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125章 浮云门开山门

    不管城中的纷纷扰扰与各宗门的各种揣测,浮云门的开山门如期到来。

    站在观礼台中央,莫理高声宣布:“开……山……门……”,同时启动了位于观礼台正中央的投影阵法,顿时,整个天云山都在投影中显现出来,随着莫理的操控,还可以拉近视线。

    声音直传到天云山脚下,那里密密麻麻的聚集着此次参加浮云门开山门的人,单从人数上看,比天行宗上次开山门规模大了两倍不止。

    人群听了到了空中传来开山门的命令后,迅速开始向山上进发。

    “看这场面,真是声势浩大啊!”林品鉴捋了捋自己下巴的胡须,看了上首的莫理一眼,一脸的喜色。他这是为浮云门高兴,人多,英才就多嘛。英才多,浮云门才会强大,他林家才能依附着浮云门也不断强大起来。

    “也不知道浮云门准备如何筛选弟子。”黄成给罗昆传音。

    “且看,且看。”罗昆也很好奇。

    其它来观礼的宗门和家族也都瞪大眼看着。

    只见半山处,一个问心阵正闪烁着青白色的光芒,如同一个深渊般,把所有参选人员都吞噬进去了。

    “这是,问心?”李知北问道。

    “应该是,浮云门该是和我们差不多的方法。”萧天策颇为自得的看了莫理一眼,这说明他们天行宗开山门的方法确实好!

    莫理见萧天策看过了,便冲他点点头。参考了别人的办法,当然要有善意。

    没多久,就开始陆续有人从阵法中出来。

    “心志坚定人还是相当不少的,尤其是那些个散修。”照流月评价了一句。

    “是啊,浮云门这次开山门,可是门槛很低了,很多之前因为资质原因被其他宗门淘汰的人,都来了。这些人的心志自然是坚定的。”巫萝说着,突然指着一人,“快看,那个人,至少也得四十岁了吧,可见意志之坚。”

    巫萝指的人,是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人,他刚出阵法,就吸引了观礼台上众人多人的目光。

    “第七名!这个年纪还想修仙,果然是心志坚定之辈。”莫问看了后,感慨了,“而且出阵后比入阵前更加锋芒毕露,想来是在阵中有所收获。”

    “再看看吧。”莫理虽然对此人有兴趣,但也得看他的悟性。

    刑道远却是不知道观礼台上众人对他的议论,即便知道了,他也没什么可在意的。

    二十年前他参加流仙宗的开山门,因为只有下品初阶灵根,惨被淘汰。这二十年,他依然苦练不辍,一心为修仙,求长生,不惜放弃继承家族的权利,至今也未曾娶妻。坚持了这么多年,现在已经有练气巅峰的修为,在凡界也算是名震一方的高手。

    但随着年岁渐长,虽然他痴心不改,却也是渐渐的心凉了,原本战天斗地,想要证明资质低也能修仙的他,还是接受了现实。

    这个时候,浮云门招收弟子的消息如同给了他一针强心剂,让他原本已经快要放弃的心又剧烈搏动起来。有小道消息说,浮云门此次开山门不论资质!

    无论真假,刑道远都要再试一次!

    第一关的问心阵,让刑道远回顾了自己求仙的前半生。重新回看这段曲折的过往,不但没有寂灭他的修仙热情,反而如同一块布擦拭了他原本已然蒙尘的心志,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追寻。

    出了问心阵的他,有着难以言喻的豪情和斗志,迈着大步向前行进。

    “听说浮云门是参考了天行宗的开山门,那下一道关隘应该就是考察胆量勇气了吧?” 封修谨猜测。

    “估计是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设计的。” 王卫兴致挺高,他就是纯看戏的心态了,反正浮云门崛起与否,对他们天符宗又没太大影响。至于林家么,那点销量算不得什么,就当是给莫理上贡了。

    刑道远迈着坚定的步伐,来到了第二个关隘,悬崖问胆处。浮云门的这个关隘虽然也叫悬崖问胆,但和天行宗还是有所区别的,天行宗是两边悬崖靠着一根铁索连接,要走过铁索。而浮云门则比较简单,就是一个深深的悬崖,底下传来隐约的水声,人要从悬崖上跳下去,落到水中,再从水中上岸,到达对面的山。

    站在悬崖边,云气缭绕,白蒙蒙的一片,往下看,什么也看不清,只有隐约的水声传来。

    看了石壁上关于此关的要求,即便是刑道远意志坚定,也不禁脸色微变。

    “这怕是得有几千米吧?跳下去真的没事吗?那水可能让我们活命?”旁边早到的几人,一时都在犹豫着。

    “既然是问胆,那就是胆气与勇气了。我年岁已大,如果没有披荆斩棘的勇气,还想在修仙路上走下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刑道远也在心中考虑,自问了一句:“刑道远,你敢不敢跳?”

    “敢!”刑道远大吼出声,上前几步,纵身一跃,便跳入了悬崖中。下冲的失重感让刑道远头重脚轻,耳旁风在呼啸,眼睛也睁不开,他不禁高喊出声,“啊!!!”

    几息后,刑道远预想中的落水没有出现,反而是双脚站在了地上,他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哪里有水?分明是一大块平整的平台!

    脚底的踏实却是让刑道远觉得不真实,他跺了跺脚,稳了稳心神,知道这胆量考验算是过了。赶紧继续往前去。

    观礼台上,见刑道远往下跳时,不少宾客都吸了一口气,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胆子真大!”

    他在空中坠落时的囧样,让众人既好笑,又有些佩服。

    没想到转瞬就变了场景,站在了地上,众人恍然。之前大家都以为下面真有水,没想到还是幻阵。

    “好手段!”罗昆赞叹道。

    “确实!这可真是出人意表啊,居然能把我们都骗了,不愧是金仙!”黄成也是惊叹不已。

    “金仙手段!”巫萝吸了口气。

    “这算什么,不值一提罢了。金仙的威能啊!要不怎么天下的各个门派和家族都俱是跪服。”照流月正色说道。

    “是啊!”巫萝无比向往。

    悬崖上,众人见刑道远率先跳了下去,又传来惨叫声,惧是一惊。

    “这就往下跳了?”

    “怎么叫得这么惨?”

    “不会是死了吧?”

    “我们怎么办?到底跳不跳?”

    终是有胆气过人之人,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走了出来,跳入了悬崖中。

    有人带头,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人跟上,不过最终还是有近一半的人被淘汰了。

    刑道远来到第三个关隘,走进了阵法中,便看到了整个房间的书架,满当当的秘籍存放在书架上。

    他上前随手拿起一本,“《赤云掌》?应该是浮云门的掌法。”便坐下开始参悟。

    观礼台上的众人,看到的就是刑道远走进阵法,然后盘腿坐下了。

    “这是?测悟性?如何测的?”林品鉴低声问林乘风。

    “我也没看出来。”林乘风摇摇头。

    其它宾客也是一脸的疑惑,他们根本就没看出什么道道。

    而后其他人陆续进了阵法,也是如此情况,有的立马坐下,有的转悠了半天才坐下。有的却是站着直皱眉头,一直没有坐下。

    “这是用幻阵测悟性吗?他们在里面经历了什么?”黄成看得心里直痒痒。

    “唉,越看越见识到金仙的威能,却是难望项背啊!”罗昆摇摇头,一阵感慨,“这浮云门有金仙坐镇,底蕴却是深不可测了。”

    在这个关隘中发挥作用的是辅助器,它借着幻阵,发送波动,侵入这些参选之人的脑海中,把资料导入,让他们参悟,籍此查看悟性。

    这样的手段,这个世界的人又怎么能明白和知晓。

    刑道远的悟性却是相当的高,沉浸在里面,直到一本《赤云掌》都看完了,他才起身,走出了阵法。

    “此人悟性着实不错。”莫理点点头。辅助器陆陆续续给他汇报了结果。

    这关除了莫理,其它人都看不出结果来,只能根据参选人的坐下时间隐约判断个大概。不少人都是面面相觑。

    最后一关测灵根资质,又回到了众人熟知的节奏,那巨大的灵璧耸立在平台上,参选人只需上前伸手摁在上面即可。

    “中品灵根高阶!”

    “下品灵根高阶!”

    “下品灵根中阶!”

    “……”

    资质不断的测出来,不过都是下品和中品为主,没有一个上品的。

    “下品灵根低阶!”

    刑道远叹了一口气,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资质不行,不过这么多年过去,已经不会再在意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浮云门真的不拘一格纳人才了。

    “此人资质如此差,却是可惜了。”萧天策惋惜道。

    “掌门,你忘记了,佟玉当时的情况,与他何其相似?莫理最后可是收了佟玉为亲传弟子。”李知北提醒他。

    “还真是。如果此人悟性像佟玉一般,那可就要一步登天了。” 蒋丹生也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