整点事来说道说道,要是今天的事情还继续忍,指不定以后还给咱家整出点什么事情来呢。”

    李亚罗拍了拍他的脑袋,“以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别插手了,没得让人看了笑话。”

    安亚非瘪嘴,“鸡毛蒜皮才不是小事呢。”没听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么。

    李亚罗被他这不服气的样子逗乐了,“怎么,你还想说个什么花儿出来吗?”

    “嘿嘿,哪能啊,说哪里能说出花儿来的,阿爹等着,我去给你做一顿带花的晚饭出来。”安亚非嘿笑着在自己阿爹身上蹭了蹭,便往厨房去了。

    李亚罗笑着摇头,这孩子是越来越不着调了。

    章节目录 29跟他讲情趣

    陆寒情笑着跟李亚罗和安木友道了声失陪,便跟在安亚非身后往灶屋去了。

    灶屋里,安亚非已经把火点上。来这里这么长时间,这用火折子点火的事情,早已经被他学会了。

    “非儿,我来烧火吧。”陆寒情来到他身后,微微俯身,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耳郭,让没有防备的安亚非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哆嗦。

    “我说,大哥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搞这种偷袭的事情?”安亚非对这人的行为已经是有点无语了,仗着武功好,就总这般无声息的靠近自己搞暧昧,难道不觉得幼稚吗。

    陆寒情不认同的道:“非儿这话可就说错了,这怎么能叫偷袭,这是情趣。情趣懂吗?”

    安亚非被逗笑了,“艾玛大哥,你可别逗了。”跟他一个现代人讲情趣?安亚非觉得自己真是要笑死了,同时还觉得自己被这古人给鄙视了。

    “非儿是打算做酸菜鱼吗?”陆寒情含笑坐在灶膛前,虽然做的是烧火这种极其不符合形象的事情,可是看上去,却不会让人有任何违和的感觉,安亚非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

    “你倒是每次都能赶上好时间。”

    陆寒情笑了,“这般说来,好像还真是。”

    安亚非一边往锅里放鱼块,一边道:“你好像还很自得?”

    “自然,能吃到非儿做的饭菜,就算是让我天天往这里跑都没关系。”陆寒情往灶里扔了根木柴。

    安亚非瞟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话。

    鱼块腌的时间稍微久了点,不过配上酸菜,味道刚好被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