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吃饭五

    “如果我不同意呢?”林母态度依旧很坚定。冰)火中文WWw.BinHuo.Com

    林楠看也不看她的脸色就站了起来,“该给你说的我都说了,你不同意我也没办法。明天我就去市里,给孙苒的父母把事情说清楚。事办完回去我就把结婚申请交了。”

    林母一拍桌子也站了起来,“你诚心气死我是不是?你现在去孙苒家说这事,你爸的事不是更没有指望了吗?”

    “我的事是我的事,我爸晋升是我爸晋升,你就非得把这两件事搅在一起?”林楠说着也皱起了眉,“晋升靠的是资历,不是这些歪门邪道。什么事都托关系走后门,你们把部队的机制放在哪里?”

    林母脸上的怒气更盛了,“又不是只有我开的先例,这么做的人多了去了,别人都能为什么我不行。”

    “管不了别人那就制约好自己,我相信我爸也不稀罕靠关系得到这次晋升。”

    林楠说完就直直走向了自己的卧室,他刚踏进卧室的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身一看,厅里的餐桌已经被母亲掀翻在地。再看向林母时,她正怒火中烧的瞪着自己。

    这次倒是干脆,不用挨个摔了。

    林楠无所谓的了下嘴,回身关上了卧室的门。这老太太脾气真是一点没变,不过这样能败败火也是好,他倒是怕她憋着把自己气出病来。

    林楠叹着气走到床上侧躺了下来,没过一会,厅里又传来了脚步声。林楠重又坐了起来,仔细一听,才知道是丁晓北的母亲到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掀起桌子来了?”丁母一进门就惊呼起来。

    林母看她进来,一撇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摸起了眼泪。

    “那么大年纪了,这是干嘛。”丁母语气温婉的靠过去给她擦了擦泪。

    泪擦干净,她又走到餐桌那里收拾起了地上的碗筷。洋灰地上脏急了,汤汤水水的撒了一地。大盘小盘的也都破碎的折在了一起。丁母拿着垃圾桶小心翼翼捡着碎片,林母在沙发上又不觉摸起了泪。

    “你别收拾了,就让他那样放着吧。”林木委屈了好一会才起身去拉蹲在地上的人。

    丁母依旧收拾着地上的东西,“你先坐着去吧,我给你把这点弄干净。你说你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这东西摔坏了不用买的啊,这一整套青瓷的碟碗可不老少钱呢,摔成这样多可惜。”

    林母看着垃圾桶的碎片,自然也很心疼。这套青瓷的还是新买的,一共用了也没几次。

    “脾气一上来那还顾得了那么多,”林母也蹲下捡起了一块带青花的碎片,“手上有什么就想摔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嘛。”

    林母看东西收的差不多了,又起身到院子里把扫把拿进来清扫菜渣。脏东西打扫干净,地上一块块的油污和菜水。

    “这得用水冲洗才能行,看样子味道好几天都散不去。”

    林母把她手里的工具都接了过来放在一旁,“不管了,先就这样吧,你来坐一会。”说着拉丁母在沙发上坐下了,随后又端起茶几的水壶给丁母倒了杯茶叶泡的水。

    丁母端起水杯闻了闻茶香便放回了桌上,“你哥他们呢,这么早就回去了?”

    林母听到这个起就不打一处来,“让他气走了,一点面子不给,还净说些没脑子的话。他们一家子饭没吃完就走了。”

    丁母听她这么一说,就已经猜到了缘故,“还是不愿意?”

    林母委屈的点了点头,“道理讲的明明白白的,死活不听,还要娶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女人,你说哪有这样的儿子。”

    丁母恍悟的问道,“那他是对孙苒真的没感情了?”

    “是这么说的,分手后就没彻底没感情了。可是这感情这东西他也说不准的,两个人往一起凑凑说不定就像以前一样了,可他死活不给孙苒这个机会。”

    丁母宽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臂,“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我家晓北不也是嘛。守着个结过婚的男人,怎么劝都不听,我现在想到这事就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这孩子一点都不体谅大人的苦心。”

    林母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晓北那孩子真的是太不像话了,一个姑娘家一直这样耗着,以后可怎么找婆家。”

    丁母唉声叹气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婆家不婆家的我是不敢想了,现在只求她能快点回来,我真怕她在那边惹出大麻烦弄丢了差事。”

    林母不确信的瞅着她,“应该不至于吧,她一个女孩子家能惹出什么大事,再说不是由于杨看着她呢嘛。”

    “你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丁母说着又不觉开始叹气,“于杨和之前的情况也不一样了,他现在娶了亲,两个人感情还挺好,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晓北为了于杨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你知道队上的规定,如果于杨家的计较起来,那晓北不仅名声没了,队上只怕也没得呆。”

    因为插足被举报,确实没什么名声可言了。林母越发同情丁母的处境了。

    丁母想到自家的两位,苦笑了一下,“我说我这是什么命。男人早早地走了,儿子成了残疾,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还那么不争气。有时候想想这一辈子活的真没啥意思,可是又不能走,走了儿子就没人照顾了。”丁母边笑边说,话没讲完,两滴泪就滴落了下来,看的人颇心酸,“我现在就是熬一天是一天,晓北有时候我是真不想问了。听她说话我就气的喘不过来,也不知道她怎么被我养成了这样。我真对不起我们家老丁。”

    林楠抓起桌上的纸递给了她,劝慰道,“这也怪不得你啊,谁能想到她遇到感情上的事就一点理智都没了。我之前一直觉得你家晓北挺好的一姑娘,如果不是为了于杨,她哪至于变成这样。你说那个于杨也是,两个人打小就熟识,他在这边又没有亲人,如果能娶晓北那是多好的事,真不知道一个个怎么想的。”

    林母说完不解的摇了摇头,这群孩子还真是没有一个省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