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大放血

    受不了他们前后加攻,我只有放下那本古墓鬼影实录,然后听到一连串的饥肠辘辘的声响,我好笑起来,总算合上手里的书,然后看着他们一脸惊喜的模样。

    “可以去吃饭了吧?语卓,拜托了,我快要饿死了,你要请我们吃大餐。”

    玲珑敲诈我,而秦霜一脸的赞同表情“这里你最有钱,鬼夫人,你可要好好犒劳犒劳我们,都在这里陪你一个人,还冒着被鬼撩的危险。”

    “呵呵,好啊,你们跟我去阴司城,想吃什么随便点,阴间我的确是大佬,有的是钱,可是回来阳间,还是芃煜比较有钱,他请吧?”

    “咦——!”他们异口同声,秦霜笑虐道:“你也太抠门了吧?楚语卓,阴间大佬,你就舍命在鬼夫大人那里,讨点零花钱长长志气好不好?

    你不当家还做什么鬼妻,还是早点离婚休了他们得了,你看我们阳间,男人一个比一个帅气,一个比一个暖心,一个比一个还有钱。

    逛街,吃饭,娱乐,买东西,见闺蜜,刷卡随便花,哪像你,请吃个饭,还得人死了后去了你的阴司城才请,你楚语卓,也太丢人了吧?得了,绝交,我们自己吃自己的。”

    “喂!秦霜,你?好了吧你?居然重钱轻友?不就是一顿饭吗?可是你们知道吗?现在不是他们养我,是我养他们耶?

    我不努力,吃土啊?人死埋了,坟土也被吃光了,我现在可是穷的叮当响,连娶他们的聘礼钱都拿不出来,不削说阳间的一顿饭,盒饭吧?爱吃不吃。”

    “哇!楚语卓,你现在这么惨啊?真的假的?这个?你娶他们还得自己掏聘礼钱啊?

    我靠,那,那岂不是要很多钱,阴间的婚姻制度可真跟我们阳间不一样?那你也是够穷的,还没开张工作,哪来那么多钱娶夫生子?

    更不用说日……后养家,哥们我们豁出去了,一人赞助你一笔钱,先娶回鬼夫君再说,然后让他们干活挣钱去,不就结了。”

    顾阳一本正经,说到旭红心坎上,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们女生不能吃亏,这嫁妆你得多要一点,怎么也要捞一笔回来吧?”

    哈哈哈,我很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提及嫁妆,我还是乖乖想办法弄到聘礼钱再谈嫁妆吧。

    夜凉琛可是一毛不拔的瓷公鸡,那铁公鸡还能砸扒砸扒一点铁锈仔儿,瓷的砸扒的了吗?一文钱还得苦口婆心吧啦吧啦出来的。

    “吃盒饭吧?过不多久,我得去掏垃圾吃,哎!我这苦逼的命啊!”

    潇昱默紧跟过来,还真信以为真,顾阳一脸惊惑不已,不会这么惨吧?玲珑也是如此猜疑,见我无精打采,还真都信了,芃煜却笑的有趣。

    是,我很快就要吃土了,养家糊口可不是,多么不容易,不对,阴邪身体,我得赶紧找阴邪身体的女人帮忙,不然,我这学期,什么也办不了,更何况吃顿好一点的肉沫星子都难。

    “我们得想办法,找一些个阴邪身体的女人送给夜凉琛,昱默,芃煜,咱们分头找,越多越好。

    这样,我就可以解脱了,有一个叫什么来着……”我仔细想了想,想起来了,就是上次西餐厅那个跟古沐风一起的女孩,一定是一个阴女,对,叫。

    “叫萱萱的女孩,你们去一家得社的西餐厅去帮忙打听她,然后我跟昱默去找他师父,见到潇潇,你们也让她帮忙找。”

    “真的要这样吗?那个夜凉琛不也是你的鬼夫君吗?他那鬼魅脾气,看着就凶猛,还不生吃了你?你这么做,不是给他们找小三,让你戴绿帽?

    楚语卓,你脑子进水了吧?西郊那片红灯区,阴邪身体的女人多的是,你要不要去带几个给你的鬼夫君啊?

    我还真看不出来,你的思想够前卫的,你就不吃醋?呵!楚语卓,你是不是有病啊?你给自己鬼夫君找女人,这可是史无前例。”

    秦霜一脸嫌弃看着我却说的很有道理一样,不过那严肃认真样,我怎么就觉得不舒服呢?

    “什么叫史无前例,这叫做自我解脱!语卓做的对,这叫做明哲保身,不然死定了,跟着夜凉琛还有活命吗?

    语卓,我支持你,咋们阳间男人多的去,非要阴间那些阴人啊?走,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些阴邪身体的女人去。”

    潇昱默第一个站出来,顾阳也赞同,芃煜更不屑说,都表示统一意见,唯有玲珑犹豫了一下站到他们这一边。

    “我感觉还是命重要,语卓能保住命,这样也不外乎是个绝好的办法,虽然史无前例。

    但是,自己生不了孩子,也得借腹生子不错吧?硬要自己生,能生出来吗?不叫史无前例,叫做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为智者。”

    “哈哈哈哈……”玲珑逗的所有人捧腹大笑,我也笑的肚子疼,比喻的太恰到好处了,不错,我这就算是借腹生子吧?

    给他们鬼夫君找个肚子生孩子,铸阴邪,固真阳,应该不错,良策而已,也是为妻的贤淑知书达礼,呵呵,他们不感谢吗?

    不过想到那次阴司城的怡红院,我却心有余悸,古沐风,主君大人当时就气的七窍生烟,还差点命都没了。

    这次我又搞,他们知道还不得气的魂魄出窍?不行,我得单独只送到夜凉琛那里,让他平均分配吧?那就不干我事了,哈哈哈!聪明!

    顾阳他们最后还是一致表态,待吃完饭之后,就径直去找阴邪女人,我自然要大放血了,呵!怎么叫穷,他们该敲诈还是敲诈,谁叫我是豪门鬼夫人呢?

    一家上等的中西餐料理店,似乎是私人餐厅,不过很温馨浪漫的感觉,而且还有钟点房开放,顾阳这二货,怎么带我们来了这样的一家店?

    “语卓你看清楚,这家店,做了许多年了,而且老鸨很有资质的,你一会看清楚啊!一个女人如果接连招呼三个,四个男人的。

    一定就是阴邪身体的女人,这种女人,一天十几个估计不成问题,哥们给你看好另一间红房子,你看清楚,一小时进去几个男人就可以了。”

    玲珑他们型嘴张了半天,我也是呆愣的犯傻了,顾阳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带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盯梢,对面那排红灯房子的啊?

    “顾阳你怎么知道的?你有来过啊?天啊!你……?”芃煜,潇昱默都一脸夸张难以置信,一向闷骚型的顾阳却知道这么详细,而且直接来这里点餐吃饭,找女人,两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