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天真。”魔御煌勾了勾唇,有些冷漠的笑道。

    君倾歌现在已经被怒火所充满,她紧紧的咬着唇,已经渗出了血丝,顺着嘴角缓缓的流了下来。

    她明知自己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哪怕是一丝丝,她也想要为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事情让眼前之人付出代价。

    魔御煌看到她这样,眉头微微一皱:“明知不可为却还想要拼上性命,简直愚蠢。”

    君倾歌听到他的话,声音嘶哑的沉声说道:“你之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即便是我现在根本就及不上你,但是我也绝对要让你付出代价!”

    魔御煌的眼睛微微的眯起,他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当初第一次看见眼前之人的时候。那是他在漫长的修炼圣言之中第一次所经历的事情,虽然当时心中有些恼怒,但是却也有一些别样的感觉。

    这时候再一次在这里见到她,看见她带着怒火的面容,却意外的并没有生气或是不悦这种情绪,反而让他的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和他有亲密接触的人,虽然并不是出于他本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在他心里面有了那么一点点不一样。

    即便是她这样拼了命的攻击自己,而且还放话说要让自己付出代价,他心中也没有想要惩罚她的情绪,这样的想法让他自己也有些意外。

    不过君倾歌这样一直不依不饶,即便是自己已经受了重伤,但是却依旧在苦苦坚持的样子,看在他的眼中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明知不可为,你这是想故意送死吗?”他忽然缓缓开口道,心中不知道为何有些不太高兴。

    君倾歌并没有说话,她手上已经被鲜血所染红,裂云上面所缠绕着的火焰也开始跳跃了起来,时隐时现,她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了,但是却依旧没有放弃。

    魔御煌见状,轻轻哼了一声,然后抬手之间便把人打晕了。

    君倾歌直接昏迷了过去,整个人如同一只折翼的鸟一般,从空中直直的坠下。只是没有过多久,身形变缓了起来,直接停留在了半空之中。魔御煌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抬起的手轻轻落下,然后伸了出去,双手将人抱住了。

    感受到她的体重,他先是轻轻的挑了挑眉,然后眉头微皱:“竟然才这么重。”

    说完之后,便打算带人直接离开。而在离开之前,他微微一顿,然后低头看去,便看到了躺在那里依旧昏迷不醒的墨北尘,他神色有些晦暗不明,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带着君倾歌直接消失了。

    他原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也没有想到仅仅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她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那一片贫瘠的大陆的最顶端,也怪不得会被人盯上,这样的天赋,即便是在他看来也是十分出色的了。

    既然已经达到了这样的修为境界,那么也没有必要回去了。

    在魔御煌的想法之中,君倾歌的修为,在那么一点时间里就达到了那一片大陆限制之下的顶点。所以是不可能再回去的,回去之后修为也只会被限制,而且不可能再继续有所突破。

    她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就肯定是抱着继续向上突破的想法。显然,她并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来到这儿的,而是被什么人算计了,这也就是说,她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认识的人,估计也没有想好之后的去处。

    既然如此,那么他就发发善心将人直接带回去吧。

    如果他的想法被跟随他多年的手下所知道,必定会惊骇不已,他们陛下竟然也有发善心的一天?!

    很快,他便直接出现在了魔皇宫之内。他的手下一如往常的迎接他回去,只是这一次和之前大不相同。他们陛下竟然抱了一个人回来!而且还是一个女子!

    他们心中虽然十分惊讶,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像平常一样直接迎接了上去,然后开口道:“恭迎陛下。”

    魔御煌只是略微抬了抬眼睛,然后便直接回到了平时起居的地方,手轻轻一放,君倾歌便躺在了一张榻上。

    “找个人过来诊治一下。”

    他说完之后,便有人立即奉命而去。而平时侍奉他的那些侍女什么话都没有说眼观鼻鼻观心的直接上前,开始清理君倾歌身上的那些血渍。

    她们一边清理,一边心中在暗暗惊叹,这被陛下下抱回来的女子的长相,真的是惊为天人。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浑身上下的伤口即便是她们看了,也有些触目惊心。

    魔御煌就在一旁,静静地喝茶,只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关注了君倾歌的情况。她身上的那些伤口他也是才注意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女人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一些,不过还是因为那片大陆的关系,如果生在浩瀚大陆,想必成就还要再高一些吧。

    他心中这个念头闪过,然后便看到侍女准备为君倾歌脱衣服。他来不及思考,直接便开口道:“停。”

    他只是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但是这房间之内的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命令。

    “你们两个留下,其他人出去。”他指了指其中的两名侍女,对其他人说道。

    房间之内的众人听了,鱼贯而出,他看着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君倾歌,眉头微微皱起,然后自己也走到了外间,手轻轻一挥,月幻珠所串成的珠帘便直接被放了下来,似有一层薄雾将内外间隔开了。

    那两名侍女看见他的动作,暗暗心惊。

    她们陛下抱回来一个女子不说,竟然还有这样在一起他人感受的一天。看来这名女子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一定和他人不同,这样想着,她们手上的动作更加轻了一些。

    在魔皇宫呆了那么久的时间,面对着陛下不是没有人心动,毕竟他外貌如此俊美,实力又那么高强为人且十分神秘。

    但是呆的时间越长,侍女的心中越明白,他们陛下不是常人可以接近的。

    而且他似乎除了修炼就不在意其他的什么人了,那么长时间以来都无人可以近身,之前打过主意的那些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感到诧异,并且十分好奇君倾歌的身份。

    没过多久,她们并十分迅速的将君倾歌身上的伤口清理干净做了基本的处理,并且为她换了一套新的衣裙。

    她们将帘子重新拉了起来,然后恭敬的对魔御煌说道:“陛下,已经处理好了。”

    魔御煌大跨步走了进去,医者已经准备好跟在了他的身后。

    医者是一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身上穿着简单的青色长袍,一头长发也只是用青色的丝带束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温和。

    他似乎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对魔御煌那么恭敬,他直接走上前看到躺在那里的君倾歌的时候,眉头直接就挑了起来,“没想到有一天我还能在你这里看见一个女子躺在你的榻上。”

    “青鹤,不要废话,快诊治。”魔御煌淡淡的斜了他一眼,开口道。

    这名叫做青鹤的男子轻轻的笑了笑,然后直接走上前,一道灵气从他手中出现,带着木系的生机,然后从君倾歌的手腕直接进入了她的经脉。

    开始探查之后,他的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没过多久便开口说道:“受的伤着实不轻,经脉有一部分也已经碎裂了,还有,我感受到了你的灵气,不会是你把人打成这样的吧?”

    魔御煌听到之后,眉头紧皱:“当然不是,不过这种伤势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青鹤看到他似乎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十分明智的闭上了嘴,然后取出了他炼制的丹药直接喂给了君倾歌。丹药入口之后便直接化作了一股热流然后迅速的逸散开来,开始修补着君倾歌破碎的经脉。

    “自然不是。”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运行功法,木系灵气温养君倾歌的身体,效果十分迅速。配合着他独家的,君倾歌的外伤以及内伤都在很快的好转着。尤其是身体上的伤口,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青鹤才停下了,开口说道:“现在我能做的都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经脉的问题还要好好的温养,还有她受的内伤比较重,灵台也有些受损,只能慢慢来。还有这些外伤,虽然已经愈合了但是还没有彻底的好起来,不过只要用玉颜膏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初,并且会让肌肤变得十分嫩滑,还有……”

    “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魔御煌开口,直接摆了摆手道。

    青鹤闭上了嘴,只不过没过几秒钟,又重新开口道:“这里差不多没我的事了,不过有一个问题,我还是很好奇。这名女子到底是谁?能让你这样特殊对待?”

    魔御煌看了他一眼,然后十分平淡的开口说道:“偶然遇见的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