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九连环 第127章 临场换将

    对于急于破案的重案组来说,时间总是过得太快。

    又是三天过去了,案子还是毫无头绪。沉默,还是沉默,重案组会议室里陷入了难得的寂静。

    今天特意出席讨论会议的大队长最后发话了。

    “你们左队上午和我汇报了这个案子,建议和积案组一起合并调查这个’连环杀人案’。时间很紧张,还剩下三天了,人手也很紧张,局里党委会会议决定,秦明队长过来代替左队负责这个案子,左队另有工作安排……”

    这个意思很明确,是要秦明直接负责连环杀人案子。实际上,这也是对左晓青的一种保护。谁能保证每个案子都破,又不是神仙,福尔摩斯也不行。

    破不了案,下周到期就得左晓青承担责任,临时换将,大家都可以拖过去,当然,也只是拖过去,秦明有可能是个替罪羊。

    说完之后,张大队没有搭理下面重案组一个个不善的表情,直接拍拍屁股离开了。

    一句话,秦明要没有本事,自然不会得到大家的尊重,有本事,也不用担心大家不服气。刑警队就是这么简单,队长组长的威严是靠本事获得的,不是靠溜须拍马那一套。

    那一套社会不良恶习,在警局其他部门也存在,但在刑警队,不适用!

    左晓青看了一眼不断来回扫视队员表情的秦明,说:“秦队,你有什么想法,说说吧,我都支持。”

    “嗯,首先我会全力配合左队工作……我赞成左队的看法,没错,虽然明显的线索,技术手段用不上,那我们就只能加大排查力度和仔细调查避免漏掉某些东西……仔细询问这五位受害者的亲属朋友,尽量把她们出事前一段时间去过的场所都搞清楚。如果这些场所必定会形成几个交集,那我们就可以缩小排查范围,……任何罪犯都会有自己潜在的行事规则,这一个也不会例外……甚至,按照凶手过去的习惯,他会不会在某几个固定的地方寻找猎物……”

    张寻撇了撇嘴,很想说,这一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关键是只有三天,按照凶手之前的电话警告,三天后他会杀害被绑架者。

    领导也不知怎么想的,案子破不了,秦队可以说是左队的责任,成了,功劳是他的,无论怎么看,左队这次好像都是背黑锅的……

    想到这,他有点愤愤不平。以他不入流的政治眼光,自然体会不到局领导和张大队的良苦用心。

    一走出会议室,他狠狠地踢了一脚,撞到了墙壁的柱子上,那时水泥墩子啊,疼的直咧嘴……

    秦明装作没有看到这一切。

    ******************************

    难得挤了一回公交,车厢里人群熙熙攘攘,宋阳无聊的抓着吊环,下午去航天高科周边转了一圈,地方好大,就在中华门内,不过看着门口两边站得笔直的士兵,他也不想闯进去惹上不该惹的麻烦。

    没开车去,回来难得坐一会公交车,也是一种生**验。他的目光没有焦点的扫视着窗外的景物。就在刚刚他把一个座位让给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婆婆放下菜篮还不忘说了声谢谢。

    如今的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因为让座等等的原因引起的争执,宋阳从来也没有见过,现代人的善心也不再是需要广播里从不停歇的“请为老,弱,病,残和有需要的乘客让座“播音才挤出一点点。

    宋阳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到处是各种各样的海报,广告,路边还有不停的人流,今年的天气真是古怪,热的超过了历史最高记录,据说是厄尔尼诺现象。

    人们穿的一个比一个清凉,尤其是一些女孩子们,青春的气息在裸露的肩膀、胳膊、大腿上洋溢着,毫不吝啬暴露那大块的皮肤和美好的身材,在引起大把大把的回头率的同时,心中满溢着为自己魅力出色的洋洋得意。

    车子一个刹车,宋阳听到一声惊呼,接着一个身子撞了过来,首先是右脚被一只七公分的高跟鞋狠狠踩了一下,还没等他痛的吸气,右手下意识的搂了踩自己的那个人一把,在事后回味当时的触感是圆润,顺滑,弹力惊人。

    对面的是一个身材高挑,身着白色套裙的时尚丽人,肩膀的衬色是米黄的,胸前有银色胸针,腿上套着肉色丝袜。她狠狠瞪了宋阳一眼,算是为他的无意轻薄给个警告,她也知道踩了他一脚也是不争的事实,郁郁不能发作。

    好像也是从航天高科门口一起上的公交车。

    宋阳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动也不动,直到了他要下的站,开门下车,回头时还看见她气鼓鼓的脸和恶狠狠地一瞪。

    悻悻地走在马路上,回想刚才那一刻的短暂相触,心悸不已。

    到家的时候,宋阳手上已经多了一条活鱼和一把芹菜、大蒜、西红柿。今天是周五,小紫很快就要回来。他洗好菜之后,先把锅洗一下,放油烧热,然后把剁成块腌好的鱼肉一块块放入热油中,缓慢翻动,炸到微微金黄,然后把汤水倒进锅里,浅浅盖住鱼肉,然后把自己切好的姜、蒜还有一点辣椒放到锅里,等着它慢慢烧开,一直到锅里的汤煮成奶白色,才把调料放了,关火出锅。

    门口想起磕嚓、磕嚓的运动鞋触地的声音,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小紫回来了,小紫今天一身牛仔打扮,走进厨房看到桌上的煮好的鱼,脸上浮起美丽的笑容:“哥今天又下厨了,我又有口福了。要不要喊雪儿姐过来吃饭。”

    “别,她最近忙得很。“

    “哥,雪儿姐为什么要搬出去,不会……”

    “不会什么?”

    “不会你欺负了她吧?”小紫圆溜溜地眼珠盯着宋阳直转。

    “胡说什么?她们公司福利好,有宿舍,再说她以后要炒期货看夜盘,回来很晚多麻烦,住单位旁边的宿舍也方便,安全……”

    宋阳收拾好厨房的物件,清洁一下,然后洗了手盛了两碗饭:“小紫,开饭了,这一周怎么样,辛苦吗?”

    小紫已经换好了家里的衣服,穿着一件碎花短裙,坐到餐桌前,看着桌上的鱼肉汤,一个炒芹菜,一个西红柿炒蛋,一小碟腌黄瓜,绽放说不出的喜悦表情,说:“哥真是太能干了,我以后就有享不尽的福了。”

    “还以后,以后你不嫁人了。”宋阳打趣道。

    “不嫁,坚决不嫁,要嫁也只嫁给哥!”小紫毫不客气地说。

    “不嫁就不嫁,吃饭吧,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

    “这还差不多,说定了,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一边舀起一勺汤,“好喝,啊,好烫!”

    宋阳一心疼,夹了一块鱼肉给她。

    “急什么,又没人和你抢。”

    “怎么没,眼红你的女人多了。”小紫气鼓鼓地说。

    “谁说这个!”

    宋阳顿时呛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