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分节阅读2

    女鱼贯而入,围着我转,穿衣、梳头、洗脸、熏香、蹬靴——忙得不亦乐乎,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找不到。不到十分钟我就头脚焕然一新被簇拥坐在龙椅上,手上端着碗温热的燕窝粥。看样子是要我边吃饭边会客了,这难道都是以前这皇帝的生活习惯?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瞄了脚下匍匐的人影一眼,原来是昨见过的小老头。他就是丞相?!这么看,他该是我的心腹兼国之栋梁罗?那就对他好点吧,不良影响先靠边摆。我把碗递给身后的宫女,一边接手巾一边答:“起来吧,不用客气。”

    一屋的人古怪的拿眼干瞪我,秦讳趴在地上足足过了三分钟才起来,满脸忧心的观察我的表情,小心翼翼问:“皇上,你的龙体……是不是哪儿有点欠安?”

    我错愕道:“没啊,我很好,怎么了?”

    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出了个演戏可以不穿帮的鬼点子。咳了一声,对左右摆摆手:“你们先出去,我有事要跟丞相单独商议。”

    “是。”一屋人顷刻散尽,只留下两个眼珠子不安乱转的秦讳——我就怎么看都对这小老头没好感。但不能露声色,叹了口气,说:“丞相,有件事我想问问你的主意,这里除了你,好象就没第二个人真正关心我。”

    秦讳立即现出受宠若惊的笑容,哈着腰答:“皇上圣明!皇上就是微臣的知遇伯乐,再生父母,微臣即使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皇上的万一!”

    我白了他一眼,真是个马屁精,道:“你这么忠诚就好,老实告诉你丞相,我失忆了!”

    “啊?”秦讳犹如挨了当头一闷棒木立在那里,短短几分钟,他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足以用精彩二字来形容。

    我装着一身的烦恼抱怨:“那个死牛鼻子老道真是该杀,不知他给我吃的什么药丸,我侥幸在鬼门关打了趟转没被小鬼拉去,醒来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怎么会这样?!”秦讳瞠目结舌。

    “丞相,我失忆的事绝对要保密,否则朝野大乱,你快给我想想法,怎么办啊?”

    秦讳如丧考仳,哭丧着脸道:“皇上,你真的什么全不记得了?那微臣呢?你也忘了吗?以前,您可是最宠爱微臣的啊!”

    搞了半天,这老小子是怕失宠,我好笑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你守在我身边,其他的大臣对我不闻不问,显而易见你才是最对我忠心的人。我即使忘了你,也能清楚区分好坏。想想,我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对你说了,还问你一个人拿主意,这还不足以表示我对你的信任吗?”

    秦讳歪头思索一会,很快面露喜色,立马头大磕特磕道:“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我道:“起来吧,快点给我拿主意才真,现在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很头疼耶!”

    秦讳赔笑道:“其实失忆也不是很要紧的事,只要皇上龙体没什么损害就万幸了,以前的一切,还有如何处理朝政,微臣会慢慢一点一滴教给皇上。”

    他这么说正中我下怀,有这么个重臣帮忙掩饰,还怕当不好一个皇帝吗?我对于秦讳的表现很满意,减了几许初见面对他的恶感,道:“那你说,我日常起居,首先要注意些什么礼节?”

    秦讳笑道:“首先,皇上要自称‘朕’,其次,言行要具威仪,这样就算最亲近您的娘娘,也不能瞎起疑了。”

    我领悟的点点头,心想,难怪这之前所有人都怪怪的看我,敢情是因为我没对他们凶还不习惯。秦讳迟疑一下,又说:“皇上,朝中还有几个老跟您还有臣过不去的老顽固,他们唠叨什么您大可不必理会,您以前只是碍着他们是两朝元老给他们留有余地罢了!”

    我一向也最怕长辈在耳边罗嗦,从前我老妈一张嘴我就找地方闪人,对秦讳的提醒我深表赞同:“那就找个借口把他们打发远点当官去好了,免得烦。”

    秦讳似乎对我的回答感到意外的惊喜,连连点头道:“皇上说得是!不过,这几个老家伙在朝中两代为官,又蒙先帝托孤,朝内朝外,很有些势力,皇上要动他们,还得从长计议。这个,微臣会努力的替皇上分忧的。”

    我有点纳闷的看他晕翻的嘴脸,难不成,我恰好助长了他拔除异己的威风?不行,改天我得会会那几个老臣,看是不是秦讳在献谗。我虽然只是个16岁的小姑娘魂魄,对于忠奸善恶,可是很在意的。

    我突然想起秦讳到这来的目的,便问:“丞相,刚才听人说你在外求见我等了一个多时辰,有什么急事吗?”

    秦讳啊的一声,拍着自己脑门道:“该死,微臣竟然连这么大的事都忘了!皇上,是这事:您几天前不是下了道圣旨在全国选三百名美女进宫吗?可是,运送美女进京的车队竟然在临近淮南的地界被伏劫了!那群强盗据说还打着个义字旗,真是太目无王法了,皇上,赶紧下旨派军队去剿灭他们吧!”

    我跟他大眼瞪小眼一会,秦讳终于领悟到自己的愚蠢,干笑道:“哎,看微臣这狗啃的记性,皇上都失忆了,当然不记得几天前说选美的事!那皇上,剿灭这伙强盗,夺回三百名美女就交由微臣安排人去办吧?”

    我笑笑:“丞相,这段时间朝中大小事物,可能都要烦劳你处理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得慢慢熟悉。”

    秦讳脸都笑烂了:“是,是!皇上的信任就是微臣的莫大荣幸,微臣就算粉身碎骨也……”

    “好了,好了,”我不耐的打断他:“你去忙吧,没大事不要来烦我。”

    “遵旨,微臣告退。”秦讳象个哈巴狗倒退出了门,才直起腰兴冲冲离去。我有点怀疑自己所托非人,但眼前又实在没第二个人让我差遣。

    正文 第四章 奇怪的侍卫

    一个人坐在上上下下全是黄的屋里实在气闷,我信步出门,往游廊边溜达,身后亦步亦趋,跟了一大堆小太监。但凡我经之地,侍立的宫人仆役纷纷下跪。我觉得既新鲜又好玩,故意还多在他们眼前晃几圈,好看他们木偶人似的做同一个动作。

    终于我走累了,进到一凉亭歇下,小太监们忙着给我打扇搽凳倒茶。我目光却被不远处一名站岗的侍卫吸引了去。

    同样的盔甲同样的站姿,此人就是比别人多了种虎睨龙傲的霸气。不仅因为他高人一头修长挺拔的身材,还因他拥有一张我生平仅见帅气逼人的脸。我打心眼里觉得这类人物只用来当个哨兵太屈才了。

    不知不觉,我已经问出了口:“那是谁啊?”

    今早曾冒死叫我起床的那小太监躬身向前,顺着我手指方向看了看,立刻吆喝:“你!喂,过来,皇上要问你话!”

    这个白痴小太监,我在问他又没叫人过来啊。看着那侍卫略显迟疑的走过来,我也同样感到有些紧张。对方亮若紫电的目光从我身上一掠而过,感觉象给冰冷的刀锋划伤了肌肤,我纳闷的同时,那侍卫已躬身下拜:

    “皇上圣安!”

    刚才是我感觉有误?老妈管我严,我长16岁还没这么近跟一个年轻异性说过话,有点讪讪道:“起来吧,呃,我也没别的事,叫你过来只想问问……”

    同样看怪物的眼神不例外又出现在那侍卫身上,他有所防范的看看我道:“皇上请问。”

    我庆幸现在是个皮粗肉厚的猪男人皮囊,别人看不见我灵魂的脸红:“恩…你叫什么名字?”

    侍卫犹豫一下答:“小人姓牟,名涵青。”

    “好名字啊,”我由衷拍手:“牟涵青!我看你不似个普通人,为什么要进宫来只当名小小的侍卫呢?”

    牟涵青嘴角抽动一下,现出一线隐隐的笑容,他蓦然亮起的眼神盯得我一阵发毛:“回皇上,小人十分崇慕皇上的天威,为你效力是我牟涵青的最大心愿,所以宁可来宫当名小小的侍卫,以供驱策。”

    “骗人!”我心说,直觉告诉我他的言不由衷,我猜忌面前蹲伏着的或许是头噬人的猛兽,但牟涵青冷逸的气质迷住我令我不忍把他赶开。我想给他一个青云直上的机会,道:“牟涵青,你武艺如何?”

    牟涵青笑笑答:“皇上要考究一下小人吗?”

    我来了兴趣:“怎么考究你?你带刀,舞给我看看。”

    “遵旨!”牟涵青刷的自腰间抖出柄软剑——奇怪,我以为他只带刀,没想到他身上还藏着别的武器。只见那软剑初如毒蛇游弋吐芯,经牟涵青轻轻一抖又伸得枪一般笔直,叫我大开眼界,不由拊掌道:“好剑,你舞给我看。”

    “皇上,独舞不好看,也发挥不出小人的本事。”

    我心痒难搔,道:“那你说怎么办?”

    牟涵青微微一笑:“皇上不见怪的话,就以你手中这个杯子为靶如何?”

    “我的杯子?”我楞楞低头看去,猛听牟涵青大喝一声:“不要动!看剑!”

    我只觉眼前寒光乍闪,黑白无常哥儿俩的阴森气息又似近在鼻端,手中捧着的水杯被迎面牟涵青飞来一剑劈为两片,温热的茶水溅了我一身。我整个人都骇呆了坐在那里!

    但看牟涵青,却似比我还显惊讶,怔怔的看自己手中的剑,又看我。

    “大…大胆!”好不容易先回神的小太监指着牟涵青吆喝出声:“你竟敢对皇上出手,莫不是想借机行刺?快来人啊,拿下这个刺客!”

    周围侍卫蜂拥而上,牟涵青急忙拜伏在地:“小人一时失手,请皇上恕罪!”

    我不想在众人面前表露自己过多的懦弱,抛下破茶杯,强作镇定的甩甩手上的水,道:“没关系,我叫他舞剑的嘛,他不是刺客,你们退开!”

    “谢皇上明查!”目睹牟涵青松口气起身,我由衷的对他说:“你真的剑术很好啊,不沾我一点皮毛就把我手上茶杯劈为两片,当个侍卫实在太委屈你了。”

    刚才那一剑牟涵青若存心要我的命完全可以越过茶杯,我所以断定他只是急于表现自己以求得到赏识。牟涵青苦笑道:“皇上过奖,小人刚才就差点失手…”

    我笑笑:“你这身本领只当个小侍卫太可惜了,我另外给你调动一下职位吧。”

    忽然省起自己对官场一窍不通,忙召来小太监悄问:“侍卫的头叫什么官名?”

    小太监很高兴有自己表现的机会,顾不上怀疑我连这个都不懂,答:“回皇上,要是大内侍卫的头就叫大内总管,御林军的头就叫都统。”

    “有什么不同?”

    “大内侍卫是贴身保护皇上安全的,御林军则负责外皇城的禁备。”

    我立刻拿定了主意,抬头大声道:“牟涵青,我就封你做大内总管吧,以后我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了。”

    “谢皇上恩典!”牟涵青虽很意外这结局,还是显得很兴奋的接受。

    小太监在我身后,小声问:“皇上,那原来的总管大人往哪调呢?

    我呆了呆:“降为副总管好了。”

    “那原来的副总管……”

    “你真烦,一级降一级嘛!”

    “是是,那奴才这就去内务府传皇上口谕,令他们安排这位新总管大人的赴任。”

    我站起来,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把腿都吓软了,赶紧扶住小太监的肩膀,对还半跪在地上的牟涵青道:“好了,就这样,朕…要去休息了,牟涵青,你以后要好好干,不要让我失望哦!”

    “是!”

    我有点洋洋得意地回到寝宫,对于自己的慧眼识英才很满意。虽然眼下这新身体实在很猪,不过当皇帝的滋味真不错。吃过晚饭,一个小太监送进一个盘子,里面排满的小牌子。我随手翻了翻,写的都是些人名,什么李美人玉贵妃陈昭仪等等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

    小太监惊讶的看我:“皇上,您忘了?这是咱宫里的老规矩,您今晚要宠幸哪位娘娘,把她的牌子翻过来,奴才们就好去安排了。”

    我寒毛立时一根根倒竖起来:“拿走拿走,我一个都不要,不准把什么女人送到我跟前来!否则我就打你们!”

    小太监诺诺急退,我回头对另个侍立的小太监道:“明天早朝记得叫我起身。”我记得传闻有说皇帝天天要上早朝处理国事的,我决定好好见识一下。

    正文 第五章 小柜子

    “皇上…皇上…”

    又是那个讨厌的细小声音在耳边趋之不散,我才跟前世爹娘团圆的美梦破灭了,我翻身爬起,怒目瞪视面前的小太监——到底他是皇帝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