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六章 点拨

    见吕布没了下文,糜竺不由追问一句:“那朝廷的任命诏书,什么时候会昭告天下?”

    吕布瞥了糜竺一眼,声音里透着几许冷漠:“你的粮食什么时候能够运到,朝廷就什么时候给刘备一个徐州牧的名分。”

    很显然,吕布已经不相信糜竺的口头之约了。

    糜竺面色尴尬,心中隐隐有些不悦。好在他知道,现在跟吕布翻脸,自己只会是得不偿失,遂也强忍了下去,没说什么。

    “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吕布轻轻往外挥手,毫不留情面的下达了逐客令。

    糜竺也没有在这里多呆的意思,同吕布告辞,准备返回徐州筹措五十万石粮草。

    “等等。”

    在糜竺即将走至帐门处时,吕布叫住了他。

    糜竺顿下脚步,回转身躯,疑惑地看向吕布,有些不明所以。

    莫非,吕布想要反悔?

    糜竺心中琢磨。

    “你从关中而来?”吕布问他。

    糜竺点了点头。

    “那先生的身子,可曾好些?”吕布出声询问,记得去年出发的时候,戏策可病的不轻,身体虚弱得很。

    糜竺此时倒有些佩服起戏策的未卜先知,但他既然答应了戏策,就肯定会履行自己的诺言,遂替戏策隐瞒起来:“回大将军的话,志才先生身体康健,加上近来府上添了新丁,气色更是红润了不少。”

    听得这个回复,吕布威严的脸庞上不由添了一抹笑容。

    前不久,戏策的夫人诞下一名女婴,戏策为其取名为戏伊,小字念昭。

    吕布通过书信得知此事后,也是大笑着极为开怀。还说等他两个儿子长大成人,必叫其中一人,娶戏策的女儿为妻。

    这门娃娃亲,可是老早以前,就说好了的。

    得到想要的答案,吕布摆手示意糜竺,可以离开这里。

    糜竺前脚掀开帐帘出去,帐内的张辽立马起身抱拳请命:“主公,咱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必须得给曹军颜色瞧瞧!”

    自曹操回师兖州以来,一月之内,竟连续组织了数起大规模的反攻,一连反扑掉五六处吕军所占领的县地,还屡屡派人侵扰运粮的要道,使得吕军将士苦不堪言。

    如今的兖州局势,八处郡地,就只剩一个山阳郡还在曹操手里攥着。

    按照正常人的思路,面对吕布汹涌而来的十几万大军,但凡懂点兵法的人都知道,应该据城池而守。

    只要吕布强攻不下,久而久之,自然就会退军。

    可曹操却像是发了疯的一样,不仅没有选择死守山阳,反而不断出兵挑衅兖州各县地的吕军将士,甚至还爆发出了不少的激烈战役。

    吕布最开始显然没料想到曹操会主动发起进攻,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好几处县地被曹军占去。

    失了几座小城,吕布倒还坐得住,可手下的将军们不干了。自打出关以来,他们几乎百战百胜,所向披靡,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纷纷请求着要与曹军决一死战。

    吕布派人向曹操下了战书,曹操出乎意料的竟答应下来。

    于是,双方就在菏泽这里,展开对垒。

    吕布兵马十二万,曹操却只带了七万兵马,依靠菏山,筑起坚固高垒。

    前几日,吕布天天派人前去叫战,可曹操对此似乎并不在意,每天只是与吕布军对峙,从未有过任何一场大战。

    事反常态必有妖。

    兴许是兵书读了许多的缘故,吕布总觉得,曹操在暗中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上一世,吕布就是在兖州被曹操翻了盘,所以这一世才格外的小心翼翼,不想错走半步。

    即使面对张辽、黄忠等人的请战,在没弄清曹操的阴谋之前,吕布同样没有点头答应。

    他只是下令各地严守,不得擅自出击。

    如此一来,曹军反而更加的肆无忌惮。

    若是铁了心的厮杀还好,然而曹军大多时候是以骚扰为主,吕布的援军一去,他们立马就四散而走。过不了几天,就又重新换上了新的地方。

    吕布为此伤透脑筋。

    出帐透气的时候,吕布撞见了闲散而来的郭嘉。

    “主公,你看起来似乎精神不太好啊?”郭嘉笑着打起招呼。

    吕布惆怅的叹了口气,带着郭嘉在军营中转悠起来,语气略带责备的说着:“奉孝,你明知道我在为曹操的事情发愁,你也不替我出些主意。”

    “我这不是怕误导主公您么?”

    郭嘉脸上笑容不减,曹操手里握有重兵,又有荀家叔侄在身边出谋划策,一般的计谋根本瞒不过这二人。

    “那且说说你的看法。”吕布看向郭嘉,想听听这位女婿的意见。

    郭嘉摸了摸下巴,话语里意味深长:“我的看法其实并不重要,只是不知道主公发现没有,自从曹操回师兖州以后,你的性情仿佛就变了许多?”

    “有么?”吕布狐疑一声。

    郭嘉点头,毫不避讳的指了出来:“我虽不知道主公经历过什么,但我看得出来,主公你很想打赢曹操。正是这种迫切,使得你在做每个决断之前,都反复想得太多,所以时常患得患失,害怕失败,又极其渴望胜利……”

    郭嘉很明确的表示,吕布是被自己的忧虑给束缚住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吕布茫然的询问起郭嘉。

    郭嘉闻言,好似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反问起吕布:“你是主公,你问我怎么办?”

    随后,郭嘉从兜里掏出一枚铜币,高高抛向天空,然后落在手背。

    “你猜,它是正面还是反面?”

    郭嘉用手掌盖住铜钱,问向吕布。

    “反面吧。”吕布不明白郭嘉此举的意义何在,加上刚才也没看清,随口便给了一个答案。

    郭嘉挪开覆盖的手掌,铜钱浮现出的果然是反面。

    吕布见状,心中莫名的觉得有些高兴。

    郭嘉将铜钱收好,似有深意的说着:“打仗其实和猜铜钱一样,要么赢,要么输。你不去行动,怎么知道最后赢的那个人不会是你?胜败兵家常事,即便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淡一点,你可是威震天下的大将军啊!”

    吕布细细的品味着这番话语,等到他似有所悟时,郭嘉已经走得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