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军体拳再现

    萧火不打算保存实力了,他半蹲在了地上蓄力着,打算再次用上分影决,这次他打算用百分之百的功力!

    分影决虽是入庭高阶的技能,但要是百分之百释放出来的话,杀伤力是很恐怖的,而且该技法不可逆,只要百分之百释放,就会不断消耗自己体内的真气,直到耗尽为止。

    嗖地一声,三个影子从三个方向想叶飞袭来,叶飞不想再防御了。他打开了自己的技能“刹那”,萧火的所有运动轨迹都在叶飞眼里暴露无遗。

    叶飞一一躲过了萧火的高速攻击,他抓住了萧火的一个空挡,狠狠往萧火的肚子踹了一脚。萧火的分影决被打断了,高速移动的惯性将他甩到了擂台的一边,他双脚和手同时撑地,滑到了擂台边缘。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破了我的分影决!”萧火捂着肚子说道。

    叶飞依旧冷冷地看着萧火,冲着萧火做了一个放马过来的动作。

    萧火觉得之前是自己轻敌了,刚才的分影决已经使用了他太多的真气了,一股虚弱感从他的脚底下传来。如果再打下去,他不一定是叶飞的对手。他想了想,决定把自己压箱底的能力给使用出来。

    萧火咬紧了牙齿,顿时间身上青筋暴起,身上的白色练功服被他突然膨胀的肌肉给撑破了。

    “竟然是爆气!”一个眼尖的学员说道。

    暴气势白云庄的一个秘密技法,使用者能在短时间汇集天地间的大量真气,从而达到强化自身实力的作用,只不过这个技法副作用太大,当年有学生因为使用不当而走火入魔。基叔才将这个技法封存在了白云庄的玄武阁,而萧火是偷偷闯入玄武阁偷学这个技法的。

    这是第一次有人将萧火的这个秘密给逼了出来,他顾不得这么多了,他想赢,太想赢了。

    爆气状态下的萧火实力已经将近入道初阶,他再次使用了分影决,这次的攻击速度和频率都快了好多,即使叶飞在“刹那”的状态下,仍旧中了几拳头。

    不行,不能再这么防守下去了,得找个办法突破。叶飞被打中的那几处地方隐隐作痛,他知道一昧的闪躲在骤雨般的拳头下是没有用的。

    叶飞观察这萧火的出拳频率,一遍用手防御着。他突然发现,萧火的攻击频率虽快,但是每次都会有差不多一秒这样的时间,萧火的攻击频率会慢了几拍。叶飞数了一下,那正好是萧火呼吸的频率。

    叶飞抓住了一个空挡,趁着萧火的攻击慢下来的时候,他将自己贴到了萧火的身边,用白云庄教的基本掌法顶到了萧火的下巴,但叶飞知道这一掌并不能给萧火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如果萧火离他三米远,那么他又会继续释放分影决。

    萧火的分影决被叶飞这一掌打断了一小会,而叶飞在这一段时间里,对萧火使出了一套极其怪异甚是可以说是别扭的拳法,台下的所有成员都认不得这是什么路数。

    叶飞刚修炼不久,自然无法掌握那些高端深奥的技法,在那一瞬间,他能想到的只有大学军训的军体拳。凭借着修炼过后的真气外放,叶飞将这套军体拳从第一式打到了第八式。萧火被这极快的连招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没见过这个路数,自然不知道怎么破解。

    军体拳打到了第十二式,叶飞停了下来,而萧火则被叶飞的最后一拳打出了擂台。

    此时的观众席上一片寂静,倒是坐在最边上的那个女孩子欢呼了起来。几秒之后,人群也沸腾了起来。

    “叶飞!叶飞!”人们欢呼着胜利者的名字,其中那些押了叶飞赢的人叫声格外尖锐。

    场上传来的欢呼声传进萧火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嘲笑,他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他。

    “不……不……”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萧火嘴里发出,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和不甘。

    自己怎么可能被叶飞打败!论格斗实力,叶飞怎么可能比得过他,不应该是这个结果!

    愤怒和不甘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再度爆气,此时的他已经处于一个极度不稳定状态,体内的真气已经过载,多余的真气开始侵蚀他的意识,渐渐地,他变成了一个被愤怒支配的傀儡。

    “你给我去死!”他冲上了擂台,用手锁住了叶飞的脖子,然后带着叶飞纵身一跃,企图将叶飞从高处摔下来。

    叶飞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到来,身体又像是触电了一般,瞬间充满了力量。他靠着蛮力掰开了萧火的手,用手和脚紧紧锁住萧火的躯干,将这个浑身是肌肉的人压在了自己身体下方,利用重力加速度将这个失控的野兽撞向了地面。

    两人的体重,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然如一颗彗星,撞上了擂台中央。

    萧火的肘部着地,关节处的骨头摔了个粉碎。萧火的左手没有了知觉,肋骨也好像断了几根。他就像条死鱼一样,静静地躺在擂台上。

    医护组的人已经扛来了担架,将这个违规使用技法的萧火扛出了武馆。违规使用技法的他可能将面临着白云庄的处分。

    “他……他不会有事吧。”一位买了萧火赢的人小声地问着医务人员。

    “不知道,估计骨折了,但是他私自使用白云庄禁止的技法,还不尊重武馆规则,处分是逃不掉的,至于是什么结果,就要看看师傅们的决定了。”

    叶飞被医护人员带进了医护间,做了脸上的伤口处理之后,基叔将叶飞叫到了办公室。

    “叶飞你没事吧。”基叔紧张地问道,他生怕他的宝贝学生出了什么问题。

    “我没事,一点轻伤而已。”

    “我就说那个萧火戾气太重,不应该让他当宏字班的班长的,可是李师傅却执意要求,现在倒好了,有个理由将他这个班长换掉了。”基叔喝了口茶,“这个萧火虽然有些天赋,但江湖气很浓,容易走上魔道,现在他还偷学了禁忌之技,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以为他只是要和我善意的切磋,谁知道他最后竟然想要我命。”

    “我想不到你竟然能打得过萧火,你既然打赢了他,也就证明了你的实力,这样吧,现在宏字班班长一职位空了出来,你担任这个班长吧。”

    修真者竟然也实行干部制度?叶飞很吃惊,刚上大一那会叶飞脑子一热去竞选了班长,然而为班里面的那些小事东奔西跑以及每天都要看领导的脸色行事,这让叶飞感到心力憔悴,他第二年就辞退了这个职务。

    “那个,基叔,我觉得我思想觉悟不够高,不适合当一个领导,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一个群众好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求你了。不过,你进步很快嘛。”

    “对了基叔,我想把修行这事先放一放,准备研究生考试了,我想回去先复习复习,等这个研究生考试过了,我在来白云庄。来这里一个多星期了,我也该会学校了,虽然说大学想翘课就翘课,但我毕竟还是那里的学生,离开这么久不太好,不然到时候学校那边又要找人了。”

    基叔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答应了叶飞的请求。他心想叶飞脑门上有白云庄的印记,估计也不会跑到哪里去,离修真学院比试大会还远。既然叶飞想回去,那就让他回去吧。

    叶飞其实是想家了,姐姐梦蝶刚发来一条短信,说养母生病了,现在住院着,希望叶飞能回去看看她。听姐姐的语气,好像养母病得挺严重的。

    叶飞在白云庄收拾了一下,出了白云庄就打了个车。然而叶飞并不直接回学校,他第一件事是去了一趟盛豪爱悦KTV,他要去找黑老三。当初黑老三答应叶飞,只要叶飞带黑老三上白云庄,黑老三就给叶飞十万块钱,然而那天黑老三在白云庄看过病之后,就脚底一抹油地溜了,连招呼都没和叶飞打,而且也没告诉叶飞那天到底是谁派人在环城路上袭击了他。

    叶飞来到盛豪爱乐KTV之后,发现盛豪爱乐KTV竟然没有营业,大门上挂着一个暂停营业的标志,叶飞在玻璃门外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回应他。

    这王八蛋不会是给不起钱跑路了吧,叶飞想了想觉得不可能,以KTV这营业流水来说,十万块钱应该不算什么。他打算过几天再来一趟,也许正好今天不营业吧。

    就在他下楼的时候,在楼下的胡同里发现了黑老三的一个手下,他鬼鬼祟祟地在门口张望了一会,便向巷子深处钻去。

    叶飞赶忙跟了上去,跟着这个混混就来到了一间棋牌厅内,叶飞打开了透视,发现黑老三就在里面打麻将。

    叶飞走进了棋牌厅,饶了半天才找到黑老三所在的VIP包厢,他刚想走进去,而黑老三的小弟则紧张地拦住了他,似乎他是谁派来的杀手一样。

    “你干什么?”

    “我来找你们大哥。”

    “你是谁?”守门的扫了一眼叶飞,心想你怎么知道我打哥在这里。

    “我叫叶飞。”

    小弟给里面的人通报了一声,VIP包厢的大门就打开了。只见里面乌烟瘴气,还有嘈杂的洗牌声。

    “哟,怎么是叶飞小兄弟,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少废话,黑老三,你答应给我的十万块钱呢?”

    黑老三熄灭了手中的香烟,从位置上走了出来。他笑道:“叶飞小哥,出去说,这里不太方便。”

    “嘿嘿,叶飞小哥,我还真得谢谢你,上次去白云庄开了点中药,我的身体真的好了许多。”黑老三掏出了一根红塔山,给了叶飞一支。

    “戒了,谢谢。”

    “至于这个十万块钱,我过段时间再给你,实不相瞒,我最近遇上了点麻烦。”

    “什么麻烦?是不是你的KTV被警察查了?”叶飞说道。

    “没有那回事,我这是正经KTV,就是有一些商业纠纷。”

    黑老三从白云庄回来之后,身体确实是好了很多,然而没过多久,他的KTV里经常有人来砸场子,他调查了一番才发现是城东王麻子的人。原来刘氏集团收购他的KTV不成,就花钱雇了城西王麻子这帮人来自己的场子里闹事。黑老三也带着兄弟反击了一番,如今他正处于帮派斗争之中。枉费了当年黑老三为刘氏集团干了这么多事情,见自己手头有些利益,就想吞并自己。

    “那你先告诉我,那天在环城路派人袭击我的人是谁?”

    “小哥,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只好告诉你了,那天派人袭击的是……”

    黑老三还没将这个名字说出口,几辆年包车就在棋牌室面前停了下来,看到这几辆面包车,黑老三和他的几个小弟变了个脸色。

    车门刷地一下就打开了,几个人从车上蹿了下来,手里都还带着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