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郑龙的诬陷

    孙延老爱对女孩子动手动脚的毛病虽不稳重,却也是难得的真情流露,非是天性纯善的至情至性之人,还真没有这样毛病。

    欢喜悲伤与人同,他正是时刻想要和别人分享喜悦、分担忧愁,才会这样。古人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就是这个道理,比如方力,他就绝做不出这样事来。

    当时孙延刮过祝月圆的鼻子,整个宴会场地一片寂静。祝涟傻了,祝月圆脸都红得发了黑,摸上去肯定烫手。除了她哥哥还有这个小侄子,还没有哪个男人碰过她一手指头呢。

    场下众人脑子都转不过弯儿,这得多大胆子,如何身份,才敢对祝月圆这样,孙延就更被传神了。

    黎华不知道祝月圆,冷哼着对李靳楠说道:“楠楠,这人什么德行你看见了吧,赶紧跟他断了。”

    李靳楠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孙延才刚对她这样,现在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调戏别的女人,李靳楠心里能好受?自己在他眼里算什么?就是普通朋友也不能这样吧?

    孙延很快回了魂儿,这才想起自己在哪儿,赶紧讪笑着跑下台去,再不敢惦记什么追加奖励了。

    祝涟也反应过来,扶着他小姑走去后面,祝月圆就那么傻傻地跟着他走,祝涟真怕她脑子烧坏。

    坐下去好一会儿了,祝月圆才算是有了知觉,孙延摸她鼻子时候的眼神、动作,现在还在眼前,祝月圆心跳不减,越发地甜蜜,“祝涟,你看到了吗?他……也是喜欢我的。”

    祝涟也不敢反驳,说道:“小姑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安排散场。这事晚点咱们再细说。”

    祝月圆点了点头,祝涟便去安排人上最后一道瓜果了。

    孙延回到桌上,人们看他的眼神已经带着恐惧了。孙延可没想这么多,他笑嘻嘻地拆开表盒,一些其他桌的客人也都好奇地围了过来。

    李靳楠目光平静,既没有看他也没去看表,倒是李娜蹭了上来,一看那表,眼睛立马亮了,眼神如同粘在上面,挪都挪不开。

    孙延放手腕上比划了一下,怎么看都不合适,这是款女表。之前在盒子里他也没细瞧,连表带都是珠花镶钻的,可不是女表么?

    其实就和去年的钻石一样,这些奖品原本就是为女士准备的。祝涟也算痴情,幻想着陈涵会突然到来,那这礼物肯定就是她的。

    这时周围的人们除了赞叹也在小声议论。

    “也不知孙公子会把这礼物送谁?”一名漂亮的短发女子羡慕地说了一句。

    “是燕公子,这人太过神秘,我们是猜不到的。”

    “哎,你们说他会不会拿去卖掉?”另一个青年说道。

    这话立刻就遭到了众人的鄙视,“那是你,燕公子能这么干吗?一百多的东西卖上七八十,人家傻啊?”

    这些人离得近,孙延也大概能听见说话内容。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叫自己“延公子”,但一百多的东西只卖七八十他听明白了。原本孙延还真是打算卖掉的,此刻一想那也太亏了,索性还是给了李靳楠吧,毕竟是她带自己来的,这表也正适合她。

    这么想着孙延就还把表盒盖上,推到李靳楠面前笑嘻嘻地说道:“给你。”

    周围人惊呆,心想这人果然是大有来头。看他那轻松的表情、简短的话语,仿佛那不是上百万的手表,而只是刚剥开的一粒口香糖,又好像是这东西本来就是李靳楠的,孙延只是打开看了看就交还给她……

    不只李娜握紧了拳头,一桌子人也全都瞠目结舌。这种感觉极度不真实,孙延送出手表的样子真就和他得到奖品一样,轻而易举到有些梦幻。

    方力和郑龙自不必说,两人早已嫉妒到面目全非。曹丽娜不知是个什么滋味,锦心是替李靳楠感到高兴,而黎华呢,也惊讶地盯着孙延,“难道他对楠楠真是真心的?”

    李靳楠心里更是惊涛骇浪。她可从没想过孙延会把奖品给自己,现在突然这样,李靳楠考虑的并不是手表的价格,而是心跳瞬间加快,“他当着这么多人这样,难道是对我表白吗?”

    但李靳楠马上就想起,孙延刚刚也在更多人面前摸其他女生的鼻子了,于是她冷冷将手表推回去道:“这又不是我的东西,我凭什么要?你爱给谁给谁。”

    众人叹息。世上有愿意送这么贵重礼物的人,自然就有不愿意要的。麻烦就在于,这两种人总会凑到一起,就像祝公子和陈涵。

    孙延正不知该如何处理这表,却突然听到郑龙鼓掌笑道:“千金一笑为红颜,感人,实在是感人!不过孙兄弟,你这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的毛病可不太好。”

    “有戏看?”周围人听说立刻就上来更多,这种扯皮的事情他们最感兴趣了,尤其对方还直指风头正劲的孙延。

    孙延皱眉,当做耳旁风,根本不理他。郑龙已经站起,冷哼道:“无话可说了吧?那好,我问你,你认不认识她。”说着郑龙一指曹丽娜。

    孙延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忽然有些意兴阑珊,刚刚拿到奖品时的喜悦与兴奋也顿时全无。他一眼不瞧郑龙,却是再次把表推给李靳楠道:“是你带着我来的,这个也应该给你,你就收下吧。”

    李靳楠还没说话,黎华就先接道:“孙延,他问你话你怎么不敢回答?”

    孙延看眼黎华,“我不认识他,他爱怎么说跟我没关系。”

    “没关系?”郑龙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你喜新厌旧始乱终弃,为了讨好新女友,竟对坐在你身旁的旧日情人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你还是男人吗?”

    郑龙说完大家都还在愣神,他就打开手机把孙延第一次去曹丽娜家的那段视频放了出来。视频被张俊剪辑过,看起来就好像两个人一起逛完街回家被偷拍到一样,到了两人一起从曹丽娜车上下来就没有了。

    曹丽娜惊讶地望着郑龙。郑龙一直说孙延抢了他朋友的女友,想帮朋友出口气,所以求曹丽娜出面诬陷孙延脚踏两只船,也让那女孩子认清孙延是什么人。

    曹丽娜原本看完视频就一口拒绝了,可她又实在太爱郑龙,经不住郑龙的甜言蜜语软硬兼施,最终还是勉强答应。这也是做人的为难之处,负过别人不想着补救,反而觉得再多亏欠些也无所谓了。

    可是此刻,曹丽娜听到郑龙说什么始乱终弃,又是什么情人的,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受得了,不觉也有些动摇,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会是这样吗?

    这时就连李靳楠也感到疑惑。这视频拍得清清楚楚,不管两人是什么关系,但总归认识吧,可孙延自从曹丽娜坐下就没打过招呼,是冷漠还是心虚?

    黎华看着李靳楠的神情不断变化,冷笑道:“楠楠,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刚刚那个服务员他还说认识呢,这根本就是个渣男。”

    “孙延,”李靳楠不管周围人怎么说,她看着孙延的眼睛问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本来按照李靳楠的性格,这种事情她是听都没兴趣听的,更不会去质问。然而此时,她却无法控制自己,心里面堵得慌,不问清楚难受。

    “没什么关系啊,”孙延也是奇怪郑龙为何会闹这么一出,不过他是无所谓,见李靳楠问起,也只好说道:“我就跟她见过两面而已。”

    黎华又问:“既然见过,那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敢打?”说着她补充道:“孙延,你不要怪我多事,靳楠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为人单纯,我不能眼见她被人欺骗感情。”

    孙延听了黎华的话也不怨她,反而觉得这女孩子挺热心的,只是不知道这欺骗感情是从何说起。但他还是对黎华道:“因为她和我没半点关系,就像路上碰到的陌生人一样,没必要打招呼。”

    曹丽娜心里一揪,孙延的无视简直比骂她还难受。郑龙这时拍着她肩膀道:“别怕娜娜,忘记我和你说的么?不管你和他怎样,都尽管说出来,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曹丽娜此刻竟对孙延生出一些怨恨,丝毫不念孙延没有当众说出她背信弃义的事实,反而咬着牙道:“他,他是我男朋友。”

    她这话一出口,围观之人都是窃笑,这种事在他们看来还算个事儿?郑龙一拿出视频他们就知道结果了,这不明摆着么。

    孙延和李靳楠却同时愣住,孙延眉头一皱,第一次面向曹丽娜道:“曹丽娜,你在说什么呢?”

    曹丽娜眼里闪过一丝挣扎,竟是猛然抬起头迎上孙延目光:“孙延,你喜欢比我漂亮、比我家境好的我不怪你,我也没有缠着你吧?可你怎么能说我是陌生人呢?”

    她这句话半是诬陷,更多却是替自己在问,真的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就是个路人吗?你连这么名贵的手表都可以随便送给这女孩儿,当初却为了二两金子那样为难我?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孙延更加不解。锦玥这时候看不下去了,传音道:“主人,这姓曹的女子受了别人蛊惑,是铁心要污蔑您的,您给奴婢打一道附身咒,让奴婢上她身再做理会。”

    “不用!”孙延让锦玥不要管了,“她还能把假的说成真的?”

    眼见周围人都信了,郑龙趁机道:“孙延,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把这表赔偿给娜娜,同时对她道歉,那她以后也绝不再和你有半点关系。”

    郑龙这话够阴险,更是坐实了孙延对曹丽娜始乱终弃,不然凭什么要道歉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