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屠龙勇士

    “哦?”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从罗德的嘴里出现却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而对于这种失败者的哀鸣,巴瑟大人是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的——此时此刻,巴瑟只想尽可能伸出自己的翅膀,将面前的这个可恶的、曾经冒犯了伟大巴瑟的家伙直接腰斩分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巴瑟可以肯定这个家伙不能闪来闪去了,这是……伟大的虚空意志告诉他的。

    (好吧,实际上是伴生虫的“战斗本能”——而这份战斗本能则是来自于巴瑟的巨龙血脉,巴瑟辜负了他的血脉,而虚空则是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

    然而,虚空并没有告诉巴瑟,一个强大的法师有多少可怕的手段。

    随着罗德的一声“哦”,罗德举起的法杖顶端,宝石之中开始闪烁起了紫色的光辉。

    这一次,高浓度的奥术能量并没有形成射线晶化目标——且不说有着虚空庇护的巴瑟能不能被晶化,就算他被晶化了,还是会撞在罗德的身上,一样遭不住——奥术能量被有序地发散出来,形成了一个微型的强奥术立场。

    在这个奥术奇点,时间发生了扭曲。

    巴瑟冲击的速度在罗德的视角之中突然变得扭曲而缓慢,锋利的右翼明明不到半米就会击中罗德,但在罗德的视角之中,巴瑟前进的速度仿佛变成了过马路的老奶奶。

    法杖之中储存的庞大奥术能量被抽取一空,形成了一处暂时性的时间扭曲空间——在瓦罗兰的时间长河之中,罗德的法术仿佛是一只无形巨手忽然逆流一划,将部分流动的河水变慢了几分,还打了几个旋。

    在完成了这个法术之后,罗德并没有停歇,而是挥手之间直接发射出了一连串的火球,然后才施施然转身,沿着事先规划好的路径,斜斜地踏出了一步。

    连珠火球在罗德的视角里以正常的速度飞行,成功击中的巴瑟——而在第三人的视角之中,这些橘红色的火球仿佛是一道射线一样一闪而逝!

    对于庞大的巴瑟来说,些许小火球,威力不过尔尔——但是别忘了,就算是庞大的飞机,在被小小的鸽子撞到了机头之后,也会遇见巨大的麻烦。

    在时间扭曲下,火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击中了巴瑟,在巴瑟头部坚硬的鳞甲上爆炸开来。

    因为相对速度的可怕,这几枚小小的火球并没有简单地熄灭,而是诡异地将巴瑟整个身躯生生撞歪了出去!

    没错,巴瑟整个身子都被这几枚小小的、不起眼的火球怼出去了!

    与此同时,时间扭曲结束。

    罗德斜着迈出的一步恰到好处——被击歪的巴瑟身子与罗德擦肩而过,然后无法刹车。

    没错,法师从来都不以敏捷著称——但只要给了法师足够的施法时间,他完全有能力把你的敏捷拉到和他一个水平上。

    甚至更低。

    利用庞大的能量扭曲时间,如果罗德还在达拉然求学,他的这种行为绝对会让安东尼达斯给他一顿臭骂——这是毫无疑问的法力浪费行为,纯粹的时间扭曲不是这么用的!

    但罗德对于时间法术的研究实在有些浅显,所谓术业有专攻,这是他能够做到的最好程度了。

    被掀飞了出去的布隆抬起头,正好看见巴瑟被击歪的一幕。

    巨龙庞大的身躯以一个诡异的、明显不正确的角度飞了出去,而作为之前负责防御的当事人,布隆深知这家伙力量和可怕。

    “发生了什么?”

    罗德没有开口解释。

    刚刚连续的法术将他的法力和法杖之中的存货再次挥霍一空,现在的罗德需要好好回一口气。

    巴瑟庞大的身躯轰然落地。

    火球的冲击让巴瑟直接失去了意识——不出意外的话,巴瑟现在的大脑已经变成了真正的浆糊,在那种可怕的冲击下,即使是巨龙也无法保证自己大脑的安全。

    果然,在巴瑟落地之后,他最后只是因为惯性的缘故,翻滚了几下,然后就彻底地一动不动了。

    连象征性的挣扎都没有。

    这一刻,飓风龙渣终于可以宣布脑死亡了。

    罗德将法杖拄在了地上,小腿有些微微的颤抖——这种法力透支的感觉很不爽,但是在确认巴瑟没有什么幺蛾子之前,他还需要坚持一下。

    “那条龙估计是完蛋了、”看到布隆脸上满是惊讶,罗德终于开口,“但是小心他身上的那层不正常的甲壳,那种东西似乎是活的,它很可能还能够行动……”

    然后,罗德话才说了一半,迦娜就将那个倒霉的伴生虫完整地剥了下来。

    彳亍口巴。

    对付巴瑟这种家伙想要快速的反应和恰当的战略——这对于不擅于战斗的迦娜来说有点难度;但是对付现在失去了自己宿主的伴生虫,不会被感染的迦娜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别人在接触伴生虫的时候,还要担心可能出现的感染、虚空的意志侵蚀,但这些对于迦娜来说却意义不大,虽然虚空的意志还在,伴生虫也没有失活,但一只伴生虫想要影响一个星灵,那也有点不现实了。

    眼见着迦娜将甲壳装的伴生虫拎在了手里,罗德咬着牙制造了一些时之砂,将这个家伙封印了起来。

    转过头,终于松了口气的罗德忽然发现布隆似乎有话想说、

    “呃,有什么直说。”看着一个光头肌肉佬露出一副不好意思、欲说还休的神情,罗德直接开口,“毕竟……我们也算是战友了吧?”

    “那个……”布隆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条龙……能不能给我?”

    似乎是担心引起罗德的误会,布隆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呃,我是说,它的尸体能不能给我,我可以付钱——”

    “龙头留给我。”罗德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剩下的你随意。”

    “我知道这很冒昧,但我真的……啊?你说什么?”

    布隆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他万万没想到罗德居然这样就答应了下来。

    “真的吗?”

    “当然,龙头我要,剩下的你随意——我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