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拜见男爵大人

    “这就是你要上贡的秘宝?”

    庄义入眼,这哪里是什么秘宝!

    活脱脱一个炸弹!

    还是杀伤力爆棚的一颗炸弹!

    现在上了七级的人,就一个狼荒,按照游戏所给的数据信息来看,狼荒也够呛。

    如果这玩意要是炸了,这河岸两边的人、动物、骨头怕是都得玩完。

    妙音树叶那头的猞安,十分的平静,脸色淡然的回应:“的确是上贡的秘宝!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在确定猞良的安全过后,我会把着东西扔过去!”

    庄义:“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敢把这玩意扔过来,我保证猞良、还有这些猞猁人全部一起玩完!”

    赵雪雅看见,猞安手中拿着的秘火送葬之时,眉买立刻挑了挑,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听到了庄义,几乎是吼着说的话。

    于是也收了声,适时仔细打量了一下庄义。

    这个下等男爵,好像真的有些不一样,无论是见识还是素质,感觉都像是高级大贵族。

    ――

    “你知道……这是什么?”

    猞安有些难以置信,这可是他曾经花了很大力气,从一位过路商人那里,购买(哄骗)回来的。

    而且还套取了,关于这秘火送葬的可控制用法!

    他猞安也已经想好了,只要确定对方是敌对王朝,同时接回来部落成员之后,就把这秘火送葬给引爆!

    但猞安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进行哄骗,对方便直接开喷。

    一般人可没有这种见识,就算是一些小贵族,都没有办法接触到这种奇物!

    那么河对岸的那个男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猞安收起了秘火送葬,眯了眯眼睛问道。

    “庄义!十方王朝贵族男爵!现为雪花村村长!”

    每次听到别人询问自己是什么人,庄义总会下意识,联想到自己这个贵族身份,而且还会用一种,十分中二的口吻语气。

    尽管庄义本人,觉得这样念出自己的身份,的确是有些中二,但在别人眼中,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起码……猞安听到庄义自报家门后,在原地顿了顿,身型也是不由得一滞。

    过了许久,猞安才缓和了下来:“你说你是十方王朝的男爵,那么证据呢?如何证明你的贵族身份?”

    叮~

    检测到你的领地周边,出现了新的情报与传闻!

    雨猞族现任首领猞安,怀疑你的贵族身份,作为十方王朝的正统贵族,你应该狠狠抨击,任何敢于质疑你身份的人。

    触发临时性任务:[证明身份]

    任务奖励:解除与雨猞族的误会、少量奇物、雨猞族部落的好感。

    任务惩罚:雨猞族的死仇、狼荒重伤。

    ――

    “马六!立刻回村,去我的那间小木屋,把我那件破……贵族袍子,给我拿回来!能跑多快跑多快!”

    “好的!村长!”

    在猞安开口询问后,庄义的耳边,便传来了久违的游戏提示音。

    而且这次的任务提示,也让庄义格外的重视。

    关于任务惩罚,庄义初步设想,应该是秘火送葬爆炸后的结果!

    无论是保证任务的顺利完成,还是为了防止秘火送葬爆炸,庄义对于这次任务,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狼荒!你先把猞良给弄醒!让他们彼此见个面!”

    吩咐完马六后,庄义为了保险起见,又让狼荒把猞良给弄醒。

    有这么多猞猁人在岸边,庄义倒是不担心,猞安会立刻把秘火送葬引爆,但是任务惩罚的提醒,却是又让庄义不得不小心。

    一侧的狼荒,听到庄义的指令后,使劲照着猞良的小腿踢了一脚,而被狼荒狠狠踢了一脚的猞良,鼻子突然皱了皱,然后才缓缓睁开眼睛。

    “唔~喵~呜~我……”

    “别磨磨唧唧了,你们部落来人了!想看看你的死活!”

    看着猞良醒了过来,狼荒抽出骨刃,依照老规矩,放到了猞良的咽喉前,同时提醒了猞良,注意看看庄义面前的妙音树叶。

    而猞安看见猞良还活着,只是昏迷过后,心里不由得落下一块大石,脸色也缓和许多。

    猞良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在看见妙音树叶里面的猞安后,想要说的话,也吞咽了回去。

    两只猞猁人相见,并没有想象之中,那要死要活,哭天喊地的交流,而是在确认彼此之后,就安静了下来。

    “好了!人你也看见了!说说你带了什么东西过来?我不想再看见,那种会爆炸的玩意!”等两只猞猁人交流了一下,庄义适时提了一句。

    之前被猞安,突然拿出来的炸弹给弄了一手,但反应回来后,庄义还是想要看看。

    除开这个炸弹之外,猞安带来的奇物,还有什么。

    然而猞安却依旧把持着一个原则,看后续的奇物也可以,但必须等庄义,证明他十方王朝,男爵贵族的身份之后才可以。

    于是两边就陷入到了,一个尴尬的氛围之中,就僵持着没有什么进展。

    而这种尴尬的氛围,直到十多分钟后,马六抱着那件破棉衣,快跑回来时才被打破。

    “诺!你要看的证明!”

    从马六手上接过男爵服饰之后,庄义立刻拿着它,在妙音树叶之前,缓缓过了一遍。

    而河流对岸的猞安,看着妙音树叶里,那件老旧的男爵服饰,眼睛立刻就有些湿润了!

    入眼的男爵服饰,样式十分的普通,隐隐还有些不显眼!

    但正是这,根本算不上华丽的服饰,却是激起猞安心里,一阵又一阵的激动情绪。

    而在这激动的情绪过后,又是缕缕酸楚充填心间!

    对于别的物件,他猞安或许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对于十方王朝的东西,他可是从小就有过研究!

    十方王朝的贵族服饰,一定会有两样东西!

    一是,只有十方王朝皇室,才可以产出的丝线――金缕蚕丝!

    二是,十方王朝的王朝标志――九剑山河!

    他看见了!

    就在刚刚庄义,缓缓展示在妙音树叶前的时候,他看见了这件男爵服饰胸前,绣有金黄色的九柄剑器!

    金缕蚕丝!

    九剑山河!

    “王朝特级平民!雨猞族代理族长猞安,拜见男爵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