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可是看他的样子平平无奇

    把李雷随手丢在了岸边,女忍者面有得色的瞟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贝龙。

    她似乎对自己的手段极其自信,都没有去检查一下贝龙是真晕还是假晕。

    女忍者抬起双手有节奏的拍了几下,从白色雾气之中又闪现出了几个忍者。

    他们藏得都十分巧妙,有的藏在了樱花树上、有的藏在了鹅卵石下、有的藏在嶙峋怪石间,而且十分坚韧隐忍,几乎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即便是从小一起训练的同伴被贝龙惨无人道的插爆了心脏,他们也绝不会冲动的跳出来找贝龙报仇,甚至连心跳、呼吸都没有半点变化。

    如果不是女忍者发出暗号,他们自己不主动出来,谁都发现不了他们。

    忍者们来去如风,转眼间就出现在了女忍者的身边,显然女忍者是他们的首领。

    女忍者打了一个手势,立即忍者们两两一组,分别扛起了贝龙、李雷,然后跟随着女忍者上窜下跳飞檐走壁不走寻常路,除了他们以外还有陈梅梅,陈梅梅穿着性感的比基尼,赤着一双小白脚,竟然也能跟着他们上窜下跳飞檐走壁不走寻常路,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间书房。

    书房里,陈志明一家子全都在。

    陈志明妻子、陈志明儿子、陈志明女儿——陈志明只有一个女儿,换句话说就是除了带贝龙和李雷去洗澡的陈梅梅以外这里还有一个陈梅梅。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这里不但一个都不少,还多出了一个!

    两个陈志明,长得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穿的也是一模一样,只怕他妈来了都分不出来谁才是真的陈志明——如果不看神情的话。

    一个陈志明一脸恐惧,另一个陈志明则是表情严肃的向坐在沙发上正用手机跟什么人视频的黑西服胖子做汇报:“组长,奈奈子已经得手了!”

    “呦西!”黑西服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得意洋洋的对视频里的山田秀一炫耀道:“秀一,你刚才大概也已经听到了吧?那个把清迈搞得天翻地覆,还杀了山田幸之助的家伙,现在落在了我们的手里,你可以和老头子交差了!那么问题来了,你准备用什么来和我交换?”

    “康夫,你想要什么,开个价吧!”山田秀一脸色难看的说,虽然抓住了贝龙,但是他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山田组在清迈分部的负责人田中康夫可是个贪婪无度的狠角色,而且现在掐住了他的命脉,他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满足田中康夫。好在,不会比抓不住贝龙更大。

    “不急不急,难得这种机会,我得好好想想!”黑西服胖子田中康夫笑呵呵的一抬头:“球都麻袋,你要的人他们已经带来了,我们可以先验货!”

    女忍者他们正在从窗口翻进来,把昏迷不醒的贝龙和李雷摆在了田中康夫的前方。

    田中康夫则是把视频转换了摄像头,让山田秀一可以看到贝龙和李雷:

    “呵呵,我田中康夫是个体面人,买一送一,童叟无欺!来来来,秀一你仔细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就是这个人!”山田秀一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因为贝龙,他也不会落入这种境地,不但在清迈争夺地盘失利,还要求助他在组织里的对头。

    山田秀一正在竞争山田组在泰国的领导权,田中康夫就是他最大的对手。

    “哇卡他!那么,就请安心等待吧!我会带着他们亲自登门拜访的!”田中康夫笑得就像是一只老狐狸,切断了视频之后他满意的夸奖女忍者:

    “奈奈子,干的漂亮!”

    他不仅仅是满意女忍者奈奈子把贝龙给带到了这里来,更满意奈奈子对他的绝对服从,要知道贝龙可是亲手杀了奈奈子的姑姑,但奈奈子并没有因此就对贝龙怎样,而是把贝龙完完整整的交给了田中康夫。

    奈奈子用力一低头:“您过奖了!”

    “不过奖不过奖,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忍者!”田中康夫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然后又小心谨慎的问道:“他们现在这样,没有问题吗?”

    “请您放心!”奈奈子很严肃的道:“他们中了我们羽黑忍秘制的【樱花落】,一个小时之内都不会醒过来!”

    “哟西!所以我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忍者!”田中康夫很用力地向奈奈子竖起了大拇指,放心大胆的走到了贝龙的面前,吃力地弯下腰来仔细打量着贝龙,用戏谑的语气道:“这就是那个把清迈搞得天翻地覆,还杀了山田幸之助的华夏人?可是看他的样子平平无奇……”

    贝龙合拢的双眼陡然睁大,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快如闪电的掐住了田中康夫的脖子!

    田中康夫顿时脸色大变,奈奈子距离最近,作势要扑上去时贝龙的手指猛然发力,他的手指就像是小刀一样锋利,“噗哧”一下就刺入了田中康夫的脖子里,顿时鲜血就喷薄而出顺着他的手指肆意流淌!

    “别动!”贝龙笑眯眯的盯着奈奈子,言简意赅的道:“谁动,杀他!”

    他说的是泰语,但长期在泰国执行任务的奈奈子听得懂,她果然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别杀我,别!”田中康夫眼泪哗哗的,他现在脖子痛得不得了,但强大的求生欲让他还是艰难的向贝龙苦苦哀求:“您听我说,我只是帮忙的……”

    “我不听!”贝龙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这些忍者都绝对服从你的命令吗?”

    “啊,是是是……”田中康夫摸不透贝龙想干什么,只能老实说道:“他们羽黑忍和我们山田组是合作关系,专门培养出来一批忍者为我们山田组服务,现在他们都是我的部下,我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很好,听说你们日本人喜欢切腹。”贝龙笑眯眯的冲奈奈子勾了勾手指:

    “妞儿,来给大爷切一个!”

    一直面不改色的奈奈子顿时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