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拉虎皮做大旗

    发完奖励,阿卡莎下达逐客令:

    “好了,凯恩贤者目前仍处于昏迷中,等他醒了自会传召你们。”

    雷达和西门月点头退出营帐,踏上传送阵前往石块旷野。

    现在离退出游戏还有半个多小时,可以刷一波怪。

    “西门月,你得到的什么技能?”

    一边刷怪,雷达一边问向西门月。

    “霜之新星LV1:创造一个冰环伤害并减慢敌人,造成4(+法术攻击力)点冰冷伤害并降低其30%移动/攻击速度,持续5秒,作用范围:20米,法力消耗:10点,冷却时间:10秒。”

    “冰风暴LV1:创造一个冰弹完全冻结并伤害敌人,造成12(+法术攻击力)点冰冷伤害并冻结目标1秒,施法距离:50米,法力消耗:20点,冷却时间:15秒。”

    西门月直接将技能展示了出来,她也获得了两个技能,并且全是冰系的。

    这很不错,相当于多了两个控制技能,尤其是冰风暴的冻结效果很牛逼的。

    “哈哈,你这两个技能不错哦!”雷达称赞道。

    “嘻嘻,那是当然,也不看看给谁的!”西门月自然而然的说道。

    相处久了,雷达发现她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不过这样也挺好,乐呵乐呵的。

    他轻轻一笑,转移话题道:

    “走吧,我记得石块旷野有一头**oss,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碰到!”

    “好啊~走走走,打boss去咯!”西门月比他还开心。

    半个小时后,返回游戏平台。

    雷达和西门月分开各做各的事情,雷达打擂台,西门月则去地主房。

    忙完一切后,他又去商城玩了几把装盘,啥都没抽到,接着他又买了20个龙战之魂碎片和4瓶回复药水。

    退出游戏,天色已经大亮。

    稍微收拾收拾,前往食堂。

    随意吃了点东西,又买了些食物放进背包,来到藏书阁。

    打开门,认真整理一下藏书阁,他拿出一本厚厚的借阅记录一条条看了起来。

    这上面就是宗门弟子的借书记录,每一条都标注了借走的时间和应该归还的时间。

    雷达打算从借阅记录入手,先追回宗门典籍,再制定一个有效的借还规则。

    如此一来,藏书阁井然有序,再向方执事提出要求就应该有一半几率成功。

    心念及此,雷达赶紧记住几条信息,又找只毛笔和木板,写道:

    “藏书阁重地,若要借书,请自行交费再记录时间姓名,诸位,人在做、天在看,莫要让师祖失望哦!”

    将木板放在显眼的位置,雷达嘿嘿一笑,出门了。

    有东西警示大家,再加上师祖坐镇,谁敢造次?

    相信只要不是傻子都会规规矩矩的做好记录。

    “我TM真是个天才呀!”

    雷达嘚瑟的出门了,留下藏书阁内一个白胡子老者在风中凌乱:

    “这光头弟子的想法...很灵活嘛!”

    这名老者叫莫万天,金丹期圆满修士,遵照宗规坐镇藏书阁,哪想到被徒子徒孙光明正大的利用了。

    想他平常高高在上,哪有人敢打他的主意?

    可今天竟然有人拉虎皮做大旗,他倒要去看看那光头弟子是做何事?

    .....

    雷达开心的走在宗门路上,丝毫没有察觉有人跟踪。

    不多时,他来到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下。

    天陵峰,百炼宗炼器分部,在七峰中排列第一。

    快步走向山上,沿途吸引不少人眼睛。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还举了一块大大的牌子。

    牌子上书:“师祖有令:凡借阅藏书阁典籍且未按时归还的,请自动归还并缴纳罚金!”

    “哎,这师弟莫非来咱天陵峰追债来的?”

    “看这架势,有大事发生啊!”

    “那还犹豫啥,走走走,跟上去看看!”

    “...”

    于是乎,雷达举着个牌子,后面跟了一连串的人。

    十几分钟后,入眼是一座巍峨宫殿。

    宫殿前面有四五个人把守,拦住了雷达。

    “来我天陵宫所为何事?”

    “催账!”雷达指了指木牌说道。

    守门弟子一愣,顺眼看了看木牌,脸色不爽。

    竟然有人敢来天陵峰追债?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一个提着长枪的守门弟子摆摆手,打算将雷达轰走:

    “你来错地方了,快快离开!”

    “没错,我天陵峰重地,不容外峰之人随意进出!”其余几个守卫也附和道。

    雷达一听,顿时怒了。

    “哟呵,这里是百炼宗宗门,什么时候兴起了门派之见,什么叫外峰之人?是不是师祖来了也要通报一声?”

    “你胡说!”守门弟子闻言一窒,竟无法反驳。

    “休要在这胡说,这是我们天陵峰的规矩,宗门同意了的!”也有天陵峰弟子围过来帮着说道。

    “是啊是啊~~光头休要挑拨离间!”

    “...”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雷达憋足了气大声吼道:

    “闭嘴!”

    “你们一个个看清楚了,我是奉了藏书阁师祖之命,并且说不定师祖他老人家就在天上看着呢!”

    雷达说着对天上作了个揖,一副我有后台我怕谁的表情。

    天陵峰弟子立刻噤声,一脸慌张的望向天上。

    见此情况,雷达拱拱手,义正言辞的说:

    “师祖见藏书阁秩序越来越乱,特地吩咐我前来追回书籍并收取罚金,你们莫非想要违抗师祖的命令?”

    说到这里他话音一转,继续说,

    “我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既然你们天陵峰有规矩,那去吧陈宗阳叫出来吧!他无故拖欠藏书-大日羽化决131天,情节恶劣,必须给个说法!”

    “陈师兄不在...”一名守卫小心翼翼的回道。

    “你放屁!”

    雷达大吼一句,走上前质问道,“你确定陈宗阳不在里面?我雷达代表宗门长老来讨债,你可要想好了说哦!”

    “确...确实不在!”守卫弟子结巴道。

    “呵呵,很好,你叫王长东是吧,我记住你了!”

    雷达一边冷笑着一边掏出厚厚的借阅记录。

    “王师兄你恐怕不知道这个借阅记录有一个重要功能吧,它可以追踪外借出去的典籍,而陈宗借的那本就在你天陵峰!”

    “如果说他陈宗阳不在里面,莫非是把书私自外借了?”

    “啧啧,这可是大罪哦!”

    看着王长东脸色煞白,雷达啧啧两声,再次上前问道:

    “王师兄,我现在再问你一遍,陈宗阳在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