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卷 二十九、血战荥阳城下

    只见随着朱亥的一声大喝,锤子好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一下集中一个秦军将领的胸口。

    这名秦军将领当场便胸口破裂,吐血而亡。

    随着朱亥的加入,战场上的形势立刻发生逆转。

    不到片刻死在朱亥锤下的秦军将士已经不下二十人。

    “快,快放箭射死他!”

    后方的一个秦军将领见朱亥如此骁勇,急忙下令道。

    “将军,前方还有不少我军士卒啊!”士兵不敢接令,犹豫道。

    “废物!”这将领大骂一声,一脚把这个士卒踢倒:“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射箭,出了什么事我顶着!”

    弓箭手这才依令张弓向朱亥射击。

    正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朱亥没有防备,登时就被一支箭矢射中左腿,脚下不禁一顿。

    抬头看向秦军后方的弓箭手张弓射箭,朱亥冷笑一声,毅然不惧的挥舞着双锤阻挡箭矢,一切一拐的向弓箭手方向靠近。

    “快,快拦着他!”

    这个将领见朱亥一步步靠近自己这边,急忙下令道。

    可此时前方的秦军士卒都因为刚才的乱箭被射杀不少,少数几个还存活着的也有伤在身,后面的秦军将士又见朱亥如此骁勇而不敢接近,被逼得一步步后退。

    “刚才是哪个王八蛋下令射箭的!”

    朱亥大骂着走来。

    秦军将士不敢答话,可一个个看向将领的眼神却被朱亥瞧了个一清二楚。

    “是你这个混蛋下令射箭的?”

    朱亥看向这名将领。

    将领急忙摇头:“不是我,不是我!”

    便说将领便向后方跑去。

    “想跑?嘿嘿!”见这名秦军将领要跑,朱亥哂笑一声便一锤向这个将领抛去。

    咚!

    随着一声略显沉闷的响声,这个将领应声而亡。

    只见大锤之下的秦军将领的脑袋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白色的脑浆流了一地。

    一众秦军将士见此那还敢停留,哗哗的便转身狼狈逃跑了。

    朱亥也不追击,只是笑着看着秦军士卒逃跑。

    待秦军士卒跑远,冷汗直流的朱亥一屁股做了下去,大呼一声:“痛煞我也!”

    “朱亥将军!”

    到来的魏军将士见朱亥到底,急忙跑上前来搀扶。

    朱亥咬着牙道:“本将军没事,你扶着我去包扎一下伤口就是,其余将士原地待命,等候廉颇老将军的到来。”

    “诺!”

    半柱香时间后,收到消息的王翦气愤不已:“世上哪会有如此骁勇之人,难不成是你们为了折罪古易诓骗与我?”

    下面的将领道:“末将不敢,这员猛将名叫朱亥,确实十分的骁勇!”

    “朱亥?莫不是当初天门关之上那个连续击杀数名墨家弟子的朱亥?”对于朱亥,王翦的印象还是很深的。

    “正是此人!”

    “那就难怪了,这个朱亥确实十分的骁勇。”王翦话音一转:“可这并不能成为你们逃跑的理由,那朱亥已然受伤,你们不会拿人命去填吗?十个、一百个、五百个,任他朱亥如何骁勇,你们难道就耗不死他?”

    “是末将等人无能!”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怕现在魏军已经进入荥阳城了吧?”

    “将军,末将刚刚收到消息,廉颇已经率领十万魏军控制住了荥阳城东大部分地区,眼下正在向这边推进。”

    “只怕又是一场血战!”王翦感叹一声便下令道:“传令下去,哪怕拼尽一兵一卒,也要把魏军赶出荥阳城!”

    “诺!”

    荥阳城东,刚刚率领大军赶到的廉颇听说朱亥受伤,急忙前来探看。

    “只是一些小伤,老将军切勿担心。眼下秦军主力已经荥阳城的西、南、北三个城门,我军只是控制着东门,只怕一场血战即将展开了啊!”

    “朱亥将军还是安心养伤吧,其他的事情交给老夫就是!”廉颇神色不变道。

    说完廉颇便告辞而去,在朱亥看不到的情况下,廉颇眼神中露出一丝担忧。

    和秦军打了一辈子交道,没有人能比廉颇明白秦军的战斗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如果只是守城的话,凭着这十万魏军,即便有二十万秦军来攻廉颇也有信心守住城池。

    可血战的话那就另说了。

    魏军的士气如何廉颇也是清楚的,可魏军的士气再高也高不过已经成为杀戮机器的秦军士兵。

    对此,廉颇忧心忡忡。

    半个时辰后血战爆发,秦、魏两方的将士都不要命了似的你给我一刀,我给你一剑般的以命换命。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整个荥阳城已经完全被血腥味所笼罩,到处都是厮杀声,到此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鲜血。

    双方的将士已经完全杀红了眼,也许用魏国将士已经完全杀红了眼来形容更恰当一些,毕竟秦军士兵完全就是杀戮机器,不带一丝感情的。

    此时的秦、魏双方完全是乱战,王翦和廉颇都不知道自己这方究竟杀了多少人,现在还要多少兵力。

    他们都不知道。

    因为此时两方的两个最高军事长官想向下面的将士下达命令都不知道该下达给谁?

    因为整个荥阳城已经完全混乱了。

    很快,夜晚到来,但战斗仍旧在继续。

    即便这些士卒现在又饿又累,可如同饿狼般的眼神使得他们只剩下战斗本能了。

    可人力毕竟有时尽的。

    深夜中,两军将士再也坚持不住,纷纷叨叨大街小巷中昏睡过去。

    原本他们想回自己的军营,毕竟那里安全不是,可此时的他们都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倒在血水中呼呼大睡。

    夜色中,原本在家中瑟瑟发抖的躲避了一天的百姓开始悄无声息的的出现在大街上,他们或拿着镰刀,或拿着锄头,利用自己对荥阳城大街小巷的熟悉开始给横躺在街上的那些身穿黑色衣甲的人补上一刀。

    因为秦国尚黑,士卒的衣甲都是黑色,即便在夜色中夜色很好分辨的。

    原本不少秦国士卒没有死在魏国士卒手中,但却死在了这些百姓手中。

    待到第二天早晨,街上的士兵各自回营用餐,等待接下来的有一场血战。

    看着战报上“五万”这两个孤零零的大字,饶是王翦一向冷血,可双手还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