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不赢钱简直亏得慌

    角落里的壁灯昏黄幽暗,灯光洒在身上拖拽出细长的暗影。

    纪凡的头微微垂着,让人看不清他面上的神色。

    只唇角轻轻的抿起,让原本就有些冷硬的线条又多了一份凌厉。

    叶回扫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转头看向走来的陆可心和徐春妮,在身旁的位置上拍了拍。

    “来歇一会,等一下咱们想想都可以做点什么,今天还要守岁。”

    跨向八五年的除夕夜,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

    望向窗外,已经有不少小孩子穿着棉袄在操场上放烟花爆竹。

    这样的新年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前世里,她一个人在山上,陆建军没有调往南方军区的时候,新年里她还会过来跟他们一起。

    等他们离开了,就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年或是过之后的每一天。

    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并不适合怀念,所以她只片刻就收回思绪,开始跟陆可心她们说笑。

    有纪凡在,正好八个人,打牌也好,打麻将也好都能凑两桌。

    徐春妮过了年就要十六岁,也算是大姑娘,纸牌和麻将都可以学起来。

    她们玩牌,陆建军就带着另外几人打麻将,房间里倒也是一片祥和。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叶回她们才收了纸牌,开始去到厨房和面调馅,准备包饺子。

    北方人的大年夜,凌晨时分的年夜饭一定要吃饺子。

    大年初一的第一顿也要吃饺子,至于后面的几天按照榕城人的习惯,早饭几乎都会被饺子取代。

    叶回前世里不觉得饺子有多好吃,只单纯喜欢人多的气氛。

    现在不同了,在西北啃了几个月的馒头,肉馅的饺子……她好喜欢啊!

    她们动手包饺子,几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再在一边打麻将,全都洗了手过来帮忙。

    他们力气大,除了陆明宇小公举全都擀饺子皮。

    叶回做饭很麻利,可包起饺子就不行了,总觉得手眼协调能力很差。

    又一个饺子皮被她扯破,陆可心傲娇的看她一眼。

    “原来也有你不擅长的啊,我们终于可以平衡一点了,你要真什么都好,那让我们这些普通人还怎么活!”

    陆可心这话让陆明宇小朋友举双手双脚的同意。

    原本他还是一只珍贵的大熊猫,结果还没去京都,他的大熊猫头衔就不值钱了。

    叶回包不好也不勉强自己,就在旁边看着几人忙活。

    “我又不是神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会,我有不擅长的实在再正常不过。”

    她真要厉害的连孩子都能自己生,那以后也不用找什么老实巴交的男人了。

    陆可心就只笑叶回说她这是在狡辩,叶回对她向来纵容。

    就由着她笑的格外猖狂。

    午夜十二点,挂钟铛铛的响起钟声。

    曹艳华端着热腾腾的饺子从厨房出来,一群人又围坐在一起准备吃年夜饭。

    “等一下吃完饺子,我们几个要打麻将,你们去打牌。”

    叶回已经很多年没有摸过牌,这会就手痒的厉害。

    她手痒,小公举同样手痒,所以坚决不同意。

    “不行,要公平,咱们想玩的人打骰子,点数大的就可以上桌。”

    公平就公平,叶回完全无所谓。

    于是刚吃完饺子就直接打出了一个十八点。

    叶回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心里美的没边。

    “难得过年我们总要赢点什么吧?”

    她这个运气不赢钱简直亏得慌。

    陆明磊在部队里补贴向来用不完,他身上从不缺钱,而陆可心的零花钱已经又攒下不少。

    至于纪凡,咳,不提也罢。

    反正桌上最穷的就是叶回,她提议也不会有人反对。

    于是,第一把自摸,第二把自摸,第三把……又自摸。

    徐春妮在她身旁都要坐不住了。

    “大姐,你手气太好了吧。”

    “还行还行,小意思,我跟你说就我现在这个运气,去找春海一定可以找到。”

    听她提起徐春海,陆明磊和纪凡就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高万国到现在都没有提起实验室的事,很有可能是又有变动。

    叶回这样一直心心念念没准要失望了。

    “你们两个那是什么眼神?高万国既然应下来,他一个大首长最好可以说到做到,不然我虽然是一个小人物,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白利用的。”

    叶回这番话说的很不客气。

    在她看来没有小家又哪里会有大家。

    如果不能将徐春海救出来,不能让她的心放得安稳,那以后的事就一切都不好商量。

    她能让高万国在西北时无惊无险的到达基地,也能寻机会不着痕迹的坑他一把。

    反正别让她逮到机会。

    纪凡和陆明磊又是对视一眼,初六的汇报之后,这事他们一定要主动提起才可以。

    “大姐,高万国是谁?感觉名字有些耳熟。”

    “就是一个想要出尔反尔的老家伙。”

    叶回摸了一张牌,往手边的牌上一磕,又自摸!

    胡牌的运气简直挡也挡不住。

    “不要乱说话。”

    纪凡冷着脸出声纠正,叶回很是不在意的冷哼了一声,完全不去理会他的提醒。

    牌桌上气氛就有些诡异。

    徐春妮不知道高万国是谁,但陆可心知道。

    那样的大人物,名字一直出现在报纸上,她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又怎么会不知道。

    “叶子,你是应该注意一下言行才是。”

    “我有不注意吗?我不过都是实话实说,他能自恃身份的要求我,还用各种大道理进行道德绑架,我凭什么不可以评价一句?”

    说实话,叶回对高万国的观感一向不太好。

    不管他的身份如何,每一件事情的起因都不会让叶回生出好感。

    真是越说越不着调,陆可心瞪了她一眼,不许她再出声。

    麻将牌开始打的有些沉闷,就是赢钱也不能让叶回再有什么开心的感觉。

    她将牌往前一推,起身就将徐春妮拎到她的位置上。

    “你跟他们玩吧,我累了,要上去休息。”

    叶回沉着脸直接转身上楼,徐春妮坐在她之前的位置上拘谨的手足无措。

    纪凡将陆明宇拎过来,追着叶回也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