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洞察

    至于牛犇他们能不能得救,这自然不用怀疑,因为徐景行在踢牛犇下去的时候,顺带着也踢下去一部手机,只要他们能在悬崖下找到那部手机,自然能得救。冰@火#中文www.binhuo.com

    报警?

    给牛犇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报警,如果报警,叶聪会先干掉他们。

    果然,一夜平安无事,第二天清晨有人在天色未明之前赶到后山将牛犇他们救了上来。

    整个过程被徐景行冷眼旁观,心里也只是冷笑,尽管牛犇等人看起来确实挺惨,但他却暗自发狠:这只是利息而已。

    是的,只是利息。

    牛犇一群人全部带伤,死掉两个,短时间内是没什么战斗力了,这意味着他可以过一个安静的新年,暂时不用担心会被牛犇那些人打扰。

    然而所谓的安静显然是他的奢望,虽然没有牛犇等人打扰,可年三十下午他家就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他的宝贝徒弟是一个,金小小是一个,殷晓静是一个,程琳和于涵青也来了,童晓萌当然也不能缺,加上林小雅,一大群姑娘莺莺燕燕的煞是热闹,比去年更热闹。

    徐景行对此只能苦笑,尤其是金小小和殷晓静的同时出现让他很是头疼,虽然不怕,可也太尴尬了,倒是两女看上去若无其事,还一块包水饺了,一个擀皮儿一个包,配合的还挺默契,只是相互之间话不多,显然没有看起来那么平和。

    好在是人多,大家玩的都挺开心,没人做那扫兴的事儿,就连最喜欢搞事儿的程琳也只是规规矩矩大的玩,看上去就是在家里无聊出来找个地方打麻将。

    只是程琳那“早就看穿了一切”的眼神让徐景行有点心虚。

    好吧,如果不是之前的阴差阳错,程琳肯定是他的正牌女友,当初的程琳可比殷晓静更胆大更主动。

    不过现在么,他们是不太可能了,因为他实在不想招惹更多的女孩子,尤其是程琳这样的普通姑娘,毕竟眼界不同了,交际圈也不一样了,如果实在要找其他女孩子,那也只会选择林小雅那样的修行者,因为那会有共同话题,共同的秘密,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处世理念。

    不是他看不起普通人,而是他现在的生活状态对普通人而言实在太过遥远和刺激,如果让程琳知道他在泉城做的那些事儿,估计会被吓到夜不能寐吧。

    而与之相反的是林小雅这样的修行者,她不但不会害怕,反而有着很强的战斗力,最起码面对牛犇那样的打手时完全不虚。

    当然,这种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他自个儿心里清楚就是。

    反正就一个意思,他不愿意再招惹更多的女孩子了,下次,就算有姑娘自荐枕席,他也一定会把控住。

    嗯,一定能把控住的。

    于是,这个新年就在一群女孩子的嬉闹中过去了,初一上午才各回各家。

    然后是拜年。

    徐景行他们没有亲戚,只有别人上门拜年的份儿,以前还只有村里那些个熟人,现在他的朋友则多了许多,一整天家门口就没闲下来过。

    初二开始走亲戚,他们同样用不着,但下午依然会在家里招待朋友,或者去朋友家做客。

    礼尚往来,讲究的就是个来往,关系亲密不亲密先不说,过年走上那么一遭就显得热络,也不会轻易断掉,要是过年都不来往了,那关系基本上也就断掉了。

    初四下午,杨柳一个人上门来了。

    看到杨柳,徐景行有点头疼,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杨柳提老杨的事儿,哪怕他在心里盘算了很久,可开不了口就是开不了口,毕竟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且这大过年的也不适合说这些扫兴的事儿,所以他准备再拖一拖。

    但是,他显然低估了杨柳的洞察力。

    杨柳在跟他妹妹寒暄过后直接找到他,开门见山的问:“勾引我爸的那个狐狸精叫什么?”

    听到杨柳的问题,他呆了一呆,“什么狐狸精?”

    “你也要糊弄我吗?”杨柳瞪着眼睛和声反问。

    如果杨柳言辞严厉的呵斥他,他还真不怕,他怕的就是杨柳这种温柔大气的姐姐气,没办法,他就吃这一套。

    所以他苦笑一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叫什么?”

    “周蕊”

    “他们那认识多久了?”

    徐景行无奈,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掌握的信息交待出来,让他安心的是杨柳并没有特别的生气,只是稍有有点伤心,这让他有点心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劝道:“柳柳姐,也别太伤心了,这种事情是管不住的。”

    “我知道,就是替我妈不值,”杨柳低眉轻叹道。

    “那你母亲知道了吗?”

    “她有所觉察,”杨柳又是一叹:“还是她提醒我,我才发现不对劲儿的。”

    “那,那你们怎么办?”

    “怎么办?能劝就劝,劝不回来就分,又不是离了谁就不能活。”

    “要不让他净身出户?”徐景行出歪主意。

    如果站在朋友的角度,徐景行应该跟杨柳一块谴责老杨,奈何他自个儿也不怎么干净,实在没底气谴责什么,只能帮杨柳出点馊主意,让老杨多出点血。

    不过老杨的家产也就那么点,对普通人而言可能不算少,但仔细算算也就车子房子和百十万的存款而已,就算净身出户,以老杨的敛财能力,要不了几年也能赚回来。另外,周蕊的家底儿也不菲,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婆,但百十万的家产也是有的,也就是说老杨就算净身出户,也一样过他的小日子,几乎不怎么受影响。

    这么一想,老杨同志也算得上是个标准意义上的渣男了。

    但这种事情外人没办法插手,杨柳这个当事人都不想说什么了,其他人能说啥?

    杨柳在天黑之前就回家了,至于回去以后她会怎么说怎么做,徐景行就不知道了,反正肯定不会给老杨好脸色看是了。

    初六,年味儿逐渐淡去,有工作的开始上班,没固定工作的也开始操心生计,连徐景行也开始安排这一年接下来的工作,随时准备开工囤货。

    他这活儿跟其他活儿不同,货架上所有的物件都得他亲自创作,是个极其耗费时间的活计,不提前准备,等正式开业都没得卖的。

    不过就算如此,提前一个月囤货也屯不了多少,好在他有个好徒弟,安心初六一大早就来“上班”了,不管是给他打下手,还是自己雕刻一些简单的小物件,都做的很不错。

    不得不说,安心的进步确实非常明显,尤其是去年徐景行再泉城的两个多月里,安心一直进行独立创作,这对她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以至于现在的安心竟然有了点名家的范儿,虽然还很稚嫩,但非要把她拎出去,也能撑得起一方台面来。

    如果再给安心一两年的时间,这姑娘绝对能称为一个优秀的木雕艺人。

    当然,安心就算成长再快,那也不能跟徐景行比,不管是工艺美术方面的底蕴,还是在艺术创作领域的灵气,又或者是动手实践能力,安心都远不是对手。而且别的方面还有追赶的希望,唯独这动手实践能力,安心就算再怎么有天赋也追不上开了的徐景行。

    最起码,徐景行那种一把刻刀闯天下的本领是安心无论如何都学不来的。

    但是,只要安心能学到徐景行一般的能耐,就足以在木雕领域闯出不小的名头了。别看徐景行在行业内名声不显,但那是他根本没有往那方面用力,不然的话,就凭他的作品和成绩,稍加炒作立刻就能火起来,这其中有好几次机会都被他浪费了,第一次是他凭借柯城的度假区获得央视仿古建筑大赛第一名那次,第二次则是他给大成商场雕的那只巨型狮子面世那天,第三次就是年前在首都将自己的作品卖出天价那次。

    这三次机会,他只要把握住其中的任意一次去给自己扬名,他的名气都比现在要大得多。

    而且这还只是机会最好的三次,如果算上你其他稍次的机会,那么他成名的机会可就更多了,比如说在首都卫视录制鉴宝节目那次。

    可惜,他虽然有心往美术工艺领域发展,但对炒作扬名却没什么兴趣,因为他深知一个事实没有人能靠操作称为大师,相反,几乎所有的大师都是比较低调的存在,之所以被人们称之为大师,只因为他们的成就得到了世人的共同认可,如果没有拿得出手的成就,炒作出来的名气始终是镜中花水月中。

    不过他虽然不太喜欢炒作,但却不介意帮安心扬名,前提是安心具备那样的实力。

    到那个时候,安心就能脱离他的遮掩,称为独当一面的青年木雕艺人。

    当然,到那个时候,安心会怎么选择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现在的他在教导安心的时候是毫无保留的,除了不能教的,能教的都会慢慢的教给安心。

    可惜的是,安心的文艺修养毕竟娇弱,那需要时间的累积和沉淀,不然的话,单讲手艺,安心已经不弱于一些个老师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