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激斗

    阁皂山乃当世大门派,以符箓之道名盛修行界,与上清宗分庭抗礼数千年,底蕴不知多浑厚,而作为阁皂山弟子的左道人二人,实力自然不能和一般的散修相提并论。

    简单交手,只打出几道符箓,就让易凡不得不停下身子,接着又被围住,且看周围,不知觉中,已经落下数十道符箓,封锁了四面八方,除非能飞天遁地,否则只能硬闯。

    易凡心中有了决定,翻手间就打出四五道‘掌心雷’,刹那间雷霆闪烁,划破虚空,犹如凭空生出。

    “大胆。”

    左道人二人惊怒,没想到这年轻道人居然如此果敢,仓促间翻身一滚,雷霆落下只擦了个边,就在地上炸出几个大坑。

    如此机会,易凡哪能放过,手心燥热,‘掌心雷’如同不要钱似的,疯狂打下,击溃几道封锁路线的符箓,身子跳跃,准备离去。

    见易凡准备逃离,左道人自然不能让其得逞,也不再留手,自腰间拿出一面似金非金的符箓令牌,一抖法袋,数十道符箓化作飞羽,满天落下。

    “乾坤锁法,金符听令,戍。”

    如同士兵,数十道符箓怦然一变,闪烁间就与落雷相撞,炸的飞沙走石,狂风大作。

    没了阻挠,旁边的甲师弟飞身一纵,手中却是一条鞭子,其上火光迸射,一甩之间,就有数丈长的火焰飞出,轰向易凡背后。

    “等的就是你。”

    突然间,本在逃跑的易凡居然回身一转,手中也不知何时抽出的法剑,在空中画了个圆,把飞来的火焰荡开,接着手掌挥动,一道巨大无比的雷霆顿时倾泻而出。

    甲师弟面色大变,避之不开,鼓起全身法力,一道黑木盘跳脱而出,落在地上,刹那间就有无数蔓藤长出,挡在前面。

    ‘轰’

    木屑乱飞,火焰迸发,甲师弟浑身较黑的倒地不起,却没有死去,只死死盯着易凡:“你根本不想逃,而是引诱我追击?”

    易凡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松的就废掉了这道人,有些诧异,同时松了口气,自家实力自己知道,也不过是‘通神’一重,如若一打一,还有胜算,同时面对二人,有败无胜。

    那边左道人也赶过来,见自家师弟败的如此之快,十分震惊,忽地感应什么,面色大变,盯着易凡道:“清心经,你是上清宗弟子?”

    想到这,他也能理解,为何易凡年纪轻轻,修为却这般强,也只有上清宗这样的大门派,才能有如此杰出的弟子。

    易凡却不解释,自己被误认为是上清宗弟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家清心经是道观根本法门,而自己更不是上清宗弟子。

    忽地,有微弱声音传来,易凡心中一惊,知道不可久留,一剑斩去,结果了甲道人,接着自法袋中飞出近百道‘小诛邪符箓’,化作一条由符箓组成的河流,滚滚压向左道人。

    “果然是上清宗弟子,既然如此,定不能让你离去。“

    左道人面色狰狞,自法袋中取出一道闪着淡淡精光的符箓,指尖掐着法诀,张开嘴就此吞下。

    刹那间,左道人浑身鬼气翻腾,眼睛犹如鬼火,嘶吼一声:“护法,何在?“

    树叶飞落,落下一个浑身黑袍的人,身材巨大,手中提着一柄大刀,就挡在前面,面对符箓河流,也不躲避,只提起大刀,刀光飞转。

    也就几个眨眼功夫,洪流过去,那黑袍人也显出身型,衣服早就没了,显露出一具如干尸似的躯体,浑身上下画满了符箓,其上鬼气流动,十分诡异。

    “甲师弟初出门派,经验不足,被你击杀也怨不得旁人。“

    左道人上前,身子涨大了一圈,浑身鬼腾腾,而在这鬼气之中,又有无数冤魂呐喊,此时他也不急,盯着易凡道:“倒是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上清宗居然舍得让你下山,既然被我遇到,那今日就是你死期。”

    虽如此说,但左道人却不敢轻易妄动,自家师弟虽然经验不足,实力却不弱,哪怕是他也不敢说就能击败,但这年轻的道人,只几个回合交手,就让其惨死手下。

    不但修为强,而去心思更加缜密,他就不怕自己一旦击杀不了甲师弟,自己就很难逃脱么?

    他在拖延时间。

    易凡心中一动,这道人也听到有人飞速接近了,衡量了下,自己刚才消耗不少,法袋中符箓也少了一半,一时半会击杀不了,一旦被拖住,不堪设想。

    就在此时,左道人突然一动,犹如鬼魅,与那干尸左右夹击,一同袭来,一下子打乱了易凡的准备。

    一时间压力大增,几道‘掌心雷’击退左道人,翻身就跃向后方,不待其追来,就大喝:“方辰可是你师弟?”

    左道人一怔,身子一顿,就在此时,又听不远处传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只觉得神魂一震,略微恍惚。

    也就一刹那功夫,易凡已经逃远,追了几里路,再不见踪迹。

    左道人回到原处,望着甲师弟的尸首,神色变幻,咬着牙道:“千算万算,没算到这道人就是击杀方辰师弟的凶手,甲师弟,你安心的去,我一定给你报仇。”

    这时,林子间飞速而来几人,正是本该离去的张将军,只见他提着几人,是被留在不远处的寻仇之人。

    张将军走近,看着甲师弟的尸首,面色震惊的道:“左道长,发生了何事?”

    原来他离去不久,就听到雷声大作,更有嘶吼之声,心中不安,立即返回,但还是晚了。

    左道人面色阴沉,低着头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嘶哑着喉咙道:“张将军,我师弟二人遭人暗算,甲师弟不辛被杀,而贼人也逃,你的事只能推后。”

    “你且附耳过来,我有事告诉你。”

    “哦?左道长不妨说。”

    张将军犹豫,看着左道人浑身滚动的黑雾,沉思下后,走进几步,但也没太近,手也放在刀柄上。

    左道人咧着嘴无声一笑,只一个闪动,就在其身前,一只手犹如利剑,刺入张将军胸膛道:“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知道的太多,应该去死了。”

    张将军虽有防备,但没想到左道人居然要杀他,不敢相信,但奈何胸膛的疼痛让他疯狂,手中刀瞬间出鞘,一斩之下,却没有击中。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