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颜郦衣

    到了晚上放学时间,各位教官陆续宣布了解散,任玉婷在宣布解散后把张无为单独留了下来。冰$火#中文wWw.BINhuo.cOm

    二人对面而立,默默的等着球场上的其他同学离开。

    张无为转头看了一眼补训班的其他同学,只见好几个女生都对着他们举起了手机,轻叹一口气,说道:“教官,如果你不想闹出绯闻,最好还是让我走,或者换个地方聊。不是我吹牛,我真是咱们学校的绯闻之王。”

    任玉婷冷哼一声。“我不在乎。”

    这时任玉婷部队的领导走了过来,问道:“任玉婷,你在干什么?”

    任玉婷回答道:“报告。我正在问他下午时跑出体育场的原因。”

    领导看了看张无为,点点头。“不要耽误人家太久。”

    “是。”

    张无为等任玉婷的领导走远了,叹道:“教官你说谎的本事可以啊。”

    任玉婷没说话,瞪了张无为一眼。

    过了一会儿,蓝昕来到了张无为的身边。

    又过了一会儿,樊宇在两个男生搀扶下走了过来。

    张无为怕他们再动手,先一步运上了无极境。

    樊宇走到张无为的面前,恨恨的说道:“你记住,这事儿没完。”

    张无为苦笑着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哥们儿,是我下手重了。如果你肯向我女朋友道歉,我可以给你些药,让你快点儿好。”

    “我去你妈的!你给我等着!”樊宇最后骂了张无为一句,示意身边的两个男生扶着他走了。

    任玉婷气不打一处来,问道:“张无为,你究竟反省了没有!”

    “我可是跟他说了不好意思,是他骂我女朋友不道歉。”

    “你!”任玉婷正要发火,手机响了起来,立刻向张无为吩咐道:“你给我在这儿站着,不许动。”

    任玉婷说完话,小跑向远处。

    张无为看着任玉婷往远走,无意间把止水之势跟着扩散了出去,却突然注意到她的手机铃声始终没有减弱,这才意识到原来止水之势还能延展他的听力,连忙把功力提到了最高。

    任玉婷跑出了十多米远,又看了看张无为,接起了电话。“师父。”

    “怎么样,今天的军训结束了吧?”女人问道。

    “是的师父。您今天是……”

    女人苦笑了几声,说道:“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叫你回来一趟,我好跟你说这事儿。”

    任玉婷应道:“好。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孩子。你记得别为难张无为,他应该不是个坏孩子。”

    “我知道了。”

    张无为实在听不清手机里说的是什么,但是任玉婷的话他可是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

    任玉婷挂断电话,回到张无为的身边说道:“你走吧。”

    “教官再见。”张无为拉上蓝昕就走,走到场边时,说道:“蓝昕,你回去跟着我那个教官。但是记住,如果被人发现必须要跑!”

    “无为哥放心。”蓝昕痛快的答应了一声,一闪身躲到了看台后面。

    张无为大步离开体育场,一想一会儿要去接应蓝昕,便既没有去奇葩屋,也没有回张颜家,而是久违的回了宿舍。

    大壮儿看到张无为,有些不好意思的叫道:“无……姐夫。”

    张无为也很别扭,笑着摆摆手。“你得了,你还是叫我无为哥吧。”

    “无为哥你军训咋样?”大壮儿上下打量了张无为一番。

    “还行。你呢?暑假过得怎么样?”

    大壮点点头。“挺好的。”

    “对了,我听清峰说,你鹅语班的一个叫唐晓玲的姑娘看上你了?”

    大壮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不知道。她……我也不知道。”

    张无为大笑道:“看把你激动的。有感觉就好好相处吧,大学生谈恋爱也是应该的。”

    “恩。”大壮害羞的低下了头。

    兄弟二人随意的闲聊着,张无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林清雪,赶忙接了起来,谎称自己带着蓝昕去工作了。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蓝昕的电话打了进来。

    张无为以有事为名告别大壮,离开寝室接起电话道:“昕昕?”

    “无为哥,我现在在盛阳市儿童福利院。你的教官她进楼里了,我要跟进去吗?”

    “你做的很好,你别进去了,你等我,我这就过去。”

    张无为跑出学校,坐上了出租车。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他赶到了位于盛阳市郊的儿童福利院,也就是我们大家常说的孤儿院。

    他一看到蓝昕的辉腾车,立刻示意司机停了车。

    蓝昕看见张无为,也下了车。“无为哥。”

    张无为问道:“她进去了?”

    “是的。”

    “走。”张无为点点头,跟着蓝昕贪黑摸进了孤儿院。

    蓝昕走在前面领路,来到一幢颇具童话风格的三层小楼前,悄声说道:“就是这楼无为哥。”

    张无为贼头贼脑朝里看了一眼,见门口传达室的大爷正在冲盹儿,转回身问道:“她上楼了吗?”

    蓝昕回答道:“应该上了。她进门时传达室的大爷跟她说话了,说她的伊老师在楼上等她。”

    张无为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忽然听到楼里传来了说话声和脚步声。

    “师父你就别送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这丫头,师父吃得饱,多陪你走一会儿怎么了。”

    “可是师父你……”

    “你小点儿声,没看你王爷爷在睡觉吗?”

    张无为当即听出这两个声音就是任玉婷和白天逃跑的那个女人,连忙示意蓝昕不要出声,拉着她的手慢慢的蹲下了身体。

    任玉婷和她的师父一前一后的走出了三层小楼。

    张无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她们师徒二人,面前突然飞过一只蛾子,吓得他一激灵,没忍住的一挥手拨了开。

    但就是这么一丁点儿的动静,就被任玉婷的师父听到了,她蓦地回身丢出了两支木针。

    张无为一直运着无极境,此刻感受到有东西飞来,都没等他做反应,体内的纯阳光球儿又自行爆了开。

    可是这次的爆发连他身边的蓝昕都吹开了,却仅仅只让木针的飞行速度减慢了那么一点儿,结果他还是被射中了。

    蓝昕被张无为的气之势吹开,被动的躲开了木针,但是任玉婷师父马上又朝她丢了第二次,射中了她。

    接着二人就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挣扎了一会儿,双双倒在了地上。

    任玉婷惊呼一声,跑上前去把二人翻过来一看,喊道:“师父,是张无为和他的女朋友!”

    “啊?”女人急忙也跑上前,一看真是他们,急忙吩咐道:“玉婷你快背他女朋友跟我上楼。”

    女人说完背起张无为跑进了三层小楼,任玉婷连忙背起蓝昕跟了进去。

    师徒二人把张无为和蓝昕二人背进三楼的一间房间,喂他们吃了解药。

    过了大约十分钟,张无为和蓝昕双双缓醒了过来。

    张无为一看女人就坐在他面前,急忙运上了止水之势。

    蓝昕此刻只想要护着张无为逃跑,作势要起身相搏。

    张无为很清楚,他们根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一把抓住蓝昕的胳膊,开口问道:“前辈你是飞燕门的人?”

    “你这傻孩子,就这么点儿事至于这么执着吗?”女人很无奈的说道。

    张无为怎么听对方的语气都是关怀,不解的问道:“前辈你……”

    “哎,我真不是诚心躲你,只是怕给你们添麻烦。既然你今天找到这儿来了,你就给小影……你舅妈打电话吧,我跟她一说你就明白了。”

    张无为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女人,可是眼下他和蓝昕都在人家的手上,除了配合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拨通了舅妈颜郦影的电话,并且按了免提。

    “喂?无为?”

    “舅妈,有个人想跟你说话。”

    “恩?谁呀?”颜郦影问道。

    女人一听见颜郦影的声音,眼圈儿立刻红了,声音颤抖的问道:“小影,你还听得出我是谁吗?”

    “衣姐!是你吗衣姐?”颜郦影随即惊叹了出来。

    张无为不可置信的看向女人,没想到她就是舅妈的大师姐、张颜的师父颜郦衣,那个把张颜送到他家的人。

    “好妹妹。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颜郦衣笑着感叹了一句,泪水随之流出了眼眶。

    “姐您在哪儿呢?怎么会和无为在一起呢?”

    “这完全是个巧合。至于我在哪儿你就别问了,如果被你二师姐的人查到我们有接触,你也会有麻烦的。”

    “她根本不配做我师姐!我的师姐只有您和人姐!”

    “好了,都这么多年了脾气还这么臭。”

    “姐~”颜郦影声音也哽咽了。

    张无为听到舅妈发出这种声音,惊得嘴都合不上了。

    颜郦衣看着张无为笑了笑,说道:“好了,其实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也没别的事儿,就是你家无为以为我是坏人,我想让你给我做个证。”

    颜郦影随即在电话中吼道:“张无为!你个兔崽子眼睛坏了吗!”

    张无为急忙解释道:“舅妈你别生气,我可是真的不知道。再说要不是我这么一查,你们也联系不上不是。”

    “你还有理了?”颜郦影斥道。

    “不是不是。这样,舅妈您想骂我咱们回头再说,现在您先用我的手机跟师父好好儿聊,我先出去散步,省的妨碍你们。”

    张无为说完拉着蓝昕走出了房间。

    任玉婷看了一眼颜郦衣,也跟着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