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厉鬼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鬼物?没完没了啊!”乘着跑路的间隙,花擒雪感叹了一下。

    “积年大墓,最易滋生阴物!应该是建造地宫时,殉葬的侍者、婢女,被困在地宫内,不得往生,胸口含着最后一股怨气,再经过阴气滋养,漫长时间演变,出现这些幽魂,也就不足为奇了!”

    花擒雪知晓了幽魂的来历,是既痛恨,又同情,但身世可怜归可怜,想要花擒雪的小命,就是幽魂的不对了。

    “刚才,你是怎么敲响墓道钟的?”易冷颇为好奇。

    “我就轻轻的捶了它一下,然后,它就响了!”花擒雪解释。

    “你说,你就轻轻的捶了它一下,然后它就响了!”易冷还是不能理解。说了跟没说有啥区别?

    就在此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戾啸。

    “桀桀桀……”

    啸声中充满了怨恨和贪婪,也打断了易冷和花擒雪对墓道钟的思考。

    两人精神都为之一震:“遇到大家伙了!”

    “我的刀,只能对付实体的鬼物,像树海里面的怨气,我就无能为力!希望运气不要太背!”易冷默默祈祷。

    很快,两人冲到回廊尽头。

    身后,是一大串幽魂,飘在空中,双眼冒光,紧追不舍。

    花擒雪回头只望了一眼,便觉头皮发麻,一刻也不想待,赶紧迈入森殿。

    “蓬蓬蓬”,森殿内,易冷和鬼物交上了手。

    “小心,这是厉鬼,刚刚埋伏在门后,乘我没防备,偷袭我,好狡猾!”易冷嘴角溢血,吃了暗亏。

    “你受伤了?”花擒雪怒不可遏,拔剑便刺。

    对面,还有一只鬼物,倒挂在横梁上,瞧见花擒雪出手,立刻扑将下来。

    花擒雪不敢托大,收剑,回防。

    “啪”,鬼爪打在墨水剑上,清脆有声。

    花擒雪看清楚了,跟他交手的是一个女鬼,长发飘飘,一张脸,像雪一样煞白,眼神阴森,歹毒,还有一对锐利的指甲,修长。

    坦白说,花擒雪从小就怕遇见鬼,但事到临头,鬼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他反而不怕了。

    “什么鬼?”花擒雪暗暗嘀咕。

    “小鬼!反抗是徒劳的,纳命来。”女鬼挥动右爪,抓向花擒雪。

    这一次,花擒雪早有防备,瞅准机会,一剑刺出,攻敌之必救,命门。

    女鬼自然不会让花擒雪真个刺着,一闪身,避过剑锋,“有两下子,可惜,无用!”

    “有没有用,试试不就知道了!”花擒雪毫不客气。

    “哼,牙尖嘴利,等我撕烂你的嘴,看你还怎么逞能”,女鬼被花擒雪刺激到了,展开了游击。

    与此同时,森殿外,回廊中,挤满了幽魂,每一个幽魂眼中,都充满了对血肉的渴望,却不敢踏入森殿一步,甚至连哭泣也不敢,仿佛森殿就是一道墙,墙内和墙外,俨然两个世界,泾渭分明。

    森殿内,易冷与一只厉鬼打斗正凶,那只厉鬼是一个中年男子,依稀可以看出生前俊朗模样,可惜化成了厉鬼,心性大变,多了几分阴沉。

    易冷久攻不下,额头已微微见汗,籍此,足以看出对面厉鬼有多凶悍了。

    这时,旁边的女鬼,突然停了下来:“来来去去就这一招,有没有一点新意?”

    “没听过,一招鲜,吃遍天吗?管它新意不新意,只要能对付你,不就行了!”花擒雪反唇相讥。

    原来,不管女鬼的招式多么狠辣,多么花哨,多么精妙,花擒雪永远只是一记平刺应之,以静制动,后发制人。时间长了,女鬼自然不耐烦了。

    花擒雪暗暗松了一口气,正为女鬼的无计可施而庆幸。

    哪曾想,女鬼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墨水剑,顿时眼前一亮:“哼,差点忘了,你手上拿的,又不是什么神兵法器,就算被你刺一剑,那又怎样!”

    “不好!”花擒雪心里咯噔一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刻,女鬼果然改变了战术,拼着受伤,也要把花擒雪毙于掌下。

    花擒雪忐忑不安,可剑,还是凭着本能,刺了出去。

    这回,女鬼没有退让,任由墨水剑刺在身上。

    只是,随着墨水剑一点点深入,女鬼的表情,却陡然间,僵住了。本是信心满满,气焰嚣张,在剑锋刺入大概两公分的刹那,女鬼全身一震,她似乎感应到了某种生死危机,于是,画风陡转。

    “不”, 女鬼惊恐交加,作势欲逃。

    变化,出人意外。

    如此良机,花擒雪怎肯放过,全身发力,墨水剑,一刺到底。

    “不”,女鬼惨叫连连。

    这一变故,立刻牵动战局,直接导致易冷那边,中年男性厉鬼,无心恋战。

    “静静!”中年男性厉鬼,发出低吼,并向花擒雪冲了过来。

    “想走,没门!”易冷大喜过望,马上黏住对手,开始缠斗。

    花擒雪抓住机会,飞起一脚,顺势拔出墨水剑。

    “啊”,女鬼本已受创,哪里还经得起这番折腾,顿时元气大伤,奄奄一息。

    花擒雪注意到,墨水剑的剑刃上,发出微弱黄光,正是黄光重创了女鬼,这在花擒雪印象里,还是第一次,唯一的解释就是:“雷鸟!”

    花擒雪曾经用墨水剑把雷鸟大卸八块,烤雷鸟肉吃,故此沾染了雷鸟的阳刚力量,可以伤及阴魂鬼物,如同剑上抹了毒药,一个性质。

    “易冷,雷翎,快用雷翎,雷翎克制它们!”

    经花擒雪一提醒,易冷马上想起雷翎,上次用雷翎吸收雷电,便一直放在他这里,未曾还给花擒雪,此时要用,倒也方便。

    “哼哼,看我的雷翎,受死吧!”易冷拿出雷翎,在如此近距离下交手,想不命中都难。

    “吼!”中年男性厉鬼看到雷翎,一副畏惧的样子。

    “给我,去死!”易冷所有的憋屈,都化作含愤一击。

    雷翎势如破竹,其内闪电,疯涌而出,只一个呼吸,便将中年男性厉鬼的一条命,去了七七八八。

    “吼”,中年男性厉鬼的吼叫,变的嘶哑,有气无力。

    “不要伤害大师兄!你们听我说”,叫静静的女鬼,目睹整个过程,她想爬起来,然而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

    “静静,就算是死,我也不许你求他们!”中年男性厉鬼话语悲愤。

    “大师兄,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就真的灰飞烟灭了!你就一点不念及我们过往的情分么?”

    中年男性厉鬼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往昔岁月,转瞬成空,只有寒宫飞袖,伊人如旧。

    女鬼整理了一下思绪,娓娓道来:“那一年,十万大山里,出现了一个绝世大妖,它的名字,叫鸣。鸣的起因,无人知晓,只知道,鸣的存在,便是灭世,毁灭一切见到的人和物,所到之处,人畜全无。大地,在哭泣,变成了荒芜。”

    “为了对付鸣,我的父亲,幽潭宗主,集全宗之力,布下了幽潭十劫阵,把鸣引到了阵中,借用地下火山的炎力,催动幽潭十劫阵,一点一点,磨灭鸣的妖力!”

    “可惜,鸣的妖力近乎不灭,我们用尽了办法,却始终无法找到它力量的源泉。最后,父亲一狠心,建了一座地宫,全宗上下,都被锁在宫中,化为封印,把鸣和幽潭十劫阵,一同封印,永埋地下。”

    “父亲,你好狠,好狠的心。”说到此处,女鬼撕心裂肺,声音哽咽,让花擒雪也为之动容。

    女鬼顿了一顿,又道:“从那以后,我们都变成了鬼类,在清冷的地宫里,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浑浑噩噩,恍如一梦。”