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失利

    看到b大在一楼锁定了大乔,狼蛛也是一愣,接而马上接道:

    “很意外啊b大这边竟然首选了大乔这个英雄。作为kpl赛场上的t0级别辅助,无敌你经历了三个赛季,你觉得这英雄怎么样?”

    “大乔的电梯流的确是个比较难针对的阵容,在后期尤为强势,续航能力是其他所有阵容都比不上的。不过……”

    “在没有ban掉关羽或者项羽等有推人技能的英雄时,首选大乔是非常劣势的。”青启接道,“大乔作为战略型辅助,先选出来红色方一二楼必定会有所针对,若是走中路则法师的压力会特别大,走辅助位若拿不到坦边探视野能力极弱。”

    果不其然,红色方一二楼选择了项羽和关羽这两个边路。

    项羽作为热门坦边抗压能力良好也不缺控制,而关羽作为一个热门边路英雄,不仅支援快,而且特别克制大乔。

    关羽绕后可以打乱阵型,将人从大乔的回城圈上推开,而且a大里正好有一个国服关羽,想来也是他们比较擅长的英雄。

    “在野区改版之后,刺客流打野又重新回到了赛场上,所以后选打野问题也不大。”狼蛛接着分析道,“由于a大率先确定了双边,b大这边要酌情考虑下选择个边路了。”

    “目前还能上场的边路还剩下花木兰、达摩、白起,或者说打团选刘邦也可以,”作为starry战队的队长兼总指挥,无敌在英雄选择环节还是很有经验的,“其实最好搭配一个边路老夫子,大乔和老夫子的配合基本上是无解的。”

    “哈哈哈的确,大乔配合老夫子就是一招关门打狗。”狼蛛爽朗地笑道,“老夫子先栓住人,大乔在砸个大招下来,五个人一起揍还跑不了。”

    “咦奇怪,这是先选择中单和打野啊,b大这战略我看不懂啊……”

    狼蛛看着界面上显示b大那边停留在裴擒虎、嬴政这两个英雄上,有些摸不清b大的队员在想什么:

    “嘶……待会儿可是还要再ban掉四个英雄的,对面边路是选完了是可以毫无顾虑地ban掉版本强势的边路,这样b大这边可吃不消啊……”

    “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样呗。”青启倒是很无所谓地一耸肩,反正他认为要是b大这样选英雄,开局就输了一半。

    ——

    此刻b大内部也是起了争执:

    元少清正在疯狂指责一楼选了大乔的小李,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想法竟然选了这个英雄:

    “小李同志你想用大乔阵容你早说啊,我们一开始ban人的时候就可以早些针对点,禁一下关羽之类的啊。”

    “而且大乔放后面点选不行吗,作为一个摇摆位二三楼选足够了,对面又不傻肯定会针对的。”

    “你别瞎bb了行不行,我大乔打辅助没问题的。”

    “……”元少清被小李这话气地一梗,刚想回敬点什么莫子染就来劝架了。

    “别吵了先打比赛吧,就按照训练赛的时候来就好了。”

    莫子染想了想,回道:

    “我拿裴擒虎吧,这个英雄前期节奏还是比较容易带的。”

    元少清这时和莫子染的想法莫名重合,在队伍没有丝毫默契的情况下,肯定还是选择自己最拿手的英雄,强行上去gank一波。

    “待会儿给我貂蝉,我走中路。”

    可谁知队友很是不满地又开始顶嘴了:

    “貂蝉要很多人保着才好在团战中进去输出,我们这阵容不太合适吧……”

    “呵呵。”元少清是被这群人气笑了,“那你们说中路拿什么?”

    “来个炮台型法师吧……”

    莫子染眉头一皱,他也觉得元少清拿貂蝉比较好打,作为主播界的“老熟人”,他对元少清的貂蝉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他刚想说些什么,元少清就很干脆地锁定了嬴政。

    “好你们不听我的是吧,要炮台法师是吧,我陪你们闹。”

    “……”

    “那个,边路怎么办……”一旁的小张弱声道,此刻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b大这边二三楼最后确定的英雄是:

    裴擒虎,嬴政。

    配合着一楼的大乔,这阵容怎么看怎么奇怪。如果对面不傻的话之后肯定会得劲地ban强势边路。

    莫子染叹了口气,这局难打哦……

    果不其然,对面针对性地ban了老夫子和花木兰,剩下能用的边路还有达摩、杨戬、白起之类的。

    由于莫子染这边缺少控制,最后还是选择了达摩和白起。

    而相比于b大这边的被动,a大那边很舒服地选到了自己最擅长的阵容,从选手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双方此刻心境的差异。

    然而比赛不会有暂停,选人完了之后,在观众席一众欢呼之下,比赛开始了:

    “蓝色方b大,红色方a大。比赛开始。”

    ———

    从队友那边坑来一张特等席观战票的易兴,在看到比赛差不多已成定势后,颇觉无聊的他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解决了生理问题之后,长舒一口气的易兴在后排的位置上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一双手紧紧地抓住身前的书包,看得出来十分焦急和紧张。

    “喂,我说。”易兴很自来熟地在陈子涵旁边坐下,这种后排靠边的位置不是很好没什么人,易兴直接这么坐下也没有什么负罪感,“小书呆子你也看比赛?支持哪个队伍呀……”

    陈子涵一抿唇,只是一直关注着比赛,嘴唇开开合合地似乎在说些什么。

    如果仔细听的话,好像还可以听到:

    “小李这时候别开大往回撤等下一波团……”

    “小张别激动大招得开到对面c位啊……”

    “队长稳住呀这个时候一换一都亏呀……”

    “……”

    “我说,就是b大那群人太菜了,就算你去场上给他们指挥这局还是得输。”

    “啊!”陈子涵被身边这声音吓了一跳,差点站起来。

    回过神来的他发现,易兴一张娃娃脸靠的很近,就这么贴在他旁边听自己碎碎念。

    陈子涵脸一红,磕磕巴巴道:

    “关你什么事。”

    易兴倒是一点都没有逗弄小朋友的负罪感,往柔软的靠背上一到,翘着个二郎腿,双手交叉在脑后,吊儿郎当道:

    “我看你是支持b大的吧,之前他们的比赛我是扫了两眼水平还算是不错吧。”

    “但决赛换了个中单感觉就跟换了个队伍一样,乱打团不经营兵线,就这样能赢就有怪。a大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选手,不过他们的团体配合特别好,我估摸着不出差错今天的胜利者就是a大了。”

    说完自己的观点,易兴想到身边这位貌似还是b大队伍的小粉丝,于是就添了一句:

    “胜败乃兵家常事,我看那打野玩的就还不错,练一练说不定还可以打职业呢。”

    此刻屏幕上,白起虽然嘲讽住了敌方三人,但经济差太大,我方输出又跟不上,被直接打了一波团灭。

    陈子涵心里揪着疼,如果不是他突然退出,是不是现在整个局势都会不一样……

    眼泪又在眼眶里打滚,对不起,队长……

    然而陈子涵的愧疚并不能改变什么,两局打下来,0:2,进入a大的赛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