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暴躁的德莱厄斯

    当罗德解开了薇恩的冰棺束缚后,暗夜猎手小姐几乎陷入了虚脱。

    所有的反魔法装备几乎都被搜走了,薇恩就穿着内衣被冰冻起来,这种滋味想想都酸爽。

    要不是薇恩曾经在弗雷尔卓德的冰原上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修行,她甚至觉得自己会被活活冻死。

    在终于被解开了束缚之后,薇恩也没有选择进行愚蠢的逃跑,而是试图从罗德的身上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在罗德击败了乐芙兰之后,薇恩就已经明白这个家伙的目的并不简单了——当然,由于罗德施法者的身份,他在薇恩这里的亲密度还是负数。

    首先是观察——毫无收获。

    不得已,薇恩只能出声询问。

    “你究竟是什么人?”

    薇恩一句话出口,就意识到自己犯蠢了。

    果然,罗德用看德莱文一样的眼光看向了薇恩。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

    薇恩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平时在猎杀之中,她面对的敌人大多弱于自己——偶尔也有强敌,但是却从来没有输的这么莫名其妙过。

    一个无视圣银的法师,这太可怕了。

    最让薇恩担心的,是罗德的出场方式——他在试图用光照会的名头做事,而且对于那些并不熟悉光照会的人,罗德的欺诈很有可能生效!

    这样综合来看,罗德绝对是在搞一个大新闻!

    “Asharaka——”

    薇恩面色平静而自然地说了一句罗德完全听不懂的话。

    罗德一脸懵逼——我外语学的不怎么好,这句话我听不懂啊!

    整个瓦罗兰的非通用语,罗德会的似乎只有“哈撒给”和“萨俺萨涕零米”,薇恩这种奇怪的发音,罗德还真的听不懂。

    看见罗德错愕的反应,薇恩再次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句虚空语——那些从艾卡西亚溜进了瓦罗兰的虚空生物使用的语言。

    当罗德对圣银免疫的时候,薇恩第一反应就是这货有可能是无尽虚空的成员,所以才会选择出言试探,可是看样子他并不懂这句话。

    那就奇怪了……

    摇了摇头,薇恩终于不再说话了。

    看着恢复了沉默的薇恩,罗德撇撇嘴,再次将她冰封了起来。

    “有毛病,做个俘虏都真么多屁事……”

    ……………………

    当罗德还在地下室调戏着自己俘虏的时候,此时的诺克萨斯和皮尔特沃夫却已经有了开锅的趋势。

    德莱文的失踪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诺克萨斯那个“民间商业代表团”的名头是没有人会相信的,所有人都清楚德莱文对于诺克萨斯意味着什么。

    且不说这个没有正形的家伙本身就是诺克萨斯的处刑人,单说他的背景本身,就足够诺克萨斯搞点大事了。

    本来这种事件往往都是秘而不宣的,但是你架不住之前德莱文先生刷脸的行为太过频繁了——当没有人在祖安街头询问厄加特在哪、当没有人在皮城街头表演如何走位的时候,被烦了很久的群众迅速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于是德莱文的失踪,所有人都知道了。

    凯瑟琳是很怀疑罗德的,毕竟在整个皮尔特沃夫和祖安,这货绝对是最擅长搞事的那个——但是现场没有脚印,圣银检测呈阳性状态,这说明有人使用了圣银物品。

    罗德是法师,他不可能用圣银。

    而且根据战斗的痕迹,还原出来的武器是箭矢——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再结合着塔玛拉的失踪,这件事怎么看怎么是德玛西亚人做的。

    毕竟圣银这玩意除了德玛西亚人,别的地方也搞不到啊……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这口锅德玛西亚人背了,那诺克萨斯的怒火就不会发泄到皮城这里——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在这一点上,凯瑟琳猜错了。

    德莱厄斯暴跳如雷!

    这可是他最亲密的、愚蠢的欧豆豆桑!

    明明是一次示威活动,却不明不白地消失在了皮尔特沃夫?!

    什么德玛西亚人的手段——那个暗夜猎手名头是挺大,可是德莱厄斯可知道,乐芙兰也在皮尔特沃夫啊!

    德莱文那个混小子放松警惕很正常(好吧,他除非在战场上,否则从来都没有警惕过),但是乐芙兰会放松警惕?

    乐芙兰可是在斯维因嘴里都“很有心计”的女人!

    要说皮城没有在其中动手脚,谁信?!

    这种情况下,暴怒的德莱厄斯第一反应就是出兵皮尔特沃夫。

    反正诺克萨斯军队的改革也开始了,索性拉出来见见血!

    什么,你说新兵的伤亡可能很大?

    诺克萨斯什么时候在意过这种牺牲!

    可是在这种时候,斯维因阻止了他。

    如果说暴怒状态下的德莱厄斯还能被安抚,那这个安抚他的人只能是斯维因。

    不是说斯维因比德莱文还亲近,主要是因为德莱厄斯暴怒的时候,德莱文不知道都冲出去多久了……

    斯维因对德莱厄斯极其了解,所以他很清楚德莱文的消失意味着什么。

    但是斯维因相信,那个混蛋绝对没有生命危险,也许会吃些苦头,但是无关痛痒、

    (等等,想到德莱文要吃些苦头,斯维因怎么忽然有点暗爽……)

    出兵皮尔特沃夫是绝对不行的。

    诺克萨斯还没有准备好战争,而且这样会导致皮尔特沃夫彻底导向德玛西亚。

    要知道,由于德玛西亚天然的防御姿态,诺克萨斯的影响力一直是大于自己的老对手的,也正是凭借着这种影响力,诺克萨斯才能在外交上保持强硬。

    可是如果一旦皮尔特沃夫倒向了德玛西亚,那一切都不好说了。

    “可是,那应该怎么办?”

    “皮尔特沃夫不好入手,那我们就换个地方。”

    斯维因露出了一个惊悚的微笑,他肩膀上的乌鸦会意地叫了一声,然后扑棱着翅膀飞到了地图上。

    德莱厄斯将目光转向了乌鸦喙叼啄的地方,上面标注的名字赫然是——祖安。

    ————————

    罗德第二步计划圆满成功。

    现在诺克萨斯完全进入了罗德的节奏之中,这并非是因为罗德智商碾压了斯维因,而是因为罗德一直没有暴露自己。

    换而言之,斯维因一直不知道暗处还有一个和自己处于同一层级的对手,所以他选择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办法。

    顶尖的战略家在面对不同的对手时战术思路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在英雄联盟的比赛之中,面对不同风格的队伍,应该采取的战术特不同。

    而此时斯维因的境遇就是明明在打白金局,对面的指挥却是一个王者,当斯维因以为他们会安心发育刷钱的时候,人家却一波rush了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