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心疼

    “刚出现的一点线索就断了!让我怎么能不着急!”刘真几乎按不住于悦,只能不停安慰。

    “没事的,没事的,还有其他人,不过都跑不掉,”刘真双臂环绕着于悦,对上她的眼睛,“相信我好吗?不会放过一个人。”

    于悦痛苦地闭上眼,于庆山和蔼地笑脸浮现在脑海,眼泪忍不住地争相涌出。

    两人到现场后刘真没让于悦靠近,三人死相并不好看,怕她再受到刺激。

    现场勘探的警长带着刘真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现场看,我们已经排除了他杀的情况,不过…这种集体自杀,我们还是会找出背后原因,因为不能排除有他人胁迫或怂恿的可能。”警长说的非常客观。

    刘真凝眉:“有没有在室内找到可疑的其他人的踪迹,或者说之前通过相同号码的电话,也许是相同的信号?”

    警长对刘真这么敏捷的思维很是赞赏,这是专业警察办案才有的思路,不过可惜的是,什么都还没有发现,全都是毫无征兆地自杀。

    因为要顾虑到于悦的心情,刘真不想久留在这里,跟警长打过招呼就回去了。

    于悦一路上眼泪流一会儿停一会儿,自顾自地看着车窗外,想于庆山的时候心都要撕裂,转移了注意力才冷静一会儿,可没多久又哭起来。

    刘真记忆中唯一的亲人就是秋婆,这种和亲人天人两隔的感受并不深刻,可于悦的绞心之痛却能感同身受,只为她流不尽的眼泪。

    于悦小时候也有一个幸福的家,父母恩爱,琴瑟和鸣,可在父亲生意扩张过程中母亲去世,父亲也从未再有过女人,于悦从那时起更加频繁地被他抱在怀里,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

    父亲这样突然地离开,于悦悲伤,愤怒,可还有满满的不安和害怕,虽然已经接管大唐两年,但心里总觉得背后还有父亲支撑,有什么事也会找他商量,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就算自己没说父亲也主动站了出来去解决难题。

    于庆山是于悦心中最坚实的后盾,可现在后盾突然瓦解,然而矛还不够锋利。

    刘真努力地设身处地从于悦的角度看她的处境,那个平常带着娇俏可爱的女孩子,那个一身职业装,风情万种的女人,都是她,可她现在是什么样的?

    刘真转念一动,转了方向盘。

    于悦肿成核桃般的眼睛看过来,带着疑问。

    刘真微微一笑,解释道:“我带你去个地方,或许对你有帮助。”

    ……

    上次来还是大热天,如今已经带着早秋的凉爽,傍晚的鹊山虫鸣鸟叫,幽香四溢,环山公路只此一车。

    在一条隐蔽的鹅卵石路边停下,刘真转到后背箱,里面水果干货堆了一堆。

    刘真呼了口气,抬手让于悦过来帮忙,于悦疑惑。

    “这些要给山腰上的一个人搬过去,刚巧,你也能帮帮我。”刘真笑着把东西递给她。

    胸前一堆核桃桂圆无花果干之类的,不重,但是颇占地方,顶得于悦抬着下巴,另一只手还拎着一袋橘子。

    “远不远?”于悦觉得自己可能坚持不了多久。

    “不远!”刘真合上车厢,两下子身上就挂满了东西,有做好的吃的,还有面粉,护膝,棉衣什么的。

    走过不短的鹅卵石路,树枝缠绕,于悦没少费功夫躲,可到最后头发还是乱的不成样子,身上也出了大汗。

    刘真力气虽大,可因为有点胖,比于悦出汗还要多。

    终于走到鹅卵石路的尽头,刘真把一身的东西扔到地下,呼哧呼哧大喘气,于悦头发也全部汗湿,碎发贴着额头,扭成卷,很有一番味道。

    于悦盯着栅栏围成的院子,里面种的辣椒零星露出些红色。

    “进去吧!”刘真手一伸。

    走近才发现不是零星的辣椒,而是结满了整株辣椒树的小灯笼,感觉一个穗子得有一二十个,已经完全熟透,特别好看。

    推开虚掩着的门,秋婆填满沟壑的脸抬起,像是在静坐。

    于悦没想到会是这样年老的老人。

    刘真跟刘婆打了招呼,就开始介绍。

    “我婆婆,从小时候陪我长大的,你可以叫秋婆。”刘真欢喜,对于悦一直笑着。

    于悦轻点头。

    “秋婆,这是我老板,大唐集团董事长。”

    秋婆苍老的眼睛望向于悦,苍老的目光微动,轻轻点头。

    于悦第一次知道刘真竟然还有一个亲人,而且还住在这深山老林里,红肿着眼睛问秋婆好。

    “又带这么多东西,上次的我还没吃完呢。”秋婆目光挪到门口的东西上,虽然是埋怨,但掩不住高兴。

    刘真给于悦找了个小板凳,仔细擦了擦让她坐下。

    “天凉了,山里冷,都是需要用的。”

    于悦疑惑,刘真为什么把秋婆接到城里入住,这个地方对一个老人来说太过偏僻,年岁又大,离不了人照顾。

    刘真像是知道于悦在想什么,一边把菜拿出来摘一边道:“秋婆年轻时候在外面太多,老了无论如何都不想出去了,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跟这大山在一块了。”

    于悦明白,那个在一块是无论死了还是活着,老人家想的开,想这样生活,反倒让人钦佩。

    秋婆拄着棍站起身,蹒跚着去拿菜,于悦赶紧去扶,生怕她摔倒。

    刘真笑道:“别紧张,秋婆可没摔过,虽然年岁大,但筋骨却还是可以的,今天让秋婆给我们做顿饭,你尝尝。”

    说着眨眨眼:“我的手艺可都是跟秋婆学的,她做饭比我好吃。”

    于悦讶然,刘真的功夫在自己看来已经炉火纯青,竟然是秋婆的徒弟!

    秋婆笑,牙齿已经掉了大半,拍了拍于悦的手:“你们先坐着,我去厨房。”

    大山里清净,满满的都是大自然的味道,于悦身心都放松了很多,刚才的悲伤好像也被治愈了一些,两人坐着无话,却也自在。

    没多大会儿,厨房的香味就飘了过来,于悦忍不住扭头去看,这香味夹杂着树叶的味道沁人心脾,心中的燥热也慢慢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