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节 绿伯爵的香饵

    “那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返回佩克什城修整吗”

    斯蒂芬伯爵问道。

    “不,我准备休整几天后继续向南,但不是去贝尔格莱德,我准备绕过那里,劫掠奥斯曼人的乡村。”霍尔蒂回答道“将战火引到奥斯曼人的领土上去。”

    拜占庭帝国灭亡之后,从意大利半岛东侧的亚得里亚海到巴尔干半岛东侧的黑海之间都是匈牙利王国与奥斯曼帝国的边界线,双方在这条边界线上针对对方的劫掠行动从来就没有停止的时候。

    这种小规模低烈度的战争类似宋辽时期彼此打草谷,奥斯曼人专门将安纳托利亚半岛的土库曼部落引入边界,一方面是借这些剽悍的游牧部落之手消耗匈牙利人的国力,而另一方面也可以减轻这些什叶派部落勾引波斯人造反的情况。

    “那样的话,请允许我和你同行。”斯蒂芬巴托里说道。

    “对不起,伯爵,我觉得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霍尔蒂委婉地笑了笑“您要建功立业的地方,不应该向南。”

    “嗯”

    “塞克什白堡。”

    霍尔蒂平静地说了一个地名。

    塞克什白堡从匈牙利语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白色城堡,是一座位于布达佩斯西南不算太远的小城。这里是马扎尔人在匈牙利平原定居之后兴建的第一座首都。

    根据惯例这里是匈牙利召开贵族议会的地方,同时也是历代国王加冕和埋葬之地。虽然布达也曾经短暂的成为匈牙利王国议会的召开地,但是从历史上看,塞克什白堡可以说是匈牙利人的西安。

    “现在正是要决定匈牙利王国未来命运的时候了,您更应该前往塞克什白堡。”

    “现在”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佐伯尧阁下目前掌握着匈牙利王国最强大的军队,同时他也是王国境内财力最雄厚的人。如果不想让奥地利大公费迪南当上匈牙利国王,那就要赶紧行动才行。”

    在今日的欧陆,最有钱的人往往和军力最雄厚的人之间具备一定的等价性。今日的欧陆各国基本依靠雇佣军打仗。

    雇佣军具备以下这么几个特征。首先是雇佣军的武器和装备部自备,战争过程中的食物、酒水、马料、帐篷和衣物、旗帜,部自备。中低级军官由雇佣军领袖担任,统治者只要考虑自己的钱够不够就行,然后派一群精通战争艺术的手下出任高级军官就好。

    从这方面看,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佐伯尧是匈牙利国内最大的贵族,他的庄园和田产也是最多的。

    这也就是说一旦大家撕破脸皮,匈牙利国内陷入内战,那么在内战中获胜的本国领主几乎可以确凿无误的是他。

    除非有人像前两代匈雅提一样那样生猛。

    根据路易二世和奥地利大公达成的协议,如果路易二世死后无嗣,那么他领下的各个王国就要由费迪南大公来继承。

    然而实际上,路易二世理论上没有权力将王位的继承权交给费迪南。因为匈牙利的国王理论上是选举继承的。早在17年前,佐伯尧就尝试在前代国王弗斯迪斯拉斯二世统治时通过一条法案,外国王子没有资格被选为外国王子。

    但是这个企图失败了,因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当时哈布斯堡家族的当家人马克西米利安一直尝试让哈布斯堡家族获得匈牙利王位的继承权。控制匈牙利王位是哈布斯堡几代人一直努力的一个目标。

    “现在王国的摄政仍然是哈布斯堡的玛利亚王后。”斯蒂芬巴托里正色看着霍尔蒂。

    眼前这个小伙子绝对不会是什么愣头青,但是斯蒂芬不能确定霍尔蒂的立场。他收到风声说霍尔蒂将家人送往了维也纳,这或许是个霍尔蒂押宝费迪南的征兆。

    但这缺乏说服力,兵凶战危,在莫哈赤之战后,苏莱曼很有可能鲸吞整个匈牙利王国的情况下,把家人送往国外避难算得上是一种很正常的反应。斯蒂芬巴托里自己也把娇妻和幼子送往了波西米亚。

    斯蒂芬巴托里还需要更多明确的表示。

    “当然,玛利亚王后是我们已故国王路易二世陛下亲自任命的摄政,但是一旦议会召开,大部分贵族开始集会,我们就会选出一名新的国王,所谓摄政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霍尔蒂说的正是斯蒂芬心中推演过无数次的剧本,迅速召开议会,匈牙利的大部分贵族大多数都跟着路易二世战死在了莫哈赤,但是损失更大的还是那些和哈布斯堡家族友好的大贵族。

    只要行动够快,佐伯尧就能抓住时间差,在费迪南重新在匈牙利获得支持者之前赢得选举,当选匈牙利国王。

    “那你准备支持我们的大督军佐伯尧吗”

    图穷匕见,斯蒂芬直指问题核心,他是佐伯尧阵营的重要人物,如果能够确定霍尔蒂支持佐伯尧,他就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继续活动,为作报告胜选增加必要的筹码。

    “我从情感上支持能够保卫匈牙利独立的人。”霍尔蒂冲着斯蒂芬眨了眨眼。

    这话很妙,“绿伯爵”斯蒂芬也笑了,佩克什伯爵展现出了一个贵族应有的狡猾,斯蒂芬原本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霍尔蒂是个满脑子热血的愣头青。他意识到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真正胸怀热血的人已经死在莫哈赤了。

    “理智上呢”

    “理智上我觉得佐伯尧大督军不会让您空着手跑这么远。”

    开个价吧,绿帽子。

    斯蒂芬巴托里笑了笑。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一旦亚诺什佐伯尧阁下当选了匈牙利国王,你就是下一任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

    似乎看到了霍尔蒂脸上的犹疑,斯蒂芬巴托里继续补充道。

    “你不必担心我,一旦佐伯尧阁下成为新任国王,我便会出任宫廷伯爵。”

    所谓宫廷伯爵,便是古罗马时代的宫廷总管,也可称之为宫廷侍卫长,日后的欧洲封建各国有样学样,也将这个职务照抄了过来。在匈牙利王国的体制内,这个位置就相当于首相。

    现在的宫廷伯爵是斯蒂芬巴托里的同族,伊斯特万巴托里,这位宫廷伯爵除了一向在政治上名声不佳,不而且是路易二世的死党,费迪南和玛利亚王后的铁杆支持者。

    斯蒂芬巴托里看着霍尔蒂“支持我们,你就是未来的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这可是当年亚诺什匈雅提起家的地方,霍尔蒂”

    特兰西凡尼亚大督军真的是一味不错的香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